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备份博客

2018年5月13日起不再更新(4556篇备存)

 
 
 

日志

 
 
 
 

健全的社会,首先要有健全的人  

2018-04-06 09:39:45|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健全的社会,首先要有健全的人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健全的社会》

作者:(美)艾里希·弗洛姆

译者:孙恺祥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2

 

艾里希·弗洛姆(1900-1980)是世界当代最有影响力的心理分析学家和哲学家之一。我们看到的这本《健全的社会》最早出版于1955年,弗洛姆应用了“人本主义精神分析”学说,娴熟的融合了弗洛伊德和马克思的思想,对于现代社会突出的社会病、普通个人所陷入的原子化生存困境和精神重压,给予了深刻的解析。

《健全的社会》问世已逾60年,世界经济和社会发展出现了一些超出了弗洛姆当初预见的情况。比如他在写作这本书时,即20世纪40-50年代,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资本主义工业的运作方式相比1819世纪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残酷压榨的状况几乎被一扫而空,而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政治和社会改革运动也实现了劳工阶层获得政治权利,工人子弟也确实可以获得教育、医疗等公民福利。所以,弗洛姆如同20世纪50年代的其他思想家那样,乐观的估计“在今后一两代人之内,假设没有什么大的灾难发生,美国将不会再有明显的贫穷存在……工人主要是通过工会成了经营管理的社会‘合伙人’。再也没有人会像三十年前那样盛气凌人地命令、开除或侮辱他了……他(工人)既不崇拜也不仇恨老板……”

弗洛姆的上述预言,当然是落空了。毕竟,即便是凯恩斯那样的经济学大师,在成功预测到机器化、自动化时代是未来潮流的情况下,仍然提出了乐观的估计。美国、日本和欧洲国家从20世纪70年代起开始向“东亚四小龙”,之后又向中国大陆地区转移产能。到了21世纪初,转移承接产能和岗位的对象又加入了土耳其、印度和部分非洲国家。通过跨国家、跨大洲的产能和岗位转移,欧美国家的国内就业岗位大大减少,企业还热衷于通过项目、任务临时发包,也就是以临时雇佣的方式规避劳工福利。这一切让工人力量大大受挫,曾一度成为美国等国重要政治力量的工会组织因而衰败。而最近几十年来,正如许多经济学家所指出的,劳工阶层以及白领阶层的薪水增长速度,要远远低于经济增速以及资本利得收益的增幅,更赶不上管理阶层的涨薪速度。与之同时,欧美国家还大大削减了19世纪和20世纪初期、中期的社会改革遗产,不断降低教育、医疗等方面的公民福利水平。总的来说,欧美国家从20世纪50年代至今,在没有发生大的灾难和战争的情况下,不但没有解决贫困问题,而且过去曾一度缓和的劳资问题,事实上变得更加突出了。

尽管如此,弗洛姆的这本《健全的社会》,仍然以惊人的预见性,洞察到了在物质生活极大改善(对于社会多数人而言如此)、社会文明程度大幅提升的情况下,社会病、原子化生存所带来的严重恶果。

《健全的社会》这本书出版时,曾在欧美世界引发强烈震荡。弗洛姆大胆的指出,尽管西方世界的物质生活水平已经加快走向富裕,而两次世界大战的代价也使得幸存的人们更加珍惜和平,但人的精神健康状况不但没有改善,反而相比过去变得更加糟糕。他的这项判断,被最近几十年的社会发展实际情况所确证:欧美世界的自杀率、国民精神障碍症患病率继续攀升,陆续进入中等发达水平的国家和地区,也依次的出现了类似的社会病。

他在书中援引马克思提出的“异化”的概念,指出现代社会中,因为商品经济的发展,各种事物、过程以及人本身,都会不可避免被抽象化、量化——抽象化和量化便于将不同种类的事物,以及不同的人及其工作努力、雇佣价值、资产和财产数量,归并计算。这样的归并计算和衡量,就不可避免的使得人本身的、道德的、价值理念的具体性和确定性,都统统被抹去。这才是人被异化的深层次原因,即“人不再感到他是自己的力量和丰富品质的主动拥有者,他感到自己是一个贫乏的‘物’,依赖于自身之外的力量,他把他的生存状况投射到这些外在于他的力量上”。

弗洛姆注意到了20世纪越来越普遍的行业集中度提升的现象,大公司而不是过去的中小企业、个体雇主成为绝大多数人的雇主,每一个具体的个人在大公司内扮演的角色,就如同一个精巧的小零件在大型机器中的存在。这就是原子化生存的起源。

抽象化也让人们对于环境、他人、世界都变得越来越疏离。现代消费社会,人们消费频率、种类,都在不断加快和增加,但“对于这些物的性质和来源”却一无所知。各种商品对于人们来说,其神秘程度其实跟这些商品对于原始人的神秘程度是一样的。这也意味着,“我们不是以真实具体的人来消费真实具体的物的”。弗洛姆预见到,在日益增长的消费中,“购买和消费行为已经成了一种强制性的、非理性的目标”,更加容易购买,也更加容易用完丢弃物件。而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人感受到的将是极大的空虚无聊。

抽象化将逐渐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冷漠,这是弗洛姆给出的另一项预言。不错,现代社会文明程度更高,人与人之间将以更多的礼貌相维系,与之同时也将彼此学会合作,变成彼此的伙伴,但这却是没有情感基础的伙伴关系和礼貌。至此,人的原子化生存状态就已经注定了。弗洛姆清楚的指出,在这种情况下,必须由国家来营造国家荣誉感,通过体育比赛等方式来营造出新的社会情感方式。

一个异化了的社会,劳动也是被异化的。在社会分工不断发展尤其是进入精细化的时代,技艺和知识对于劳动者变得不再重要,工作对于许多人来说,不再创造所谓的职业荣耀感,而是一种聊以为生的负担。这可以认为是工作的异化,并因此加剧人的异化。

要重新建立一个健全的社会,就必须重视带有普遍性的个人的问题,从解决工作的异化开始入手。弗洛姆希望无论是公共部门,还是社会组织、企业机构,都能致力于帮助人实现身体和精神健康,让人改变既有的价值、规范和观念系统。他也超前的意识到了(21世纪初才开始大行其道的)新型合伙人制、合弄制对于重塑工作价值、劳动价值的重要性,强调劳动者参与管理的重要性,并指出,应当在金钱激励之外,设置更多的技能和知识培训,让勤奋工作者获得更好的个人发展。弗洛姆在这方面提出的“工作公社”理想,近年来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已经被落地实现,某种意义上可以认为,无论是丰田的精益制造,还是京瓷掌门人稻盛和夫阐释的敬天爱人,其出发点都是让劳动者成为对于工作、组织和自身负责的主体,而不再仅仅是拿钱干活的劳动力。

弗洛姆的其他建议集中在社会、文化层面,如重构教育系统,从“生产”服务于大工业的“有用”劳动力,转向发展学生的人格;恢复社会的集体艺术和仪式,创建基于民间的、实现人和人之间密切交往的社会文化。


本文刊于“IT经理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