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备份博客

2018年5月13日起不再更新(4556篇备存)

 
 
 

日志

 
 
 
 

美国政治悲剧,这口锅不该保守主义一家背  

2018-04-30 11:03:16|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政治悲剧,这口锅不该保守主义一家背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政治化的困境:美国保守主义智库的兴起》

作者:王海明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184

 

20世纪70-80年代,美国各类智库开始急剧的朝着意识形态化的方向转型。在此之前,以布鲁金斯学会为代表的主流智库,名义上是客观中立进行研究,不假设意识形态的立场,但实际上倾向于自由主义。

但新崛起的意识形态智库就根本不回避所谓立场问题,以“传统基金会”、加图研究所、胡佛研究所为代表的这类智库,将美国保守主义运动中的三派,包括自由至上主义者、道德文化传统主义者、反共者的观念进行了整合——核心理念就是反对政府介入经济和社会,减少公共开支,并支持美国政府在国外的军事行动。意识形态智库或者更明确意义上的保守主义智库的推动,在里根任期以内、过后使得罗斯福新政及后新政时期(杜鲁门至尼克松)的社会改革被大幅度的逆转。

奥巴马政府执政的8年里,传统意义上的主流智库又重新获得了对于美国政策议程的影响力。20039月成立的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CAP)成长为最为耀眼的自由主义智库,效仿保守主义智库的做法来运作民主党的政策议程。换句话说,到了奥巴马时期,大部分美国智库已经不再标榜过去的最重要“卖点”客观独立,而是自动自愿的服务于党派政治。

这就是《政治化的困境:美国保守主义智库的兴起》这本书书名中所称的“政治化的困境”的最重要背景所在。因为随着智库的意识形态化,不同智库在美国国内及国际政策的解读、营销中给出的判断大相径庭,这为日趋显著的民粹主义潮流注入了动力,加剧了美国政治的分裂、不同群体在重大问题上的对立,制造了彼此之间越来越明显的相互不信任。从布什政府后期到奥巴马政府,再到现在的特朗普政府,美国政府的许多决策每每遭遇国会杯葛而难产,而这种局面又使得选民对于华盛顿政治圈子的信任加剧——而这成为了特朗普2016年在美国大选中惊人取胜的最重要因素。

《政治化的困境:美国保守主义智库的兴起》这本书出自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秘书长王海明。全书深刻的分析了美国智库的政治化转型历程,探讨了保守主义智库兴起的历史因素及发展前景。书作者在基于上述因素的详细分析后对于美国智库从中立化、独立化、学术化,滑向意识形态化、民粹化、金元化的问题给予了梳理。值得一提的是,书作者为了写作此书,不仅梳理挖掘了大量了中英文资料,而且还深入寻访了多家美国顶级智库,包括传统基金会、布鲁金斯学会、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等,为读者理解美国智库在美国政治生活中的重要影响提供了帮助。

这本书的前两章介绍了保守主义智库崛起的历史背景。书作者在详细介绍传统基金会有关发展情况的同时,还提及颇为另类的另两家美国保守主义智库胡佛研究所和加图研究所。这两章的内容对于读者了解保守主义意识形态,为何能够于20世纪后半期在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登峰造极的情况下逆势崛起很有帮助。

自由主义意识形态20世纪60年代已经成为美国政治的代名词,在经济上主张政府干预,通过增加社会规制来降低社会不平等,而在道德文化领域则强调要去除对于个人生活的各种管制。保守主义与之格格不入。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在当时也产生了分化,更关注社会平等、强调参与式民主甚至反对资本的新左派有力的挑战了美国的政治、社会和文化传统,而这反而成为保守主义运动兴起的口实(将之抹黑为社会道德的沦丧,等等)。保守主义智库精心的将经济上的自由化,与道德文化上的严格管制相结合,这形成了一种很有吸引力的政治图景:一个拥有活跃市场经济而又同时遵循传统价值观、复兴美国开国时期传统的“新”美国。

20世纪初至20世纪70年代,曾长期奉行凯恩斯主义的自由主义智库(即传统意义上的美国主流智库)步步崛起,很好的抓住了同时期美国政府权力和机构极大扩张所需智力服务的机遇。二战后,美国主导建立了联合国、世界银行等多家国际组织,自由主义智库也完成了对这些组织的智力输出。可以说,自由主义智库支撑了美国的罗斯福新政、战后的社会经济改革,以及国际组织推动的新兴民族国家的发展建设,成就突出,但问题也同样惊人:不光美国国内经济发展到20世纪70年代开始面临突出的结构性问题,而且美国扶持发展的多数新兴民族国家甚至陷入了比殖民地时期更加糟糕的处境。可以说,自由主义智库的若干昏招,为保守主义意识形态“死里逃生”提供了机遇。

《政治化的困境:美国保守主义智库的兴起》书中第三章讨论了美国智库的政治化转型,并在第四章围绕近年来美国政治发展过程,指出保守主义智库和自由主义智库更具意识形态的“表演”,与政客的“表演”,同样成为了美国社会和政治体系意识形态化的助力。当然,上述变化与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新媒体、自媒体的勃兴也存在密切关系。

如前所述,特朗普的当选,与美国民众已经厌烦了包括政客、保守主义智库与自由主义智库恶斗所组成的“华盛顿小圈子”宫斗戏有关。特朗普还没来得及上任,自由主义智库就拿出了保守主义智库擅长的抹黑手法,以莫须有的理由指控特朗普“通俄”。因为注定会失去共和党民粹派主导的政府所派出的订单,老牌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也振作精神,不遗余力的攻击特朗普的每一桩重量级的内外政策。

《政治化的困境:美国保守主义智库的兴起》书中第五章指出,高收入国家内部不断加剧的不平等现象、日益增长的移民以及金融危机都导致了民粹主义的兴起,而资本主义全球化、超国家机构的角色和媒体转型也都对这项进程起到了“火上加油”的作用。特朗普当然是民粹主义潮流下的政治代表,他的行为方式融合了商人的实用主义,与民粹主义的“部落主义色彩”、周期情绪化。这样的政治代表呆在美国总统的位置上,自由主义智库会不断找茬,而保守主义智库也未必总是买账,双方都在进一步极端化,再加上特朗普自己以及“茶党”的一些代表人物,以极端政治主张来吸引注意力的做法将被认为是最为管用的操作手段。所以,在未来可预期的一些年头里,美国政坛和社会的混乱局面还将持续,我们或许可以见证到相比过去更加没有底线的美国自由主义智库与保守主义智库,将恶斗升级。


本文发表在“经略网刊”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