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备份博客

2018年5月13日起不再更新

 
 
 

日志

 
 
 
 

是什么让当今世界的政治话语变得越来越粗鄙?  

2018-03-09 22:51:06|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什么让当今世界的政治话语变得越来越粗鄙?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皆为戏言:新媒体时代的说话指南》

作者:(英)马克·汤普森

译者:李文远、魏瑞莉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蓝狮子图书

出版日期:20183

 

因为《皆为戏言:新媒体时代的说话指南》的书名,你很容易认为这是一本教导网络时代语言艺术,或者传授社交讲话技巧的书——那样的书,实在是太多太多。

实际上,这本书的英文书名Enough said: what's gone wrong with the language of politics”,就更加清楚的表明了意思:书作者、《纽约时报》社长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汤普森探讨的是,为什么我们当代的政治语言,无论是政治人物的发声,还是媒体的表述,都变得粗俗化,都不再首先以政治道德为原则,而是像那些热衷于快速成名并捞大钱的网红一样,语不惊人死不休;又或者,如同营销公众号给那些饱受诟病却轻易就获得“100000+”点击量的文章所起的题目那样,不仅以招徕关注为目的,而且几乎没有任何可循的逻辑?

这本书从讨论美国政治舆论场入手,而且这也是整本书的讨论重点。开篇进入读者视角的是萨拉·佩林,这位出任过阿拉斯加州州长,并以2008年麦凯恩竞选总统的搭档而闻名的女政客,以缺乏政治常识和经验并热衷冲动发言而著称。但无论如何,萨拉·佩林可以说是抹黑奥巴马在任期间医改计划而出力最多的人,她歪曲了奥巴马医改方案中的一项条款,宣称后者在组建要让美国老人和智力障碍者等弱势人群提前死亡的“死亡委员会”。

“死亡委员会”的称法提出后,萨拉·佩林以及跟她持同样以无端抹黑为前提的攻击性话语的人,很快就迎来了美国主流媒体和政治专家的驳斥。但这似乎并不重要。“死亡委员会”这个词很简单,也很具有联想的空间,更关键的是,这符合了萨拉·佩林以及她这样的人的非此即彼的斗争理念。这种极端化的术语,在过去的政治语境中曾是禁忌,而今却成为了民粹主义潮流下博取关注和支持的“利器”。

为什么?在欧美世界,而今的政治共识已趋于彻底破裂,“美国和欧洲民众对本国主流政治家已经不再抱有幻想,因为这些政治家既不能解决收入不均问题,又无法在金融危机发生后惩治始作俑者,还使民众对全球化和移民问题的焦虑感与日俱增”,所以政治对话逐渐的、不可避免的成为了彼此谩骂。在这种情况下,欧美世界的竞选政治还成为定期撕裂现存共识、拉大彼此分歧的推手,竞选者为区别于政敌,就必须提出极端化的主张。

毫无疑问,如果依照过去的政治标准特别是伦理规范,萨拉·佩林甚至已经出任美国总统的唐纳德·特朗普都是不够格的政治人物。他们(她们)的言语,是粗糙甚至粗鄙的,却完全符合其支持者的需要。马克·汤普森说,选民很多时候就喜欢特朗普式的“实话实说”,哪怕是无礼的、粗暴的。

从古希腊、古罗马到近代、现代,西方世界的政治话语体系中,都讲求艺术性。某种意义上可以认为,公共言论要比诗歌和文学要更加精确优雅。对公共言论的推敲,催生了修辞学。亚里士多德就曾提醒人们,浮夸和自贬,能够让语言和行动偏离真相和美德。这些无疑是所谓的西方政治传统的组成部分。为什么这样的传统,到了今天,在社交网络环境中变得虚弱不堪甚至根本没有再依存下去的依托?

这本书回溯了最近几十年来欧美世界的公共言论体系。在马克·汤普森看来,当撒切尔夫人出任英国首相之后,欧美世界的政治规则就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在此之前,政治讲求专家治国的严谨性,政治辩论诉诸理性和事实,但撒切尔夫人本人就以“强硬、固执、绝对自信”打破了原有传统。这直接使得英国政治话语从此变得激烈和尖酸。就在这段时期,电视新闻更多的转向直播,政治运作过程被逐渐改造为政治真人秀,撒切尔夫人开创的语言风格,显然要比那些遵循旧传统的前辈们,更能赢得观众的关注。我们知道,娱乐圈的真人秀具有通俗化、人为操作等强烈特征,这些特征都建立在对于受众需求的迎合之上,而政治真人秀同样如此,政客们因此被一个个训练成为与娱乐明星相似、有效采纳了撒切尔夫人“直率风格”的发言高手。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从撒切尔夫人和萨拉·佩林身上,看到相当突出的共同点。

特朗普2016年在大选中出人意料的完胜对手,并与CNN和马克·汤普森掌舵的《纽约时报》等美国主流媒体展开了延至今日的骂战。特朗普经常会被政治分析家们指斥为只懂得脏话骂人的政治门外汉,但马克·汤普森显然不这么看。在这本书中,他专门分析了特朗普在大选中的语言技巧——其核心就在于,借助简单化、直率并毫不顾忌对于其他国家、政治势力、政治对手带有侵犯意味的发言,来表明自己道出了真理,因此塑造自己的“道德可信度”。特朗普会千方百计的暗示,那些站在他对立面的,无论是朝鲜、《纽约时报》和CNN,还是民主党对手、共和党建制派对手,都是借口政治复杂性而随口撒谎的、绝不可信的主体。马克·汤普森承认,在特朗普获胜以前的一段时间以内甚至后者胜选以后,人们对于特朗普的修辞手法往往不屑一顾,而这是完全错误的。特朗普拥有“倾听和顾及听众情绪的惊人能力。他靠一己之力彻底改变了传递政治语言、发表言论和驳斥政敌的方式,随时随地表现出强烈情感”。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政治人物需要在顾问的辅导下,精心雕琢自己的发言和姿态,但特朗普完全打破了这项规则,他高谈阔论,高频率的更新推特,“让谨言慎行的对手无从适应”。

事实也同时证明,是特朗普、萨拉·佩林而不是欧美世界的传统媒体,更快的适应了社会和技术发展的新趋势,前者们学会了如何把握“道德可信度”并千方百计证明对手不拥有这项特质,而后者的“逻辑条理性”在社交网络时代显得完全不堪一击。尽管如此,马克·汤普森也认为,如果主流媒体因此就彻底放弃了“逻辑条理性”而跟随特朗普们,走“道德可信度”的路子,这必然会让公众舆论甚至整个政治体系走入更加危险的前景方向。

《皆为戏言:新媒体时代的说话指南》书中也谈到了20世纪发展起来的公共关系学、传播学及后来大行其道的行为经济学,对于商业和政治话语的影响。前述学科的发展,都证明了一点,让听众听到什么、相信什么比发言者表述了什么、表述是真还是假更加重要。政治话语的设计,就跟商业广告、营销套路的编制一样,变得非常具有挑战性。企业会发现,如果用正确的专业话语表述,消费者并不买账;而政治家的发现是,现代政治本身具有很强的专业性,政策复杂化是无可逆转的趋势,这与一般公众的世界观和语言之间的差异在不断拉大,所以,简单明了的(哪怕是错误的、误导性的)政治话语要比复杂的(却正确的)话语,更可能赢得听众甚至信众。实际上,无论是欧美世界还是其他地区的民众,最近几十年来接纳了伪科学的人不断增加,人们表现得对于科学知识毫无兴趣,这也是因为科学要比伪科学显得更加乏味。

 

本文刊于“经略网刊”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