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备份博客

2018年5月13日起不再更新(4556篇备存)

 
 
 

日志

 
 
 
 

如何迎接数字医疗的机遇与挑战?  

2018-03-18 19:52:31|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数字医疗
豆瓣评分:分(11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如何迎接数字医疗的机遇与挑战?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数字医疗》

作者:(美)罗伯特·瓦赫特

译者:郑杰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湛庐文化

出版日期:20182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中心是美国乃至世界最为有名的医疗机构,以医患关系友好、医学技术和设备创新能力卓越、医师团队协作水平首屈一指而著称。这家医学中心及其所属的医院,在数字医疗领域进行的尝试,也领先于世界上其他绝大多数同行机构。

很少有人想到,就是这样一家顶级医疗机构,会出现给儿科患者喂食超过常规剂量39倍抗生素的医疗事故发生。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院院长、讲席教授、美国最为著名的内科医生、有“医院医生之父”美誉的罗伯特·瓦赫特在其所著的《数字医疗》一书中,坦率而深刻的检讨了该起事故,并揭示出传统医疗朝着数字医疗转型过程中很可能出现的协作盲点。

2013726日,一位16岁的患者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中心所属的儿童医院住院。护理他的护士刚从护理学院毕业,发现患者出现了严重的药物反应。护士长赶来,也没发现患者反应的原因是什么,而住院总医生也是在反复查看病历后才惊愕的发现药物超量39倍的真相。

是谁给患者开了那么多药,而又是谁让后者一次性付下如此之多的药?在处方和发药程序启用数字技术以前,医院有50步严密的步骤,每一步都进行检查。但尽管如此,差错仍然难以避免。所以,包括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中心在内,美国的各大医院都开始引入信息化的医嘱录入系统和药物管理条码系统,以避免医生、护士及病人任一一个环节出错。

但错误还是猝不及防的出现了。《数字医疗》首先讨论了信息化系统的问题所在。数字系统、信息化系统会设置药剂量的最大值,但不同疾病、不同程度的症状再加上并发症等因素,以及儿童、老人等特殊患者的需要,使得药剂量的设置不能像工厂那样死板,一些时候,患者服用剂量特别小的药物时,处方医生会进行体重与剂量的划算,手动输入药剂量。

2013726日超量服药开出处方的医生卢卡,是事发前非常优秀的医生。从业记录优良,拥有丰富经验的医生,因为门诊、手术、住院等业务单元给出的压力太大,所以有时在遇到处方管理系统等信息化系统提出的警告时,会忽略警告。卢卡医生根据患者体重进行换算后,输入了自己认为正确的药剂量。而复核处方的药剂师与之进行了复核。双方都没有意识到,信息化系统中的复杂页面已经使得医生和药剂师都没有注意到,体重所需剂量与药剂量的区别,医生按照自己的理解输入的剂量,就是38.5片药物(正确做法是1片)。

信息化系统为此发出的警告,再一次被医生点击忽略。如前所述,医生工作压力太大,而信息化系统又非常呆板,任何有违事前设定的操作,都会触发警报(绝大多数情况下,医生突破事前设定的操作,都是根据患者具体需要作出的正确判断)。换句话说,这就是“狼来了”似的的“警报疲劳”。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护士发药环节,虽然当天的儿童患者服用的药物足足有一大杯,明显超出了合理而常见的情况,但护士因为太忙,找不到再次复核审定的渠道。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中心的药方装备了抓药机器人,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由药剂师发药。抓药机器人“正确的”依照处方抓取了38.5片药物,对此没有提出“异议”。事实上,也正是因为抓药机器人的出现,使得护士不必再像过去那样去再次手动复核药物品种和剂量,这就出现了机器伦理学家警告指出的自动化导致了人类机能退化及其必然引发的安全风险增加的现象。

罗伯特·瓦赫特认为,通过上述医疗事故,应当正确总结出的教训是,医院、数字医疗供应商应当向其他行业的企业、机构取经,学习其高效而少差错、零差错的经验,如向波音公司学习警报分级,医生只能忽略“建议”级的常规警报,而对于重大警报必须进行正确回应处理。又如,还应向丰田的流程管理学习,即在遇到可能导致重大差错的情况下,无论是医生、药剂师还是护士,都有责任立即中断高速运行的医疗程序,马上进行问题和差错查找。

《数字医疗》这本书出版后,在美国、欧洲国家以及我国都赢得了医疗业界的极高评价,被认为非常清楚的指出了技术创新带给医疗行业的机遇、收益与风险,考量了数字医疗的应用前景与问题,并深刻讨论了政府、企业、社会组织等各方应当在数字医疗转型过程中发挥的作用。这本书对于我国进一步提速医疗改革、拥抱数字医疗机遇并切实提高医疗服务的公益性和体验质量,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这本书指出,要实现医疗现代化,建设医疗信息系统,以拥抱数字医疗机遇,必须积极的发挥政府作用,因为医疗信息系统如同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等基础设施一样,由公共部门投建,可以使得数字医疗、电子健康档案等加快落到实处;也只有由政府来扮演制定者,才能让技术标准尽快得以确定,并由此让医疗服务领域的创新企业将注意力集中在技术升级和产品创新之上。

但罗伯特·瓦赫特也指出,数字医疗与传统医疗不是相互对立的关系,绝不能因为引入了数字技术和设备,就偏离了医疗服务的本义,失去了初心。书中检讨指出,近年来,在美国等国家,因为数字技术和设备的使用,医生往往会忙于在计算机上填写患者报告,并查看患者检查记录,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与患者交谈,这种做法使得患者很难获得尊重。一些情况下,患者因为没有与医生交流的机会,而失去了将与生病原来密切相关的疑虑、问题讲给医生听的可能,这正是恶化医患关系的一个重要问题。

不仅如此,数字医疗服务供应商,相关的技术研发企业、设备生产商,往往还缺乏以用户(患者、医生)为中心的理念,使得设备、技术、程序设定往往会同时让患者和医生都觉得别扭。此外,美国的医保主管部门从降低医生与患者串谋套取医保资金的角度出发,来设定医保资金支付的程序,这反而滋生了一种更加明显的医德丧失的现象,即医生在诊疗时关注如何获得更多的医保资金而不是致力于更加有效的诊疗患者、提高后者的体验质量。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亟待美国的医疗、医保主管部门、行业组织及相关企业解决的突出问题,对于我国有关部门改善和提高数字医疗管理水平也具有警示意义。

《数字医疗》书中也讨论了人工智能、大数据在越来越多的被应用于医疗行业之后,是否会(很快)出现“机器换人”的结果。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中心所属医院2013623日的医疗事故说明,智能、机器在医疗行业的应用,还有一个很大的上升空间,也就是要真正掌握人类智能的防错机制,建立接近于甚至超过人类智能的复杂化的认知判断体系。书作者认为,至少在短期内,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人都是“医生的最佳盟友和助手,而非竞争对象”。他也期待,随着大数据等新兴技术的继续发展,医疗数据共享可以从一家医院、一个城市、一个国家扩展到世界,更好的服务于全球各地的患者,让优质医疗资源、病例和病历知识等都能通过在线共享的方式惠及所有人。


本文发表在“界面新闻网”3月18日

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996805.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