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备份博客

2018年5月13日起不再更新(4556篇备存)

 
 
 

日志

 
 
 
 

生态帝国主义如何造就新世界面貌  

2018-01-20 08:17:09|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生态帝国主义
豆瓣评分:分(7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生态帝国主义如何造就新世界面貌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生态帝国主义:欧洲的生物扩张,900-1900

作者:(美)阿尔弗雷德·克罗斯比

译者:张谡过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日期:201712

 

美洲、大洋洲,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全世界的“粮仓”。每年从这两个大洲大量出产小麦、大麦、黑麦、牛羊猪肉,并贩卖到欧亚大陆。但人们很多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在五百多年前,美洲和大洋洲上并没有上述任何一种作物或牲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

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分校美洲研究、历史和地理专业的荣誉退休教授阿尔弗雷德·克罗斯比的代表作《生态帝国主义:欧洲的生物扩张,900-1900》,曾荣获“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奖”。这本书以生态史的视角,重新梳理了欧洲中世纪以来,以至1900年的文明史进程,强调欧洲人对美洲和大洋洲的扩张或者说征服,不仅仅是人对土地的占领,建立了类似于欧洲的社会体系和人口结构,而且同等重要的是,将原属欧洲的许多作物和牲畜也带到了新大陆,以至于引发两个新大洲的生态环境出现剧烈变化,让新大洲原有的作物和动物种类急剧消亡。

之所以将这一进程称为“生态帝国主义”,是在于出现在新大洲的新作物和动物,从一开始就是“帝国主义公共的以及私人机构的赚钱机器”。特别是到了19世纪,随着工业革命扩散到了美国,从欧洲蜂拥而至的新移民大量砍伐美国西部的森林以获取建筑材料和燃料,还积极开垦荒地,加速了旧作物和作物消亡的速度。而在20世纪兴起的生态运动,也不过是以新作物、其他植物和动物来修复前期掠夺式开发造成的生态问题。

按照科学家的考证,泛古陆的分裂和分离的演化过程始于1.8亿或2亿年前。这使得美洲、大洋洲和亚非欧三个大洲之间的物种交流,几乎被整体性的阻断。古代人类也是在几轮跨大洲的迁徙中,分出几支抵达了两个新大洲。也就是说,美洲、大洋洲的许多与亚非欧大陆截然不同的物种,是在漫长的岁月中单独适应性进化而来的,尤其是缺乏与其他大洲物种交流的情况下,使得其物种演化和文明进程相对缓慢。举例来说,美洲和大洋洲的土著人驯化的动物更少,而农业文明发达程度也要低得多。

有意思的是,亚非欧大陆上也有片地区,出现了类似于美洲和大洋洲的“物种飞地”,那就是西伯利亚地区。西伯利亚跟亚洲和欧洲核心地区的距离都不太远,但生物群落类型却跟亚欧相去甚远,而当地居民多为蒙古人或其他欧亚大陆人的近亲,跟亚欧其他区域的交流不多。16世纪开始,俄罗斯人为主体的欧洲人开始大幅进军西伯利亚地区,也带去了北部、东部欧洲的一些作物和动物,这些使得西伯利亚的生态出现崩溃。不仅如此,欧洲“入侵者”还给该地区带去了天花、性病、麻疹、猩红热、斑疹伤寒等疾病,让西伯利亚土著人口大面积的爆发疫病。类似的事情也出现在同时期的北美和南美,亚欧大陆这样一个“旧大陆”(具体而言指的是欧洲)更快的物种演化和文明发展速度,让“新大陆”的物种和居民猝不及防的几乎迎来了灭顶之灾。

当然,在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以前的很多年里,北欧地区陆续也有零散的岛民远航到了美洲,但这不是成规模的,也无法连续多次来往。这就是哥伦布之后,欧洲人携带疾病和物种会在很短时间内造成严重后果的原因。

《生态帝国主义:欧洲的生物扩张,900-1900》书中介绍了欧洲殖民者在大航海时代及之后的几个世纪里,不断通过殖民冒险,将欧洲物种扩散到两个新大洲及大批岛屿的过程。当然,这样的物种扩散并不是单向的,欧洲人也将原产于美洲的许多作物带回了欧洲,并扩散到了亚洲和非洲。但因为欧亚大部分地区经过长期的文明演进,已经发展出水平很高的农业体系,可以在不影响原有作物的情况下,大规模扩散新的作物;而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欧洲殖民者19世纪开始在非洲发展出超大规模的、单一化的种植园经济,以单一的咖啡或烟草等作物替代原有的多样化物种,就加速了非洲生态的解体,且使得非洲的经济结构严重畸形化,不得不长期依赖于西方国家主导的贸易全球化,在利益分配中只能占据最为不利的位置。

欧洲农业作物在美洲和大洋洲都取得了惊人的,“甚至是令人畏惧的成功”。书作者指出,这表明了人类意志的强大。而在当时,殖民征服者对于两个新大洲的生态平衡、物种体系的完整完全没有概念,所以也根本没有注意到农业大规模发展带来的生态代价。不仅如此,殖民者最初到达南美腹地时,发现这里分布着浓密的草原,就大量引入欧洲驯养动物——“它们对南美大草原当地生物群的侵占肯定从16世纪末就已经开始了。它们的饮食习惯、踩踏的蹄子、粪便以及携带来的草籽,同它们自身一样对美洲来说非常陌生”,从而使得当地的土壤和植物群被永久性的改变。尽管19世纪欧洲的许多博物学家开始注意到美洲可谓植物种类的宝库,但这仍不足以遏制人们狂放的开发热情。

殖民者为美洲、大洋洲带去了蜜蜂等有益于生态的动物物种,还有驯化过的马、牛等同时会损害新大陆生态但也有些积极作用的动物物种。然而,跟随殖民者抵达的还有诸多有害物种,比如老鼠,仅此一项,就曾使得美洲和澳大利亚的许多物种在很短时间内就被清除得干干净净。

《生态帝国主义:欧洲的生物扩张,900-1900》这本书将欧洲人过去几个世纪里,在美洲和大洋洲的作用(同时包括积极作用和不良影响),概括为“生物旅行箱”——这其中包括农业作物、杂草、害虫、牲畜,以及会造成严重疾病的微生物和寄生虫。欧洲“生物旅行箱”所到之处,让美洲和大洋洲在没有屏障保护的情况下,承受着剧烈的冲击。再加上新大洲开发过程中,欧洲移民过于积极的行动,让那些对于躲避和防御人类捕猎毫无意识的新大洲本土动物,也在很短时间内被清理得陷入濒危状态。需要指出的是,欧洲“生物旅行箱”之所以产生的影响如此之大,是因为其中各项因素在同时、叠加发挥作用。

20世纪80年代,美洲和大洋洲的农业出口总值就占到了世界的30%,这其中,两个新大洲的粮食出口比例占总数据的比重更大。可以说,两个新大洲的“粮仓”作用,与中东地区的“油井”是可以相提并论的。两个新大洲对于世界其他地区如此重要,农业开发效率也最高,世界上最重要、条件最佳的农业区半数以上也集中在两个新大洲。一战和二战期间,欧洲都依赖于美国输出的粮食,而在二战以后,包括苏联在内的许多国家,大量从美洲购买粮食、从大洋洲进口奶制品。

正是因为美洲和大洋洲的重要性,我们才需要更加深刻的认识这种重要性的来源、这种重要性背后的生态代价(让两个大洲经过千万年、百万年时间演化而来的生态系统和物种体系短期内清除殆尽),以及其农业发展和产品大规模出口的可持续性(普遍的水土流失、土壤肥力下降、两个大洲本土人口的大量增长)。今天的我们需要具备更强的创造力,来帮助我们摆脱粮食危机和环境危机的威胁。

 

本文发表在《上海证券报》1月20日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8-01-20/doc-ifyquixe4917246.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