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备份博客

2018年5月13日起不再更新

 
 
 

日志

 
 
 
 

消费革命如何引发法国大革命?  

2018-01-14 09:21:30|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走私如何威胁政府
豆瓣评分:分(5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消费革命如何引发法国大革命?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走私如何威胁政府:路易·马德林的全球性地下组织》

作者:(美)迈克尔·卡瓦斯

译者:江晟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11

 

对于近代早期的欧洲人来说,大航海时代带来的最显著变化就是,物资短缺被极大的缓解。正如历史作家所指出的那样,17世纪中期到19世纪初,欧洲各国除穷人之外的各个阶层,都能从市场上买到更加丰富的欧洲出产的工业品、手工业,以及来自新大陆和非洲、亚洲的商品。更加踊跃的消费潮流,也因此进一步刺激了当时的全球贸易,而捍卫旧传统的卫道士们则担心热衷消费会加剧腐蚀本已薄弱的公民美德。

近代消费革命的影响,长期以来在历史学界甚至是经济史领域,受到的重视都远远不够。不仅如此,后来的人们往往还会错误的认为,在全球贸易体系之下,当时欧洲各国的商人借助国家保护,然后将货物运送到国内销售,消费者愉快地购买商品,这其中会酝酿出对冲风险的金融创新。

事实恰好相反,17-18世纪的欧洲消费革命,一直就与国家专营专卖体系与走私团伙的激烈博弈相伴相生。以法国为例,路易十四时期就成立了盐务和烟草专卖包税公司。包税公司还把持着印度等地的棉布销往法国的渠道。包税公司为王室赚取了惊人利润,但也因此催生出一个同样体系庞大的地下经济组织,那就是走私集团。走私者与包税公司展开的鼠猫大战,长期持续,前者培植出大规模洲际地下经济,建立了专门的武装力量,而后者更是催生了法国的近代刑事司法系统的诞生。

走私者与包税公司的对抗,被纳入到启蒙运动风起云涌的18世纪的背景,激发了王室垄断对外贸易是否具有合法性、长期压制地下经济的严厉政策是否具有合理性等命题的争论。启蒙运动的诸位重要人物,几乎都曾站出来抨击包税公司以及引发走私犯罪的专卖制度和贸易禁令。这种质疑浪潮事实上导致了法国王室背上了最最恶劣的名声,所以在1789年,当对外战争的支出负担迫使国王召开三级会议,希望增加税收来渡过财政难关之际,民众与精英的不满情绪都融合在了一起,引发了一场剧烈的政治革命。

现任职于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长期致力于研究近代早期法国政治文化与经济文化的学者迈克尔·卡瓦斯,在其所著的《走私如何威胁政府:路易·马德林的全球性地下组织》一书中,以全新视角梳理了法国大革命爆发的重要诱因,即地下组织是怎样威胁到法国王室和国家财政的支柱专卖包税机构,法国王室和政府采取强有力手段进行围剿打击,但这造成了普遍的不满,被认为阻碍而非推动了消费革命。全书展示了全球化、消费、国家组织如何共同动摇旧制度,并推动革命的爆发。

全书开篇指出,从16501800年,烟草、咖啡、茶叶和巧克力再加上白糖,成为了欧洲文化生活的主要内容,成为大众享受愉悦的主要来源。在这之中,烟草被认为可以帮助不同阶层的人们建立友谊与团结关系,并抵御饥饿、干渴和寒冷。烟草也因此在美洲的许多地区及欧洲部分地区进行种植。而印度棉布在17世纪开始超过了过去的香料,成为印度输往欧洲的主要商品,虽然法国、英国等国竭力仿制印度棉布,但产出质量却并不能令人满意。

书作者指出,“烟草和印花棉布的崛起反映了17世纪晚期和18世纪富有活力的欧洲消费全球化进程”。与此同时,欧洲国家开始嫌弃了所谓的财政军备竞赛的竞争,为了丰盈国库而竞相提高进口关税及消费环节税收。法国一度也创设了烟草关税,但很快就效仿西班牙建立了烟草专卖制度,并将征税公司转包给私人金融家。法国全境被划分为42个行省包税区,管理烟草和棉布进口及分销经营,最大化的攫取商业利润。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法国的专卖包税机构最初选择向法属的美洲殖民地进口烟草,但在发现英国的美洲殖民地的烟草产品质量更优、价格更低后,就马上调整了进口方向。这个机构还向英国控制的印度进口棉布。从这个意义上讲,利润冲动完全压倒了包税商的爱国情怀。

包税商在法国全境建立了覆盖广泛的零售网络,他们贡献了法国超过20%的间接税收入和超过7%的国家总岁入。这还是因为当时存在规模可观的烟草走私,冲击了包税商的生意。然而,专卖包税却因为运作情况的高度不透明,法国人根本不清楚这门生意对于国家财政的意义,所以竞相讹传烟草专卖包税纯属对消费者的掠夺,夺取来的钱财又都流入了私人腰包——这种社会心理,使得人们倾向于同情走私者,并不断积蓄着对包税商的不满。

书中指出,法国周边的许多地区,如今天的意大利、瑞士等国的部分地区,面向法国市场大规模种植廉价烟草,然后再以武装走私的方式,倾销到法国境内。为了打击烟草走私,法国王室同意专卖包税机构组建武装力量,这支军事组织也成为了当时欧洲大陆上规模最大、行动能力最强的非国家军队。

《走私如何威胁政府:路易·马德林的全球性地下组织》这本书的主角路易·马德林,在1754年夏天到1755年春天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实施了一系列大规模的走私冒险。他率领走私武装人员,将走私烟草堂而皇之的运送到法国边境城市、市镇,强迫当地的专卖包税机构以远高于市价的价格买下,然后又为当地机构出具证明,说明自己的强卖行为,这样一来,专卖包税机构的总部就必须承担这部分损失,而走私烟草也因此变相的纳入到专卖包税的商品序列。

书中介绍了路易·马德林是如何从一个小商人世家的长子,堕落成为地下犯罪集团的代表人物。按照书作者的介绍,早在14世纪甚至更早以前,被纳入王室管制或专卖管理的许多商品,在法国就已经形成了走私贸易和地下交易的市场体系,这很大程度上表现出消费需求、消费革命的强劲,且很难为管制、专卖限制所彻底堵截。

路易·马德林的走私冒险,让法国王室和专卖包税机构颜面无存。为此,法国官方不惜以境外绑架的方式,将路易·马德林及其主要团伙成员绑架回国。路易·马德林很快被判处极刑。此举是为了震慑其他在逃的、还没有被及时纳入打击的走私团队成员。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路易·马德林案件的迅速判决,凸显了当时法国刑罚体系已经膨胀到一个非常突出的地步,且拥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限。王室领导下的法国,依照越来越严格的刑罚体系来抑制对于旧体系、旧制度的冲击行为,这非但没有起到预期的威慑作用,反而加剧了人民的不满。

《走私如何威胁政府:路易·马德林的全球性地下组织》书中探讨了路易·马德林被处决后,法国官方、民间、启蒙运动的主要舆论领袖就如何界定及描述这个走私罪犯的行为,产生了巨大分歧。路易·马德林被官方描述为作恶多端的罪犯,但在民间看来,他的种种行为接近于侠盗罗宾。而启蒙运动期间涌现出的思想领袖,则犀利的指出,路易·马德林是被专横而邪恶的专卖包税机构逼迫而走上犯罪道路的,认为王室许可重要商品专卖而非自由贸易,伤害了大众利益。指控包税公司的种种粗暴和非法行为的声音,在法国变得越来越多,汇集起来,浩浩荡荡,冲刷着法兰西王国的根基。等到路易十六启动改革,却又拿不出能够让新兴资产阶级和民众满意的方案后,革命便从天而降,巴黎人像34年前的路易·马德林一样,向着旧制度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本文刊于“学术那些事儿”

消费革命如何引发法国大革命?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消费革命如何引发法国大革命?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消费革命如何引发法国大革命?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