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打破不平等,然后再造不平等  

2017-10-07 18:47:00|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精英的黄昏
豆瓣评分:8.5分(11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打破不平等,然后再造不平等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精英的黄昏:后精英政治时代的美国》

作者:(美)克里斯托弗·海耶斯

译者:张宇宏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9

 

美国《国家》杂志编辑、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主持人克里斯托弗·海耶斯所著的《精英的黄昏:后精英政治时代的美国》一书,叙述的主要内容,很接近于唐纳德·特朗普2016年在总统大选期间的政纲,即美国陷入了“精英治国失败、近来不断爆发的腐败和无能”的困境。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尽管发生了9·11(并致使美国与其传统盟友阵营出现裂痕)袭击,还曝出了安然公司造假等丑闻,但总体上,当时的美国人仍然选择信赖现行制度。金融危机的救市成本,很大程度上已经由美国之外的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所分担,但这场危机最为突出的暴露了金融资本主义及其伴生的权贵统治的不道德,所以导致了“全美国上下的疲惫、沮丧和背叛”。

金融危机和救市的最大受益者,当然是奥巴马,以及之后崛起的茶党,还有几年后突然涌现的特朗普。有趣的是,他们无一例外都将精英政治作为炮轰对象,但在获得政治权力后,无论是奥巴马还是特朗普,似乎又马上丧失了对抗精英集团的勇气。克里斯托弗·海耶斯梳理了奥巴马出任总统八年期间在谈到美国政治体制等重要问题时的言论,指出这个以挑战现有体制为最大“卖点”的政治人物,上任后却反而致力于为现有体制增强道德权威出力。这种情况下,曾长期支持奥巴马及美国民主党的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到最后都愤然“倒戈”。

为什么奥巴马、茶党、特朗普都认为美国的精英政治制度存在问题,但后来却转而去捍卫、修复这套制度,而不是践行其承诺?克里斯托弗·海耶斯的看法是,美国的精英政治不同于世界其他许多国家的精英、贵族制度,消除了种族、性别和性取向方面的不平等,重新“以每个人的能力和动力完全不同为由,在原地建起了一种新的等级制度。它提供了这样一个社会模型,即给予聪明人和迟钝者、勤奋者和懒散者极其不平等的回报与资源”,很具迷惑性。在他看来,无论是经济学家所称的全球化、技术革命,还是社会学者观察到的工会势力式微,以及政治观察家关注的金钱化竞选政治,之所以会加剧不平等,从根本上讲都是根植于、服务于精英政治制度。这样的精英政治制度运转起来,并没有带来所谓的公平竞争,而是造就了“一群与社会脱节、心胸狭隘、假公济私的精英。”

《精英的黄昏:后精英政治时代的美国》探讨了服务于精英政治制度的美国教育体制。以纽约为例,在过去的一些年头里,随着社会不平等状况的深化,精英教育资源的争夺也达到了白热化——许多美国人相信,进入某些优质的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子女才有机会出人头地。而在少数名校之外的更多学校,教育质量堪忧,在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教育改革的推动下,这些学校获得的财政支持和私人捐款资助都少得可怜。这也意味着,从中小学阶段开始,就已经固定化的出现了造就“野心、成就、头脑和自我完善”精英群体的体制。无论是近几十年来美国政界的宠儿,还是华尔街、硅谷的佼佼者,绝大多数都是从常春藤名校毕业的,而那之前他们都来自美国最精英化、最昂贵的私立高中。

这种做法带有很强的欺骗性。用最好的教育资源以及最强的人脉资源,外加资本支持,来帮助出身最好的一小群人成为精英,无论如何都算不上是公平竞争。而那些以所谓起点公平为理由的公立学校,却只能造就数量惊人的跟随者、依附者和失败者。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精英政治的信条在(美国)左派和右派中都找到了市场”。在特定领域,如为同性恋争取权利、让妇女获得受高等教育权、在法律层面终结种族歧视,这些已经取胜或还在进行的斗争,让精英政治获得了道德上的优势,但精英政治绝不肯在向贫困人口提供公共产品、缓和收入差距等方面为之让步。

精英政治制度很大程度上重塑了美国的观念系统,以及受此影响的法律、社会体系。举个例子说,许多中国企业家和经济学家念兹在兹的“宽容失败”、“宽容错误”、“鼓励试错”,就来源于美国。确实,华尔街的银行家鲁莽造成了惊人的社会和经济损失,通常也不会因此承担太大的个人代价,如金融危机击倒了雷曼兄弟公司,这家公司声名狼藉的前CEO迪克·富尔德不但没有被追究大量发行有毒债券、欺瞒投资者和监管部门的法律责任(宽容失败的信条生效了),而且还获得了近5亿美元的“金色降落伞”——反过来,平民就享受不到“宽容失败”、“宽容错误”、“鼓励试错”的待遇了,戴错了领带,在打工期间犯了点小错,就可能被解雇。至于平民因为无力聘请专业的避税顾问,因而报税错误被送进监狱,而富豪则可以明目张胆的偷逃税款的现象,就更能说明问题了。

书中回顾了安然公司造假案,指出这起事件并非孤例,并列举了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大批球员服用禁药、美国公立学校改革导致数量惊人的学校为确保成绩达标而实施集体造假等案例,指出欺诈已经内化为精英政治制度及其影响的社会、经济系统的痼疾。“当欺骗行为在一个机构内被普遍接受时,那些爬到上层的人就会生出一种特别而又危险的心理。他们开始把自己看成超人,并鄙视那些明知这一公开的秘密却没有如此行事的人。”

 


本文刊于“底线思维”

打破不平等,然后再造不平等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打破不平等,然后再造不平等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打破不平等,然后再造不平等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