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新民族主义潮流为何会带来全球风险?  

2017-09-11 13:48:25|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血缘与归属
豆瓣评分:8.9分(78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新民族主义潮流为何会带来全球风险?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血缘与归属:探寻新民族主义之旅》

作者:(加)叶礼庭

译者:成起宏

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9

 

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均出自原先的南斯拉夫,两国人民世代相邻相伴,混杂居住,相互通婚,可以说已经深深交融。但这两个民族却在20世纪的不同时期,展开了激烈的内战,导致人道主义灾难一次又一次的上演。同样的矛盾,最近几十年来,在乌克兰、格鲁吉亚、土耳其和伊拉克的库尔德人聚居区等国家和地区,被激化,每一方都认为受到了国际社会和主流体制的不公平对待,每一方都将对方视为敌对的妖魔。

类似的矛盾在加拿大魁北克,英国的苏格兰,20世纪大部分时间的北爱尔兰,也长期存在,虽然人们并不至于总是将另一民族、族群妖魔化,却希望脱离现有的国家体制,依据血统,建立起较为纯粹的民族国家。而在德国,柏林墙被拆除后重归统一,但原东德地区和原西德地区的隔阂之大,丝毫不亚于其他一些国家民族之间的尖锐对峙。

这是一个民族主义潮流甚嚣尘上的时代。20世纪初期和中期的世界主义,以及冷战结束前后的全球一体化,在激烈的民族主义情绪面前,似乎都已经成为不值一提的陈年旧事。这也大大增加了全球转型时期的不可控风险。

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最敏锐的政治家、知识分子,乔治·奥威尔奖、汉娜·阿伦特奖得主叶礼庭,曾在2009-2011年出任加拿大自由党党魁,之前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内担任政治学者、多个国家的政府顾问、战地记者、政治评论员。叶礼庭在20世纪90年代初,已经意识到全世界的民族主义情绪呈现出危险的高涨态势,为此考察了南斯拉夫、库尔德斯坦、北爱尔兰、乌克兰、魁北克、德国等国家和地区,与这些国家不同民族、政治集团的代表见面,坦率对话,挖掘民族主义激化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本《血缘与归属:探寻新民族主义之旅》,就汇集了叶礼庭在实地考察上述国家和地区之后,经过梳理分析而得出的对于民族主义潮流影响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前景问题的观点。

南斯拉夫内战是20世纪90年代最令人痛心的冲突,也造成了相当惨重的伤亡,甚至一度引发民族屠杀。叶礼庭希望通过实地考察,弄清塞尔维亚人和克罗地亚人等南斯拉夫不同民族族群之间矛盾的真正来源。他清楚的指出,其实,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独立后,两国政体大体相当,语言甚至也是一样的,只有几百个词汇的小差别,城市和乡村中的生活方式简直一模一样——导致两个民族,两个国家发生民族屠杀,让过去的友谊、团结、亲情、爱情,全部被仇恨抹煞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叶礼庭认为,两国极端化的民族主义实际上是被塑造出来的。书中更进一步的探测提出,铁托当初建立起来的南斯拉夫各民族团结,很大程度上是不可靠的,规避了之前的民族矛盾,也没有彻底的反思过去两个民族之间出现过的裂痕,没有厘清历史责任(比如二战期间克罗地亚人帮助纳粹德国对付塞尔维亚人)——所以当共同利益的基础销蚀后,放大、夸大甚至生造民族矛盾,对于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的政客来说,是有利可图的,可以通过制造民族和国家敌人,在民族狂热中巩固权力。这就是“为什么绝大多数塞尔维亚普通民众对于塞尔维亚问题的冷漠会转变成狂躁的焦虑”;而另一方克罗地亚同样经历了民族狂热被唤起被塑造的过程。这一切带来了越来越难以修复的关系,让两个民族和新国家的底层民众卷入其中,彼此之间结下更深的仇恨。

在统一后的德国进行走访调查时,叶礼庭注意到两个问题,一是20世纪80年代后重新浮出水面的德国极端右翼民族主义,即新纳粹主义,二是原东德地区与原西德地区因为统一,相反产生的巨大隔阂。原西德地区的居民,特别是企业家阶层,特别看不上原东德地区的人,认为他们懒惰、缺乏技能,问题是,在德国统一之前,他们的看法却有所不同,将东德居民认为是敢于抗争的勇士。这种情况下,原东德地区的居民感到屈辱,民主德国时期被强制压制的民族主义情绪也因此剧烈反弹,对于外来移民的仇视(特别是外来移民接受了原西德地区给予的各种发展机会和福利的情况下)也发生了令人不安的发酵。

应该说,叶礼庭在20世纪90年代初走访乌克兰时,就已经预计到这个国家会在21世纪初陷入与俄罗斯的激烈矛盾,以及这个国家不同民族的决裂。乌克兰从原苏联的框架中挣脱,成为独立国家后,为了避免重蹈被俄罗斯吞并的历史命运,从而强化了民族主义传播,并体现在各种公共政策领域,例如将俄罗斯族居民地区的官方语言和学校教育语言,从俄语改成了乌克兰语。书中不无感慨的指出,那些在前苏联时期曾遭乌克兰加盟共和国领导人关押的知识分子,在乌克兰独立、原先的加盟共和国领导人摇身一变为新国家执政者的情况下,选择支持后者的民族主义论调。

这本书还叙述了加拿大魁北克的法国裔居民掀起民族主义抗争行动,希望挑战加拿大的联邦主义从而走向独立;分散在伊拉克、土耳其等国的库尔德族族群争取自治及独立机会的努力;北爱尔兰极端民族团体争取从英国脱离的行动。少数人、部分人、单个民族,争取从现有国家脱离,究竟应当如何评价?

以北爱尔兰为例,这个地区毫无疑问是在大英帝国扩张意识最强、民族主义情绪最浓烈同时国力最强的时期,并入帝国的,即帝国主义扩张的产物。并且,英国长期以来,努力压制包括北爱尔兰人、苏格兰人等民族的地方主义和民族主义(这并不影响英国在英伦三岛之外的原殖民地煽动极端化的地方主义和民族主义)。事实上,英国的民族主义是欧洲国家甚至全球范围内,最为强烈的。某种意义上,北爱尔兰和苏格兰的分离运动,也算得上是英国多年来在全球传播和扩散民族主义的一种讽刺性的回馈。反过来,因为历史原因,而不是近代之后才发生的领土并吞所产生的多民族国家,就应当保持国家版图的连续性,淡化多民族之间的差别,像美国那样推进种族、民族之间的融合——相关的国际组织和行使仲裁权的大国,当然应当支持多民族国家的延续性。


本文刊于“学术那些事”


新民族主义潮流为何会带来全球风险?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新民族主义潮流为何会带来全球风险?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新民族主义潮流为何会带来全球风险?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