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如何平衡学习适应与创新自觉   

2017-08-05 10:56:22|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平衡学习适应与创新自觉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经验的疆界》

作者:(美)詹姆斯·马奇

译者:丁丹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7

 

东方出版社近日再版推出美国传奇式的管理思想家、卡内基-梅隆学派创始人詹姆斯·马奇的作品《经验的疆界》。詹姆斯·马奇在1964年担任加州大学社会科学院的首任院长,1970年成为斯坦福大学的管理学教授,还身兼政治学、社会学、教育学教授。他被公认是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在组织决策研究领域最有贡献的学者。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本《经验的疆界》,是詹姆斯·马奇200810月在康奈尔大学所做的讲座转化而成。全书讨论了一个“小问题”,即经验对于个人、组织,在寻求智慧、驱动创新中起着什么作用。但读者读完全书就会意识到,詹姆斯·马奇“所谋甚大”,他不仅指出了通过经验学习,会不可避免遇到相关的局限、障碍,而且往往会导致与创新机遇失之交臂。按照他的观点,大型组织的优势就在于整合能力和适应性,而这恰恰又是新生事物的大敌——这一点并不难理解,难就难在,读者尤其是企业家读者往往不清楚如何在整合能力、适应性与创新自觉、包容性之间达成平衡。《经验的疆界》在较短的篇幅中,就此进行了尽可能深入的探讨。

詹姆斯·马奇认为,人类智慧包括两个相互联系但有所不同的要素,即有效地适应环境和优雅地阐释经验。追求智慧的手段,反映着人的认识能力。通常来说,人们从经验中获取智慧的模式可分为低智学习(复制成功,在对现有事物进行充分理解的情况下形成规则、进行扩散)和高智学习(观察历史经验,理解深层因果结构,形成知识,加以记录,进行传播)。

请注意,詹姆斯·马奇这里所说的“低智”学习,只是相对于高智学习而言的,并不是说智力层次、水平低下。事实上,旨在复制、推广成功的学习,对于多数人来说都具有明确的认知复杂性。

复制成功情境,通常是在数个选项中反复选择多次,选项可以是行动、战略、产品、技术、地点、合作伙伴等,适合于解决实用问题,应用者无需了解问题背后的原理。詹姆斯·马奇说,复制成功包括三种机制,一是试错,通过不断尝试,来积累与成功相关联的要素经验,回避与失败相连的要素经验;二是模仿,通过观察其他行动者的经验,予以效仿或规避;三是天择,即繁殖与成功相连的属性,淘汰与失败相连的属性。

复制成功的三种机制各有不同,但均致力于较为快速的扩散规则,形成稳定的复制运作机制。问题在于,历史是复杂的、世界是复杂的,且充斥着随机性,观察者通过试错、模仿而积累的经验,完全可以取自噪声,产生巨大误差。并且,由于复制成功的机制、过程,均不需要弄清事物的原理、奥秘,所以会产生较为明显的误导、高估、错配。

高智学习,要求厘清事物的因果关系,并且用叙事(自然语言)、模型(符号语言)、理论阐述出来,简单来说,就是要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詹姆斯·马奇说,学者、记者、管理顾问、组织参与者都热衷于讲故事,目的是描述经验的因果基础。“经验由复杂的、随机的、部分可观察的过程产生的事件流构成。因果关系是模糊的”,但通过讲故事,就可以将经验的模糊性和复杂性,转化为一种详尽到能够让人感兴趣、简单到可以让人理解、可信到让人自觉接受的形式。乔布斯、比尔·盖茨、马斯克、雷军、柳传志、马云、刘强东,等等,这些都是善于讲故事的能手,而且,研究这些企业家的管理顾问和作家们,也非常乐意用故事的方式,试图让人相信,这些企业家的成功不是偶然、并非幸运。

经济学家则更进一步的用模型、理论,来解释因果关系。问题是,无论是讲故事的人,还是借助模型或理论提出据称更为深刻洞见的人,都不可避免会对事件过程、人物原型进行简化,很多情况下会对随机变异赋予规律性的解释,这样的误读也极具迷惑性。

善于学习、高频学习会产生很多积极效应,但一个很难避免的副作用是通过学习吸收经验,而产生对于新事物的排斥心理。詹姆斯·马奇说,包括通过建构故事和模型而学习(人们通常会以为这是一种自助式、启发式的学习方式),对于新事物同样会形成抵触、排斥。道理很简单,故事和模型都是用熟悉的方式将熟悉的要素连接而创造出来的,形成了特定的框架和经验,这对于新主题、新诠释、新内容特别是“极端异常的新事物”都会形成抑制。

当然,通过学习,形成适应,不断排斥、消灭新事物,但新事物仍然源源不断的产生。主要原因在于,老元素的结合,再加上随机性,会促成新元素的产生,这种结合产生的方式,在遗传学、语言学、文学理论、烹饪学、化学、神经网络学等学科领域都是成立的。另一方面,学习、适应会竭力消灭错误源,但成效并不理想,这可以看成一种遗漏、一种对于低效的适应。在特定的领域,比如金融市场,对于高收益的偏好,也会使得一些市场主体甘愿承担超高的风险,从而驱动金融冒险——一部分金融冒险,会在之后成为被正式确立的金融创新的源头。

一个组织,如何建立利于产生而非扼杀新事物的环境呢?詹姆斯·马奇认为,创业兴公司,资本过剩、宽裕出现,就会为新想法创造空间;而在上规模企业,巨大成功也会减少对于创新活动的严密监控。简言之,新事物,包括大部分可谓愚蠢的新事物,都是宽裕、冗余的副产品。第二个有利于新事物产生的组织适应现象则是,管理者高估创新活动的成功前景,甚至称得上是狂妄自大。

全书归结指出,无论是个人还是组织,“在可以反复练习积累经验的、相对独立的、相对狭小的领域”,低智学习的效果较佳,即通过简单地复制成功的行动、程序、形式,来获得收益;而在“因果关系复杂、练习机会较少的领域”,就要引入高智学习,以故事、模型、理论来提高绩效改进。当然,我们不应忘记的是,新事物总是容易受到有效学习的影响,这种影响有时会成为巨大负累。


本文发表在《中国证券报》8月5日


如何平衡学习适应与创新自觉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5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