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放弃做犹太人,挑战最森严的“政治正确”  

2017-08-19 07:30:08|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我为何放弃做犹太人
豆瓣评分:8.0分(21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放弃做犹太人,挑战最森严的“政治正确”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我为何放弃做犹太人》

作者:(以)施罗默·桑德

译者:喇卫国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177

 

 

2009年,历史学家、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历史学教授施罗默·桑德出版了一本备受争议的作品《虚构的犹太民族》(简体中文版由三辉图书引进,并分别由上海三联书店20129月、中信出版集团20176月出版)。

《虚构的犹太民族》认为,所谓犹太人是一个有着至少3000年完整传承历史的“民族”,并有着巴勒斯坦地区作为故土的说法(以色列建国的合法性基础),完全是虚构的。这个观点在史学界不能算是独创的新论点,在此之前,已经有不在少数的历史学家考证指出,包括犹太人在内,欧亚大陆上的许多民族都是自古以来不少民族相互通婚的后代,而从文化和宗教信仰来看,各民族的观念意识也都发生过剧烈变化。

问题是,史学界接纳的以上常识,在政治领域却一直成为禁忌。19世纪以来,很多国家和民族都在宣称拙劣编造的民族起源论,到了20世纪,尤其是二战之后,诸多新兴民族国家也加入到这种神话制造之中。在公开场合讨论这些民族(国家)的真实起源(如果历史学和考古学可以证实的话),不仅是不礼貌的,而且还有悖于所谓的政治正确,会伤害某个国家、某个民族所谓的人民感情。

诸多的民族问题“政治正确”,又以“犹太人国”以色列的起源,最为森严,甚至在学界讨论这方面问题,也非常危险。历史学家们其实完全清楚二战后建立的“犹太人国”以色列,以虚构的民族起源和故土传说为名而构建,但这并不影响一些学者罔顾这方面的历史真实,迎合相关的“政治正确”。

《虚构的犹太民族》解构了以色列作为纯粹的“犹太人国”存在的理由,施罗默·桑德希望的是,让以色列能够像美国、法国等国家那样,成为一个多民族的、包容的国家,而不是坚持将“非犹”排除在外或视为二等公民。已故历史学家托尼·朱特曾评价说,北爱尔兰内战及相关的恐怖活动,平息于美国政府的干预,即禁止在美的爱尔兰移民向爱尔兰共和军提供武器和现金,因此,如果美国及世界其他国家的犹太人停止支持以色列坚持纯粹的“犹太人国”的立场,改弦易辙为多元包容国家,中东和平才会看见曙光。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本《我为何放弃做犹太人》,延续了施罗默·桑德在《虚构的犹太民族》一书中的主要观点,也回应了前一本书出版后引发的相关争议。施罗默·桑德认为,二战后以色列官方、主流学界以及由美国等国家的犹太人群体,坚持的犹太民族传统,与20世纪前期的恐犹主义、反犹主义如出一辙,都宣称犹太人有着稳定的民族谱系、血统、文化,仅有的不同是,后者据此推导出犹太人的“危险性”,而前者宣称犹太人的优越性。书中指出,犹太民族神话跟其他民族的神话一样,都是在近代完成的,“剽窃…宗教的信条以及一部分用于自己立足的宗教礼仪。有时候,它会把这一切完全‘世俗化’,同时编造出嫁接了神话故事或者某些世俗往事的新概念、新符号和新旗帜。”

施罗默·桑德是以色列居民,也出生于犹太人家庭,他之所以宣布放弃犹太人身份,是觉得这一身份与以色列人属于不同的概念,完全可以在放弃基于前一虚拟概念的前提下,继续沿用后者。而且,二战以来,以色列国家政策、犹太人身份确定的方式,“世俗和无神论犹太人”本身存在矛盾。事实上,卡尔·马克思、西格蒙德·弗洛伊德、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等在艺术、科学、政治等许多领域获得巨大成就的犹太人,也大多可归为“世俗和无神论犹太人”,在以色列成立以前、当代的犹太人身份确定方式确立以前,是被承认为犹太人的,也是以色列的国家骄傲;但今天的政治和社会环境,留给“世俗和无神论犹太人”的存在空间,就变得非常狭窄了。这可以被理解为政治观念上的后退。

19世纪至20世纪前期,欧洲大陆上的反犹主义、恐犹主义甚嚣尘上,发展到巅峰即是希特勒主导的种族灭绝。回溯该时期的犹太人族群生存历程,不难发现,散布在不同国家的犹太族群,与当地人的相同点更多,而不同国家的犹太人之间的共同点却少得可怜。这项证据也强有力的驳斥了犹太人民族传统中的文化传承、生活方式传统。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以色列建立之初,阿拉伯犹太人(生活方式与其他阿拉伯人高度相同)比迁居至此的其他移民群体,更像经典的犹太人,却因为与阿拉伯人的共同特性,被迫主动甚至夸张的表现出犹太特性。这种做法可以认为是制度环境所造成的、高度荒谬的文化分离主义。

当然,话要说回来,施罗默·桑德的观点(放弃以色列的犹太特性),至少在短时期内很难获得推行的可能,最主要的原因其实不是以色列官方及美国犹太人组织的反对,而是以色列这个国家所处区域之内,其他国家推行了远比以色列“犹太化”更为激进的政治、文化排异政策,以及相匹配的政治保守主义、文化蒙昧政策。在那些国家,“世俗和无神论犹太人”跟信仰“异教”的犹太人没什么区别,一概被定义为要消灭的对象。

这就是问题的根源所在:如果以色列拒绝放弃“犹太化”,就将继续为极端宗教好战势力和恐怖主义提供作乱的口实,中东和平遥遥无期;但这个国家若是真的放弃了“犹太化”,完全可能在很短时间内被卷入低质同化的进程,甚至被强行要求放弃犹太教信仰——如果是“世俗和无神论犹太人”,要保留“世俗和无神论”特质,所能获得的包容可能,是微乎其微的。


本文刊于“三辉图书”

http://www.sohu.com/a/165665508_439847?_f=index_culnews_5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