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脸在社会和历史中有多重要?   

2017-07-09 09:03:57|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脸的历史
豆瓣评分:8.7分(52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脸在社会和历史中有多重要?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脸的历史》

作者:(德)汉斯·贝尔廷

译者:史竞舟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6

 

“世上最值得玩味的表面仍是人的脸”。人并不总是能成为自己脸的主宰者。进入公共空间,脸就需要遵循通行的社会习俗,而这造就了所谓的社会面具。

脸是社会面具的媒介,成为文化的承载体之一。正因为此,远古时期的全球各地,彼此并无交往联系的原始部落,都形成了制作面具的传统。哲学家发现,面具具有展现与隐藏的辩证关系,这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及其他古文明时期。到了近代,面具与脸被等量齐观,形成了埃米尔·涂尔干所说的“双重人”。

到了影像媒体时代,脸也成为了重要的商品符号。电视、电影、社交媒体上,开始塑造不同的脸,从电影电视时代制造的真脸基础上经化妆而成的“合成脸”,再到数字时代的“虚拟脸”。这些脸的图象取自真人面目,却很大程度上偏离了真人脸的形态。

脸是媒体工业、文化工业最为重要的文化符号。20世纪发行量最为惊人的《生活》杂志,创刊后就推出了“脸”的专栏,力图向读者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图片会取代信息文本成为杂志的主导内容。《生活》杂志出版人亨利·卢斯的另一份杂志《时代周刊》,封面人物也成为了每期报道最为主要的文化符号,最终成为了20世纪文化的典型印记。

电影、电视行业,与纸质媒体工业,在制造“名人脸”的生产传播中发挥着相互竞争和合作的关系。电视呈现直播和录播中的名人脸,电影表达高度艺术创作的名人脸,而借助纸质媒体,名人形象得以无处不在的扩散到受众生活中的每一处间隙,这其中形成了契合,也存在竞争。正是借助于“名人脸”的生产传播,明星偶像的概念才会在20世纪中期被真正建立起来,创造出社会学家所谓的“粉丝效应”。

明星偶像走红,借助于媒体,这刺激了摄影摄像技术的发展及广泛的商业化。每个人似乎都想通过摄影将自己诉诸图像,尽管摄影技术最初只能记录静态的人脸像。摄影摄像技术问世以来,脸在人们的生活中就变得更加重要。许多人希望通过整形手术来让自己脱颖而出,这是一种放弃真人脸而制造名人脸的策略,虽然通常意义上没有太大作用。

19世纪末期以来,各国政府致力于开展人口统计,并建立纳入了人脸数据的居民档案。这是适应工业化、城市化浪潮所形成的特大城市进行有效管理的需要。以科学原理为基础而建立的人脸档案,使得人和自己的脸都变成了数字代码。到了21世纪,更先进的虹膜识别技术被引进相应的档案管理;而公共空间中则安装了越来越多的监控设备,越来越先进的自动人脸识别技术进一步的让人的活动轨迹,被纳入社会管理体系。

欧洲著名艺术史专家汉斯·贝尔廷曾执教于海德堡大学、慕尼黑大学、汉堡大学、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曾担任巴黎法兰西学院的欧洲主席,2000年与多位来自于艺术史、文学批评、哲学、神经学和心理学等学科的学者创立了跨学科的人类学和图像研究项目“图像媒体机构”。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本《脸的历史》,深入探讨了远古时期至当代社会,脸在社会文化中的意义建构、进化、扩充与嬗变。这本书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揭示古代至现代社会,脸及其象征面具的意义建构与嬗变;第二部分则追溯了作为面具的肖像,从肖像画到当代摄影的发展脉络;第三部分以媒体时代重新建构脸的社会意义为主题。

从远古时期开始,面具就成为了人脸表情功能的载体。面具是人工制品,只有唯一一种固定不变的表情,但“相对于灵活多变的脸”,面具的缺陷却恰恰可以转化为优势,凸显其象征意义。社会习俗和规则对于人的影响如此重大,以至于“面具脸”被认为是一种必要,正如尼采所说,“隐秘的天性,本能地为缄默和遮掩辩护,尽力避免交流……每一个思想深邃的人都需要戴面具,而且不仅如此,由于虚假日增……由于人们肤浅地解释思想深邃的人所说的每句话、走的每步路、表露的每一生命迹象,因而在他周围会渐渐生长出假面具。”面具成为社会体系之中,人的自我角色的重要呈现方式,即便人在独处之时,仅仅对着镜子,往往也能“感受到来自社会的注视和监控”。

一些民间歌舞中,面具仍然会被引入到类似于剧场化的表演之中。这是一种源自远古时期的文化传统。各古代文明的考古发现中,都包括面具。克劳德·列维-施特劳斯就曾描述面具在生活在美洲西北海岸的印第安部落中的影响。戏剧舞台上的面具,以及类似于面具化的、化妆的脸,都在于对本我、真脸的伪装,以更好的塑造和传递意义。从古希腊、古罗马到近现代,戏剧文化中的重要内容也在于塑造面具。

汉斯·贝尔廷说,肖像也是脸的替代品,将面目表情从身体中剥离出来。从肖像画到摄影,人的面部影像始终没有脱离面具的本质。正是因为此,启蒙运动中的人文主义者,希望借助文学作品而非绘画、雕塑来真正展现人的精神。

视频是游动的影像组合,预示着脱离面具的可能性,虽然在很长时期内,电影电视都仍然依照塑造面具的模式来创作作品。而到了网络时代,数字技术可以根据许许多多张人脸的特征,生成高度逼真的“虚拟脸”——这种象征不再关乎身体,“而是在一个可发展为数字乌托邦的虚拟空间内循环往复。”


本文发表在《解放日报》7月8日

http://newspaper.jfdaily.com/jfrb/html/2017-07/08/content_20024.htm


  评论这张
 
阅读(57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