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重新定义比较优势,构建学习型社会  

2017-07-07 10:33:40|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增长的方法:学习型社会与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豆瓣评分:分(0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重新定义比较优势,构建学习型社会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增长的方法:学习型社会与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作者:(美)斯蒂格利茨、布鲁斯·格林沃尔德

译者:陈宇欣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176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全球思想委员会联席主席约瑟夫·斯蒂格利茨与哥伦比亚商学院罗伯特·赫尔布伦教授布鲁斯·格林沃尔德为人们带来一部旨在重新定义经济学有关经济增长、创新、产业发展观念、比较优势的重磅作品。

经济学、经济政策关心的一个核心问题是,如何实现经济增长及创新。通常来说,经济学家主张通过自由贸易来激发市场主体的活力,并配置创新能力,政府作用主要体现在保证产权制度履行,维持基本的公共品供给等。

《增长的方法:学习型社会与经济增长的新引擎》这本书指出,20世纪后期以来特别是进入21世纪,经济持续发展需要基于持续学习而带来的技术进步;而要建成这样一个学习型社会,确保广泛、持续的内生性学习和知识生产成为可能,又要本着弥补短板而加强外部学习,为此需要为此创设必要的制度设计,包括适度而又积极的产业政策、专利制度、投资政策等——这显然超出了主流经济学家所认定的政府合理行为的边界。

全书探讨了经济增长与创新、学习的进程关系,强调政府通过创建或强化一个学习型社会来促进经济增长的可行性、必要性。斯蒂格利茨与格林沃尔德指出,新兴的弱小经济体应当予以保护,但这里所指的保护不是依据传统的比较优势理论,根据经济体的静态资源设计保护政策,而是要考虑到科技、产业发展规律,以知识(生产)、劳动力(素质提升)和制度(改进)等动态要素,加快培育能够适应国际竞争的(新)比较优势。这方面一个典型例子是,20世纪60年代,世界银行建议韩国发展当时该国最具比较优势的农业,但韩国政府没有遵从这个建议,而是根据科技和产业发展趋向,大力发展造船、汽车和电子工业,利用合理的保护政策,在完成技术累积后,转向出口以抢占国际市场,最终培育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多个支柱产业。

一个适应后工业社会产业发展,尤其是适应知识经济发展的社会和经济结构,需要具备较强的学习能力。这也是斯蒂格利茨与格林沃尔德所称的学习型社会。学习型社会之中,学习内容包括,学习管理社会和组织,学会学习,效仿更为先进的经济体或组织;而学习过程,可以是边做边学,也可以通过专门的提升方式来快速弥补差距的学习,还能通过贸易、交流的方式学习。书中指出,对于一个经济体来说,创新和学习水平取决于,市场主体的学习能力,知识获取的来源是否广泛及获取便利性,学习和创新是否会得到犒赏激励,能否形成一个交互的环境促进彼此学习和创新,能否让个人和企业形成有利于学习的认知框架的心态。此外,需要注意的是,一个经济体进行学习和创新,会产生一定溢出效应,有益于相关产业和地区的发展成熟,还会在周边经济体和文化、制度因素相似的经济体中产生重要影响。

学习型社会之中,学习和创新的主体是学习型企业。从美国、德国、日本等国的经验来看,热衷于创新和学习的组织内部,会形成研究新知识以及积累、传递知识的传统,但如果企业需要通过层级机构来调配资源分配,就可能因“过度损失厌恶”形成对于创新的阻碍。产业创新活动的企业通常具有规模较大、存续时间较长、运作稳定、地域集中的特点,这些企业会形成可观的人力资本积累,在区域内、供应链内扩散知识,形成频繁、密切的学习。要让学习型企业维持学习和创新的习惯,一方面就要鼓励企业通过组织架构的创新,打破创新惰性,另一方面要在公共政策方面作出安排,包括提供公共研发的支持,为企业积累人力资本提供支持,鼓励金融系统稳健发展,创建有利于企业和人才学习的稳定的宏观环境。

《增长的方法:学习型社会与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书中讨论了创新与竞争的关系,援引熊彼特的观点指出,提高创新和学习水平并不意味着要构建分散的竞争优势,恰恰相反,具备成长性的创新企业的成长动力就是获得垄断竞争地位,其社会价值在于可以为其他行业溢出知识。考虑到知识经济时代,不同细分领域的垄断优势和地位,往往只能维持一段时期,因而为促进创新和学习,法律和政策就有必要对于因技术优势和商业模式获得暂时垄断地位的企业给予相对宽容。

斯蒂格利茨与格林沃尔德还在书中指出,市场在生产和分配有形产品及大部分服务的过程中最为有效,但其短板在于无法以同样的效率供给公共品,在生产和传播知识的过程中也不有效。实际上,为促进创新,是否应该调整过去以来显得过于僵化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这一命题近年来在美国等经济体引起了激烈争议。这本书的观点是,因为学习的社会价值大于学习的私人价值,基于类似于公共品的知识而形成的创新可以为创新者及其他个体、其他行业带来规模回报,应当对于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保护范围和周期进行必要限制,限制创新者将创新回报悉数转变为私有回报。书作者显然希望以政府的积极作为,来纠正基于过严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而形成的创新市场失灵问题,重建经济与社会的学习和创新脉络。

在全书的第二部分,书作者首先着眼于农业和制造业的封闭经济模型,解释了有效的产业政策是如何促进制造业部门的发展来提高增长速度和社会福利的,强调积极但适度的产业政策、一段时期内的保护政策将有助于让新兴经济体通过主动学习,弥补发展差距。在此基础上,书作者解释了产业与贸易政策在创建学习型社会中的作用,指出旨在缩小知识差距、调整产业结构、扩大社会学习能力的产业政策,可以让发展中国家在经济起步和起飞阶段获得有利于本国经济的发展。针对主流经济学界对于产业政策、贸易政策的常见批评,书作者也给出了回应,指出产业政策必须设计得更为得当,使之有利于更多的知识积累而不是单纯形成一时的资源积累。

在谈到金融政策与学习型社会的关系时,长期致力于批评放松管制和盲目自由化金融政策的斯蒂格利茨,同样不赞同新兴经济体照搬西方国家的金融市场自由化政策,给出的依据是金融自由化政策并不利于学习型社会的建立与持续,容易导致资本流出而使得企业缺乏形成或强化学习能力所需的资金来源。这本书还单独提到了以恰当的政府投资行为、补贴政策,来对冲市场失灵对于企业和个人学习及创新造成的不良影响。


本文发表在《经济参考报》7月7日

http://dz.jjckb.cn/www/pages/webpage2009/html/2017-07/07/content_33596.htm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