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失序时代,美国希望建立怎样的新秩序?  

2017-07-30 12:01:30|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失序时代
豆瓣评分:分(8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失序时代,美国希望建立怎样的新秩序?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失序时代:全球旧秩序的崩溃与新秩序的重塑》

作者:(美)理查德·哈斯

译者:黄锦桂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177

 

《失序时代:全球旧秩序的崩溃与新秩序的重塑》是一本有助于人们读懂特朗普外交路线的佳作。

在美国眼下炒得沸沸扬扬的特朗普“通俄门”事件,目前来看并无真凭实据,但特朗普本人的确表现出了对于俄罗斯及其领导人普京的好感。特朗普履任总统以来,一改竞选中对于中国的激烈指责态度,而是摆出来乐意商讨任何问题的开放态度;但对于美国传统的欧洲盟友,特朗普的态度就要倨傲得多。这半年里,特朗普政府还退出了“巴黎协定”,引发举世争议。另外,在朝鲜、伊朗、叙利亚等问题上,特朗普及他挑选的政府主要阁僚,与美国国会不同利益集团之间,也表现出非常清晰的政策立场差异。

这一切仅仅是因为特朗普这个人特立独行吗?我们可以从担任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长达14年的美国政学两界知名人士理查德·哈斯的新书《失序时代:全球旧秩序的崩溃与新秩序的重塑》中找到答案。

哈斯曾担任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是科林·鲍威尔担任国务卿期间的主要顾问,此前还为老布什总统担任助理、在里根和卡特政府任内任职。哈斯长期服务美国外交领域,影响力较大,他的观点与特朗普政纲的重合度也很高。《失序时代:全球旧秩序的崩溃与新秩序的重塑》一书提出,美国应放弃二战以来的对外政策、全球政策路线,而需要将主要资源致力于建立一个新的全球操作系统,即所谓的“世界秩序2.0”——其核心在于,在兼顾义务和权利、保护和责任的基础上,重新界定国家主权和国际秩序权力。哈斯希望美国重塑与中国、俄罗斯等关键大国的关系,避免引发招致双输的大国激烈博弈,并重新调整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布局。这本书的一大看点,就是以夹杂着孤立主义和现实主义的外交观念、国家利益观点,评价了冷战结束以来几十年美国的对外国家政策。

哈斯指出,尽管冷战结束后,许多观察家都趋向认为,美中关系的黏合剂(对抗苏联)消失了,会使得两国关系回到1971年之前,但事实上,两国合作却变得更加紧密,尽管仍存在如台湾等引发重要矛盾的问题。哈斯认为,现有的战略背景下,美中关系很难走向对抗,但也不免发生诸多争端。对于俄罗斯及美俄关系,哈斯坦承美国在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转型期内,对于后者的支持不够,且支持了北约东扩使得美俄关系、欧俄关系都出现了难以修复的裂缝。

书中指出,冷战结束后建立起的世界秩序,很快就陷入了危机,这主要是因为克林顿政府、小布什政府及奥巴马政府的24年里,美国在巴尔干问题、中东问题、索马里问题、海地问题等挑战秩序的严重问题上,采取了令人迷惑、尺度和标准不一、对于美国价值权威造成致命侵蚀的政策。如美国对于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发起或支持发起的攻击,被认为反应过度,支持动武的依据不足,且决策者高估了击溃上述两国威权政权之后迅速建立民主的可行性。更加危险的是,萨达姆和卡扎菲都曾在美国、北约压力下放弃真正意义上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却落得个兵败身死的命运,而诸如伊朗、印度、朝鲜等国无视美国警告和国际社会抗议,坚持“拥核”,却拥有了让美国投鼠忌器的依仗。换言之,在对待不同带有挑战性的国家时,美国决策者没有遵循一致的政策理念,相反很大程度上默认甚至鼓励了冒险好战的行为。

哈斯也谈到了美国在中东(伊拉克之外)地区同时出现的过度参与、消极参与行为。这指的是美国为调停以色列与周边国家的矛盾和冲突,卷入过深;以及美国为了获得中东事务主导权,采用不一样的标准,选择性的支持一些国家、并放弃对另一些国家执政者的支持。关于叙利亚问题,哈斯认为这是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的最大失误(奥巴马本人也承认这一点),“表选出宣告与实际政策之间的差距”,让人看到了美国在处理这类问题上的优柔寡断——而这会被理解为对于国家暴力、恐怖主义的同时纵容。

《失序时代:全球旧秩序的崩溃与新秩序的重塑》书中很少谈到民主、自由、人权等美国政界人士热衷提及的关键词,而是聚焦于构建秩序、规避大国冲突。在谈到增强美国与中俄两国的互信时,哈斯认为应致力于提高彼此之间在外交和经济方面的依存度,支持中国和俄罗斯继续加大开放,在经济全球化体系中扮演更重要决策,同时也要约束美国对待两国事务的行为。哈斯明确反对直接或间接遏制的方式,被纳入美中、美俄外交政策。

有关世界秩序2.0,哈斯希望首先要重建国家主权义务的概念,即一个国家要同时尽到主权责任和主权义务,而作为国际事务的重要参与者或者说仲裁者的美国,则要在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之间采取平衡立场,审慎介入涉及地缘政治、他国主权的问题,仅限于人道主义干预,反对任何改变现有国家和地区之间边界的政治及军事行为。其次,要在气候、网络管制、全球卫生、金融合作等问题上,采取权利与义务平衡的务实政策。第三,在处理朝鲜等亚太地区重大地缘政治秩序问题上,美国要与中国保持积极磋商,建立各种对话机制。第四,在中东问题上保持积极适度介入。哈斯建议,美国要避免在中东地区介入过多,而应将资源重点投向打击恐怖主义,降低其影响,避免该地区进一步核武化,并继续支持以色列,维持地区政治军事秩序的稳定。

 

本文刊于“学术那些事”公号

失序时代,美国希望建立怎样的新秩序?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失序时代,美国希望建立怎样的新秩序?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失序时代,美国希望建立怎样的新秩序?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