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西方名医为人类留下了什么?   

2017-06-30 23:02:17|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蛇杖的传人
豆瓣评分:分(4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西方名医为人类留下了什么?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蛇杖的传人:西方名医列传》

作者:(美)舍温·努兰

译者:杨逸鸿、张益豪、许森彦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4

 

约翰·亨特是18世纪后期英国乃至世界最为杰出的医学家。他获选为英国皇家学会会员的那一年,进行了堪称科学史上最有名的自身实验,也就是将梅毒和淋病同时“接种”在自己身上,然后花费了三年时间,分别实验了各种治疗方法。虽然该实验的结论并不正确,但这一过程却是科学上的一大进步,之后的很多医生、医学家借鉴约翰·亨特的做法,进行验证。

不仅如此,约翰·亨特还是第一个系统性的研究炎症反应的医学家,“发炎”这个词也就是他发明的;皮下肌腱切断手术也是由他首创。约翰·亨特非常擅长于书面化的科学性描述,通过他的著述让外科学和解剖学独立出来,成为单独学科。尤为值得一提的是,约翰·亨特虽然从来没有经过医学院校的深造,但他让之前千百年来停留于机械记忆的外科手术操作,被纳入到经过实验科学指导、指引的规范操作。

有趣的是,约翰·亨特还热衷于组织移植。按照其记述,他可以将不同种类动物和人的一些身体部件,比如牙齿、鸡冠等植入到相异物种的肌体内,并使之存活。此外,约翰·亨特还主持执行过第一例成功的人类人工授精。

耶鲁大学医学院外科医生、耶鲁大学医学院外科学、医学史、医学伦理学教授舍温·努兰在其所著的《蛇杖的传人:西方名医列传》一书中评价指出,约翰·亨特对于医学界、医学外科的贡献还远不止以上所述的那些,他秉持着清醒的医学理念,希望医生在治疗患者疾病时,如果保守疗法失效,仍然要对开刀治疗保持自我克制,要有清明的判断力。

紧随着约翰·亨特跻身欧美世界名医之列的,是19世纪初法国最杰出的医学天才、伟大的临床学者、听诊器的发明者何内·雷奈克。雷奈克有着悲剧化的一生,他的刻苦钻研,使得医学界对于肺结核的理解被推进了一大步,但他本人却成为这种恶疾的受害者。

《蛇杖的传人:西方名医列传》一书记述道,雷奈克发明听诊器,多少有点偶然的味道。这项发明正如近代以来改变人类社会的其他许多伟大发明一样,后来的人们会认为其存在十分合理,可以完美的嵌入其功能作用的领域,而设计发明并不困难——问题就在于,雷奈克之前,虽然约翰·亨特等医学家解决了解剖学方面的知识难点,但医师仍然在为如何感受患者体内深处的疾患信号而困扰,医疗过程的手段除了聆听病人陈述的病史,就只剩下观察外表。

听诊器的意义就在于让希波克拉底的观察法,非常好的转化为诊断工具,并由此再造了临床检查的疗程。雷奈克本人就能够通过听诊器,根据听到的不同声音判断疾患——这种经验的取得,说到底也有些无奈。雷奈克本人记录下不同病人身体发出并经听诊器传来的声音,等到一段时期后,待病人去世,再去解剖室寻求疾病答案。正是这样的观测积累,雷奈克之后,许多医生就掌握了如何判别气胸、支气管扩张不全、出血性胸膜炎、肺气肿等原本无法通过医生常规检查下结论的疾病的方法。

《蛇杖的传人:西方名医列传》是一本重要的医学科普著作。在这本书中,舍温·努兰以希波克拉底、盖伦、安德烈 ? 维萨里、安布鲁瓦兹 ? 巴雷、约翰 ? 亨特、何内 ? 雷奈克、威廉 ? 斯图尔特 ? 霍尔斯特德等西方历史上多位对于医学发展起到过重要作用的医学家、医生的生平为点,串联叙述了医学发展历程,并在每一章节都加入了作为医学史、医学伦理学专家的书作者的分析评价。全书取名为“蛇杖的传人”,是因为希腊神话中的医神阿斯克庇俄斯总是携带一支缠绕着圣蛇的蛇杖,这种意象也成为医学的象征。

全书第一章在谈到西方医学的开创者希波克拉底时,书作者指出,尽管希氏的医学观点在后来被逐渐放弃,但希波克拉底推崇自然平衡的健康状态,这样的健康理念迄今仍有着重要影响。同样,在全书第二章评价盖伦时,书作者强调了盖伦用实验及观察的方式去了解大自然的重要性,并提出了疾病根植于解剖的概念。

16世纪法国医生安布鲁瓦兹 ? 巴雷创建了军事医学。《蛇杖的传人:西方名医列传》书中在评价巴雷的贡献时指出,巴雷沿袭了希波克拉底的观念,重视修复患者个体的内在平衡,他的许多做法在后来,随着细菌、病毒等相继被纳入医学研究和临床视野而被放弃;但越是如此,现代医生就越偏向于关注“精微的致病机理”提别是“器官、细胞而至更小的分子”,而对于“整个极度惊惧、受苦中的病患”的体察和关爱却显得不足。很显然,重拾安布鲁瓦兹 ? 巴雷等医学先驱更加平衡、更加关注病患的医学理念,在当下,对于建立和增强医患彼此信任、改善医学新技术新设备应用成效有着不可缺少的意义。

而书中同样高度推崇的19世纪德国病理学家、社会改革家鲁道夫·魏尔肖,在19世纪后半期德国社会达尔文主义流行、种族歧视甚嚣尘上之时,仍能秉持医者本心,通过医学实证反驳权威包装出来的种族神话,这样的态度和勇气,也是医学家和医生应当始终继承保留的精神遗产。


本文刊于“学术那些事”

西方名医为人类留下了什么?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西方名医为人类留下了什么?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西方名医为人类留下了什么?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