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狂飙与自由:追忆浪漫主义革命  

2017-06-26 09:21:49|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狂飙与自由:追忆浪漫主义革命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浪漫主义革命:缔造现代世界的人文运动》

作者:(英)蒂莫西·C.W.布莱宁

译者:袁子奇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175

 

浪漫主义革命在19世纪中叶开始发生消褪。两次工业革命开始极大的改变西方世界的面貌,也改变了西方社会的文化和人的观念。科学和理性在打破那些看上去坚固而不会被打破的物件,传统帝国变得不堪一击,旧有的产业和城市组织方式发生衰落,更加先进的武器创造出前所未有之多的杀戮。到了19世纪末期,很多人甚至断定,科学和理性必将铸就一个高度繁荣而和平的20世纪。

没有人会料到,紧接着浪漫主义的文学、艺术风格,是现实主义,然后迎来了自然主义、象征主义,以及千奇百怪的各式变形、裂变与反思。科学、理性注定创造繁荣、和平的逻辑,被第一次世界大战所击破,欧洲的思想家们惊愕的开始绝望般的反思。再往后,艺术的载体增加,对于现实生活和社会议题的影响非但没有衰落,相反还在强化,一并带来了更为可观的商业价值。这是新的、多元式的文化世代,人们继承着浪漫主义革命、浪漫主义潮流的遗产,对抗着科学、资本对于人的心灵加载的负荷。

浪漫主义(革命)由何而来?18世纪的启蒙运动开始释放科学和理性的威力,虽然启蒙巨匠们继承了文艺复兴时期那些恣意率性的大师的思想成果,但是启蒙运动却无可避免的开始成为封锁个性、情感、想象的规制的来源及动力。这当然是一种悖谬,体现着历史的反讽意味——但浪漫主义革命也恰恰诞生于类似的悖谬、反讽。科学和理性虽然排斥多元、了无意趣,却极大的扩散了知识的传播,并在相当范围内推广了艺术风格、文学理念以及最最重要的扩散文学艺术精品及其创作者名头的传媒工具,这为浪漫主义艺术家、思想家的涌现铺平了道路。

于是,我们才能看到,在18世纪,相当一批思想家、艺术家、活动价聚集在“浪漫主义”的旗帜下,发起了一场反抗启蒙主义理性和科学精神的、轰轰烈烈的运动。这场运动涌现出卢梭、赫尔德、歌德、华兹华斯、拜伦、贝多芬、李斯特、瓦格纳、德拉克罗瓦、透纳、戈雅等人类历史上最为伟大的思想精英。他们深刻的改变了文学、美术、音乐、建筑,激活了社会思潮,重塑了创造性、思想价值的概念。

英国历史学家、剑桥大学历史学退休教授、英国国家学术院成员蒂莫西·C.W.布莱宁长期致力于17世纪至一战的欧洲史研究,对这两个多世纪期间的绘画、音乐、文学、思想等领域的研究均有优异的研究成果。他所著的《浪漫主义革命:缔造现代世界的人文运动》一书近日由中信出版集团引进出版,深入探讨了浪漫主义革命的兴起、发展及变迁,剖析了这场文化、思想、艺术革命带给现代社会的影响。

《浪漫主义革命:缔造现代世界的人文运动》开篇首先讲到18世纪启蒙运动兴起,使得理性、科学替代宗教成为了欧洲大陆的新信仰,但很快就被发现其弊端所在——“启蒙之光虽然给人光明,却不能给人温暖,虽然驱走黑暗,却不能照彻人心”。当时的很多思想家、艺术家乃至科学家,对于牛顿、洛克等启蒙巨匠颇有微词,认为他们“钟爱的批判方法是把宏大宇宙瓦解成一小片一小片的,直到剩下一堆无意义的残砖败瓦”。浪漫主义者针对理性、逻辑、碎片化、唯物主义及其他属于启蒙运动产物的理念,都发出了批评,希望建构一个与牛顿截然不同的自然观念体系。卢梭就此的发声,深深影响了歌德等之后的思想家和文学家。

法国大革命、城市化、工业化极力在促成社会的世俗化,但另一方面,世俗化的社会和商业,又会鼓励各种形式的艺术走向神圣化。贝多芬、李斯特等杰出音乐天才,在世俗社会和商业获得了极大尊重,当然也创造出极大的音乐产业产值。包括音乐家在内,艺术家并不排斥社会地位的提高以及获得更多的金钱,却因为快速扩张的知名度而陷入自我矛盾——艺术创作向来是孤独的,但到了18世纪后期特别是19世纪之后,艺术越来越多的成为了大众供养的“神明”、购买的商品,甚至因此成为一种合法性的来源:进入公共领域并为公众所承认的艺术,才会接纳为艺术。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汤姆·摩尔说,“想找更多的裁判,就必须降低标准”,而济慈的话更显讥讽“面对大众时,我没有丝毫耻感”;雪莱进一步表达了不满,“不要接受任何来自头脑简单的人的忠告,时间会证明庸众的判断是完全错的。”为了反对大众品位对于艺术的负面影响以及那种迎合大众艺术的媚俗做法,浪漫主义者提出了“为艺术而艺术”。

《浪漫主义革命:缔造现代世界的人文运动》第二章叙述了浪漫主义革命期间的多个关键词,包括夜晚、梦等。书作者说,“夜与梦是浪漫主义的重要比喻……对夜晚的看法是浪漫主义的核心”,这在音乐领域体现得较为明显。在18世纪,以夜晚为题的音乐都是欢快的曲子,由管乐或铜管乐合奏,如莫扎特1787年创作的《一首小夜曲》,而约翰·菲尔德1812年创作的《夜曲》就营造出了“醉人的温柔”这样一种容易使人恍惚的意境。之后的肖邦、舒曼、柴可夫斯基等营造了温柔的、忧郁的、沉思的、渴望的、倦怠的夜晚氛围;而舒伯特的《冬之旅》则书写了夜晚的痛苦、忧愁和苦难。再往后,一些浪漫主义者开始追求迷幻的感觉,来表达艺术家在理性时代受到压抑的痛苦。至于歌德我们知道,他的《少年维特之烦恼》甚至写出了对于自杀者的称颂。

在不断抗争及追求自由的过程中,浪漫主义者冲击世俗,也挑战创作上的陈规,也不可避免的陷入了困境,“把因袭下来的规矩和传统一层层地剥去以后,艺术家被解放了,也被孤立了。纯粹的自我自由了,也变得脆弱了。”这样颇具矛盾的状态,在浪漫主义之后的艺术流派中体现也十分明显。

浪漫主义革命的后期,即19世纪上半叶,已经有相当数量的浪漫主义者开始用更加通俗的语言或其他艺术手法创作。这能够理解为艺术家对于大众的让步吗?实际上,到了19世纪,因为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而得到空前扩散的民族主义,开始塑造“人民的历史”,用人民的语言、本民族的语言创作,在艺术上更具挑战性,理查德·瓦格纳正是基于德国传统《尼伯龙根之歌》创作出了欧洲文化巅峰成就《尼伯龙根的指环》——当然,至此,浪漫主义革命也为自己的退场、现实主义在文学艺术天地中的崛起奠定了基础。

 


本文刊于《IT经理世界》

狂飙与自由:追忆浪漫主义革命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狂飙与自由:追忆浪漫主义革命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狂飙与自由:追忆浪漫主义革命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狂飙与自由:追忆浪漫主义革命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狂飙与自由:追忆浪漫主义革命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狂飙与自由:追忆浪漫主义革命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狂飙与自由:追忆浪漫主义革命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