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从脑科学角度破解青春期麻烦  

2017-06-02 13:11:53|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青春期的烦“脑”
豆瓣评分:分(4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从脑科学角度破解青春期麻烦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青春期的烦“脑”》

作者:(美)弗朗西斯·詹森、艾米·艾利斯·纳特

译者:王佳艺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171

 

孩子进入青春期,似乎就进入了一个烦恼期,不光是他们(她们)会为一些事烦恼,而且最头疼的其实是家长和教师。青春期烦恼,概括起来说就是冲动、情绪化、叛逆、不听话,很多低龄阶段的“好宝宝”成了青少年,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样。

在过去,许多家长和教师会错误的将“刺头儿”孩子,跟品行问题联系起来。这种解释有时确实还能举出一些证据,成年人会根据生活经验举出某某某小时候如何如何,所以长大后如何如何的例证。当然我们知道,这样的解释完全错误,因为相关例证其实主要说明的是某些人在青少年阶段就缺乏自控,行事冲动,这种行为方式延续到了成年,即便这些人在成年出现品行问题,通常也难以找出青少年时期就存在同等性质问题的因果依据。

那么,能不能反过来,认为青春期叛逆、冲动、情绪化行为,就是完全正常的,不仅要给予千方百计的包容,而且还需要使之合理化?

美国青少年大脑研究权威、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神经学系主任、波士顿儿童医院转化神经学研究主任和癫痫研究主任弗朗西斯·詹森在儿子进入青春期后,发现原本乖巧的孩子变成了一个特立独行、着装另类的前卫少年。这种突如其来的转变让她感到震惊。她意识到,尽管进入青少年的孩子在身体形态上逐渐接近于成年人,但仍然有着较为突出的心理特征。弗朗西斯·詹森开始探究,为何青春期如此与众不同,并写出了出版后受到美国主流媒体、教育界、科学界广泛赞誉的《青春期的烦“脑”》一书。

青春期(13-19岁)介乎儿童期和成年期之间,美国心理学家格兰维尔·霍尔1904年就专门探讨过这一年龄阶段的特点,指出青春期是人的各方面特质“繁茂生长”的时期,但又躁动不安。之后,随着心理学、神经科学的发展,科学家逐渐意识到青少年成长过程中会经历复杂的心理、生理和情绪变化,并且,很多时候,这些变化具有相关性,比如焦虑之下很多成年人会主动选择镇定,而青少年的“焦虑只会引发更多的焦虑”。他们(她们)冲动,喜怒无常,容易感到无聊、喜欢用行动表达态度、喜欢顶嘴,容易分心,对于冒险行为往往也无法做出理性决策,而这些反应都有着其生理基础。

 

青春期行为的大脑基础

弗朗西斯·詹森说,“如果把人脑比作一整幅拼图,那么青少年的脑就是一幅还没有拼好的拼图”。从大脑组成来看,青少年的大脑灰质(形成大脑基本构建单位的神经元)数量过多,白质(帮助脑内各区域信息有效传递的连接组织)却数量不足,打个比方说,这就是一辆性能强大,但其还没有经过上路测试的豪华跑车,而且还不知道往哪里去。

额叶是大脑中“执行功能”之所在,这也是人与黑猩猩等许多动物的重要区分。额叶发育通常需要较长的时间。借助脑成像技术,可以清晰的展现出大脑区域连接性的成熟度是从后往前推进的,建立连接最慢的恰恰是额叶。青少年头脑的成熟度往往只有80%,但未成熟的20%恰恰就对应着情绪控制能力、注意力。

除了额叶,顶叶也是大脑中非常重要的部位,其功能是分配注意力,特别是帮助人实现多任务之间的切换。但这项能力也是在青春期末期才成熟的,而且也相对有限,这就是为什么不论是青少年,还是成年人,要同时开车(骑车、走路)和打电话,就很可能遭遇危险,而青少年更可能因为自控能力而挑战自己大脑中的顶叶的功能极限。

人脑中掌控情绪的是边缘系统,最著名的是所谓的海马。青少年的海马与成年人相比,其“马力”十分强劲,这意味着青少年会相比更突出的出现冲动行为。边缘系统中的另一个重要部分是杏仁核,而其负责分泌性激素和肾上腺素——按照科学家的解释,“有点放荡不羁、过分活跃的不成熟杏仁核是导致青少年情绪不稳的一大原因”。

《青春期的烦“脑”》接下来介绍人的脑细胞运作原理。人脑拥有1000亿个神经元,出生时就已经生成了绝大部分的脑细胞,但大脑皮层的大多数突触还没有完全形成。弗朗西斯·詹森介绍指出,人的大脑发育过程,其实就是神经元不断互联的过程,会一直延续到青春期,女孩的灰质密度在11岁时达到峰值,南海的灰质密度在14岁达到巅峰,然后逐渐减少。在这样一种高速推进的大脑发育过程中,孩子的学习能力和记忆力会表现得非常突出,但也会出现过度兴奋的风险。

 

如何应对青春期烦“脑”

人的智力、情绪控制能力等,都可以通过环境、训练得到塑造或改变。20世纪90年代,科学家证实,经历和刺激与大脑大小、灰质容量、神经元大小、树突密集程度、沈金元的平均突触数量等特性的变化有关。一定程度上,“大脑越用越灵光”的说法当然是正确的——前提是,用法科学,能够遵循记忆规律,合理进行学习、强化练习和复习。按照弗朗西斯·詹森观点,家长和教师有必要用符合科学解释的观点来激励青少年学习,但必须避免施加过大压力。

“只有睡得好,才能学得好”的说法,也有科学性。因为青少年的大脑变化速度很快,突触修剪在青少年的脑内加速进行,所以需要充分睡眠。现在的普遍问题在于,第一,青少年的课业负担较重,家长感觉到孩子社会竞争压力而为之加报了很多兴趣班。虽然很多家长嘴上宣称重视孩子睡眠,但还是把学业、兴趣班放在第一位,孩子睡眠严重不足。第二,按照人的不同生命阶段的睡眠规律,青少年时期更符合“晚睡晚起”,但这跟学制完全不相符合,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在中小学阶段都有晚间偷看小说、手机、电视剧、体育比赛的原因。。书中提出的建议是,中小学教育应探索延迟上学和放学的时间,遵照孩子的睡眠规律。

一些孩子为什么总是喜欢做不靠谱甚至是有点疯狂的事情呢?书中的解释是,这是因为青少年的大脑更容易因为刺激行为释放多巴胺,其大脑对多巴胺的反应也强于成人。青少年行为更关键的变量是期望,而非对于风险的感知,这种情况下,就不难解释长大的孩子会出现突然变化。当然,人的冲动控制是可以纳入客观测量的,借助科学手段,如果心理学者、家长、教师能够跟青少年保持平等顺畅的交流,“和他们好好聊聊各种危险行为的后果”,比如飙车,或者其他极端、疯狂行为对于生命安全的威胁,将之进行具象化的描述(比如飙车的后果无异于俄罗斯轮盘赌),就比枯燥的说教更能换得积极的回应。

《青春期的烦“脑”》书中还谈到了如何应对青春期恶习,比如过早吸烟、酗酒;如何帮助孩子应对各方面压力,克服其“战斗或逃跑”反应习惯,摆脱抑郁和焦虑情绪的困扰等常见的青春期烦“脑”问题。值得一提的是,就青少年时期高频发生的运动伤害现象,书作者也专门谈到了教师、家长在鼓励孩子参与体育锻炼、体育运动项目的同时,应当加强对于大脑保护常识的教育。

 

本文发表在《南方教育时报》6月2日

http://szjy.sznews.com/html/2017-06/02/content_3809664.htm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