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你所理解的生活风险可能都是错的  

2017-05-14 10:14:16|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一念之差
豆瓣评分:分(7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你所理解的生活风险可能都是错的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一念之差:关于风险的故事与数字》

作者:(英)迈克尔·布拉斯兰德、戴维·斯皮格哈尔特

译者:威治

出版社:三联书店

出版日期:20173

 

媒体报道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内容:

“经常吃XXX,甚至每天吃XXX,会增加20%的致癌率”。XXX可以是红肉,可以是煎炸食品,还可以是其他被称为垃圾食品的品种。

很多人对此的理解是,经常吃不健康食品,自己的生命会缩短20%;或者说,自己以及其他同年龄的亲朋好友,有相同的不健康习惯,五个人中就会有一个人患上癌症。当然,这个患癌的时间未必是当下,所以我们还是心怀侥幸的大量的进食不健康食品。

这样解读是完全错误的。“增加20%”或是增长其他数值,是根据事情发生的概率计算出来的,根据一个相对静态的模型,假设某400个人中有5个人在一生中将因为基因等既定因素患癌,然后这些人呢,都从食用健康食品,变成了食用不健康食品,患癌数就会从5上升到6。这就是增加的20%风险了,其实只是新增1例。

英国广播公司BBC资深记者迈克尔·布拉斯兰德和统计学家、风险问题专家、英国皇家学会院士、英国皇家统计学会主席戴维·斯皮格哈尔特合著的《一念之差:关于风险的故事与数字》一书指出,所谓20%的概率一类的描述,说的是“相对风险”,通常会用来强调问题、风险的严重性或者收益的可观性,但如果转换描述,采用“绝对风险”视角,平均400人种的5例变成6例,仅仅是0.25%的概率。

这本书进一步转化视角指出,如果前述的400人中的399人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习惯,彻底告别例如红肉、烧烤、薯片等不健康食品,对于患癌率也不会有任何影响,变量仅仅会出现在1个人身上。

很多时候,人们对于生活中的风险的理解是存在很大偏差的。除了上述的“相对风险”与“绝对风险”之争,还有心理学家所指出的“易获得性偏差”,即我们经常遇到的问题和风险,会更容易进入我们的思考、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被我们理解为主要风险。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空难的发生频率并不高,尤其是相对其他交通工具造成的事故而言,但每次空难之后,很多人会选择改乘其他交通工具,并增加购买保险。

《一念之差:关于风险的故事与数字》是一本精彩的心理学、风险认知率与概率常识普及作品。这本书每一章开篇都会加入故事,故事主角对于风险、概率的考量大多接近于普通人——很清楚的是,这种考量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错的。

比如,书中谈到的婴幼儿生存风险,为人父母者尤其是母亲非常担心孩子遇上这样那样的风险,接触资讯越多,就越难以避免风险恐惧,因为新闻报道上陈述的婴幼儿风险简直太多了。真是这样吗?如果从“绝对风险”视角考量,当代社会中的多数国家,婴幼儿死亡率、致病致残率都降到了空前的低值,尤其是过去曾长期居高不下的生育过程导致的母婴死亡率和幼婴死亡率都大幅降低。

并且,许多如果生在过去注定将因先天性疾病、照顾不周而死亡的患儿,现在也基本上能拥有较好的救护条件。而到了幼儿阶段,孩子良好生存发展的概率并不是像一些父母想象的那样低,并没有面临所谓的危机四伏,一些在过去带有相当普遍性的侵害甚至杀害现象而今不仅只能称为极少的个例,而且还必然引发舆论广泛关注——这也是人们为什么倾向高估低龄孩子面临社会风险的原因。

以英国数据为据,年龄在15岁以下的儿童的概率非常低,而且是所有年龄层中最低的,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将孩子看成交通意外主要受害者的判断。同样的问题是,这一代家长要比他们的父辈、祖父辈更加担忧孩子遭遇意外,不管在中国,还是英国、美国等国家,家长们都要求公共场所(学校、游乐场、公园等)将游乐和体育设施进行改进,要绝对避免孩子因此受伤。这也引发了另一种批评,即当今的孩子在基于过度担忧的过度保护下长大,相反缺乏辨识和应对突发风险的能力。

普通人在谈论风险时,往往也会引入巧合的概念。书作者指出,人生来就喜欢探究因果关系,几乎每个人都能举出自己生活中具有戏剧意味的巧合事件,无论是好事(某方面的转机),还是意外、郁闷、厄运甚至灾难。有人会发现,自己与妻子(丈夫)在多年前素不相识的情况下进入同一张照片,会是在同一家医院出生;还有人说,自己坐火车通勤,不同的出行时刻却会经常遇到相似的人;当然也不乏买彩票,总是能“精准”的跟中奖号码差上两三位数的“稍差运气”。对巧合的科学解释是“巨数法则”,任何发生概率看似不大的事情,只要时间够长,也终将发生,而人们平时经历的生活琐事数量是惊人的,除非特别重要或具有特殊含义,否则不会有意去记住,当巧合的事情发生时,我们有动力将注意力转换到这些事情之上。

说到概率问题,也不能绕开平均的概念。被纳入统计范畴的人们,在各项具体指标上显然无法一一对应均值。书中指出,平均数中存在许多变量,人并非平均人,而都偏离了标准,这也使得均值基础上的风险概率,对于一般人并非总是奏效,有人很可能承担远大于均值的风险,也有人跟风险似乎总是绝缘——前者会被认为运气不好,而后者当然自诩好运。

我们经常会将当代社会理解为风险社会,但实际上近代以来,社会运转各个环节的风险就在不断降低,比如工业、矿业、公共交通等行业的工作环境的劳动风险已经大大降低,作为消费者、市民在公共场所所面临的风险,也当然要比过去低得多。但人们仍然担忧风险的存在。书作者解释指出,很大程度上今天的人们所定义的风险,或者说可以容忍的风险,跟过去不是一回事。


本文刊于《IT经理世界》

你所理解的生活风险可能都是错的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你所理解的生活风险可能都是错的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你所理解的生活风险可能都是错的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你所理解的生活风险可能都是错的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本文发表在《广州日报》5月24日
http://news.21cn.com/caiji/roll1/a/2017/0524/04/32285035.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