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最残酷的战争,最勇敢的电影  

2017-05-12 09:28:46|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五个人的战争
豆瓣评分:8.3分(49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最残酷的战争,最勇敢的电影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五个人的战争:好莱坞与第二次世界大战》

作者:(美)马克·哈里斯

译者:黎绮妮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4

 

194112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并造成美军惨重损失的消息传来,这使得美国社会、文化各领域的道德捍卫者停止了对好莱坞的讨伐。电影尤其是快速出品的商业片,一直以来就成为道德捍卫者抨击的对象,认为其败坏了社会风气,堕落了社会价值。

停止“将好莱坞贬低为充满污秽的亚文化”的做法,是因为美国这个国家在拉响直接抗击日本、德国、意大利三个法西斯国家的军事战斗的同时,掀起文化战斗。美国社会长期以来都奉行光荣的孤立主义,除了美洲事务,对于遥远的欧洲和亚洲都没有太大兴趣,要动员美国人民加入反法西斯战争,电影要比诉诸说教更具成效。

美国参战前,德国法西斯铁骑横扫欧洲大陆,法国迅速投降,苏联红军也在苦苦支撑;而在远东,日本侵略者也鲸吞了中国的半数领土。这意味着,一旦美国参战,将不再能像20多年前参加一战时那样迎来相对轻松的战局,而必须迎击最为凶险的敌人,这一过程很可能是长期的,需要通过电影等各种宣传传播手段来抑制反战情绪。

美国一战参战期间,曾开展过军方组织的战略传播,实施对于德国等交战对手国的抹黑宣传,并因此成功的抑制了当时美国国内的亲德社会心理——历史的经验证明,通过电影等传播手段,可以起到激发军队士气及民众动员热情的积极作用。

约翰·福特、威廉·惠勒、约翰·休斯顿、弗兰克·卡普拉、乔治·史蒂文斯这五个20世纪30-50年代最具声名的好莱坞导演,就这样被推向了战争宣传的前台。他们甘愿冒着生命危险,听从美国军方的调遣,出现在美国太平洋战场、欧洲战场的第一线,摄录真实的战争场景,将盟军将士为了正义而付出生命的真实过程转换为影像。他们成为了见证者,不仅记录战争,而且还意外的成为了人类历史上最为丑恶的屠杀罪行的证据记录者——盟军在解放德国法西斯控制区过程中,发现了纳粹关押及屠杀犹太人的多个集中营,纳粹战败尚来不及销毁的作恶证据就这样呈现在了世人面前,并通过影像在全球更多地方快速传播。

美国记者、作家马克·哈里斯为《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时代周刊》等媒体撰写过关于流行文化及电影史的文章,他所著的《五个人的战争:好莱坞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一书,出版后广受美国主流媒体和公众的好评。《华尔街日报》认为,这本书介绍了“五位导演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经历的事情”,让人们“认清了艺术创作和社会需求之间的关系”。《纽约时报》说,这本书强有力而有效的介绍了“二战如何改变了美国人对电影的看法”。《洛杉矶时报》的评价是,全书“考据严谨,让人欲罢不能。”

全书序言中谈到,电影介入军事宣传,早于二战开战,罗斯福政府就曾利用纪录片宣传新政。但在珍珠港事件爆发之前,好莱坞和华盛顿之间保持着紧张的关系,前者不满于后者在文化领域施加控制,特别是越来越严厉的审查和监管,而后者惊讶于前者的影响力。而军方很多人相信,艺术工作者行为混乱,如果加入军营很可能引发混乱。然而无论如何,“军队需要好莱坞——它的人手、知识、推销术、经验的它最才华横溢的导演的想法”。卡普拉、福特、休斯顿、史蒂文斯和惠勒愿意为军方效力,也具备创新精神和创意能力。

在美国正式宣战之前,因为纳粹德国和法西斯日本的战争暴行被不断曝光,美国文艺界就已经大幅度的倾向于同情英国、中国。书中指出,好莱坞片商对此持有相当矛盾的态度,一方面,通过电影作品对法西斯侵略发出谴责,本身有助于赢得市场,但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将丧失大半个欧洲市场和日本市场。《五个人的战争:好莱坞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书中描绘了卡普拉等人在这样一种夹缝中艰难加深对于战争的认知理解的过程。

纳粹德国在主导瓜分波兰后,又展开了对西欧的闪击战,法国沦陷,随后开始大规模空袭英国。这对于美国公众特别是文艺界意味着强烈震动,毕竟,之前德日法西斯在中国及欧洲其他地区实施的暴行,与美国公众的感知存在距离,而法国是欧洲文明的代表,英国在美国独立前更是宗主国,这使得好莱坞的天才导演探索战争题材影片获得了行业和公众更多支持。

珍珠港事件发生后,美国成为盟军中的最重要中坚力量。福特等导演开始获邀到珍珠港拍摄,他们随后参与了对美军对日方的空袭、中途岛战役等战事的拍摄。美国政府和军方当然希望让这些天才导演能够按照具体的策划意图行事,但事实证明,卡普拉等人并没有屈从于这样的安排。他们更加追求艺术表达的真实,并不刻意回避当时美国社会突出的种族歧视,因此赢得了有色族裔人群对于参战的热情。

约翰·福特在拍摄中途岛战役的影片时负伤,这当然会被评价为,为了正义的事业而不惜个人牺牲,而他拍摄的影像也非常清晰的记录了美国士兵为了夺取胜利慷慨赴死的过程,令人震撼和感动。弗兰克·卡普拉摄制的《我们为何而战》,清楚的表达了美国参战的价值意义,将二战明确定性为想要自由和想要奴隶的两种诉求的现实争夺,赞扬了美国、英国、中国、俄罗斯人民的斗争热情,观摩此片的马歇尔将军也不禁为该片的精彩而叫绝。该部影片在美国及其他盟国的上映,不出意料的激发了这些国家人民对抗邪恶势力的勇气和自豪感。

威廉·惠勒在拍摄《孟菲斯美女号》时,加入大量在法西斯军队控制区上空进行空中战斗的片段。这部直击空战破坏性和残酷性的影片,镜头中经常出现剧烈震动或者摇晃,那是拍摄者躲避防空炮或空中机枪的躲避反应。美国总统罗斯福为此予以盛赞。

战争结束后,在纽伦堡审判期间,法官主持播映了乔治·史蒂文斯的《纳粹集中营和俘虏营》。这部记录作品呈现出“寄生虫滋生的简陋工棚,拇指夹,毒气室,从被杀害的人的牙齿中去除的黄金,为了逗笑一位军官的妻子而用人皮做成的灯罩”,被告席上的戈林、里宾特罗甫(纳粹外长)、威廉·凯特尔(纳粹国防军总司令)等人观看后垂头丧气,“史蒂文斯的电影做到了数个星期的证词做不到的事:它让他们的罪行无可辩驳,而他们的命运无可逃避”。

 


本文刊于“长安街纪事”公号


最残酷的战争,最勇敢的电影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最残酷的战争,最勇敢的电影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最残酷的战争,最勇敢的电影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最残酷的战争,最勇敢的电影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最残酷的战争,最勇敢的电影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最残酷的战争,最勇敢的电影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最残酷的战争,最勇敢的电影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