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金砖国家”能替代美国掌控世界秩序吗?  

2017-04-05 11:18:14|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
豆瓣评分:分(8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金砖国家”能替代美国掌控世界秩序吗?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

作者:(加)阿米塔·阿查亚

译者:袁正清、肖莹莹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2

 

著名的国际关系学者、美利坚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国际关系学杰出教授、清华大学苏世民学者项目国际关系学教授阿米塔·阿查亚所著的《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一书,挑战了学术界、国际关系政策领域的主流思想,即美国霸权的维系或以多极化替代。阿米塔·阿查亚也不同意政治学家、政治家亨利·基辛格在《世界秩序》中提出的重构大国均势的观点。

在阿米塔·阿查亚看来,无论是单极论,还是多极论,都是源自欧洲外交史的过时概念。因为“极”意味着大国主导,但进入21世纪,地缘政治、国家和地区关系中,秩序的缔造者和破坏者已经不仅限于大国,甚至不仅限于国家,还“包括国际机构、公司、社会运动团体和恐怖集团等非国家行为体”。这本书提出的替代建议,是建设一个复合型的新的世界理念,即由文化和政治上多元但经济上相互依存的多个行为体所组成世界,以网络化的存在方式来共同应对矛盾和挑战。

当然,无论是哪一种新的世界秩序论点,都需要建立在美国霸权(相对)衰落的基点上,不同论点之间的差别往往无非是美国霸权衰落的程度、被替代的对象及替代方式等。阿米塔·阿查亚也认为,美国对于世界秩序的主导地位,就像过去大英帝国、荷兰、西班牙、葡萄牙曾拥有的霸权不可避免走向衰落一样,也会走向解体,但取而代之的不是某一个、几个“新兴大国”——“新兴大国之间缺乏团结、远见和资源,这使它们不可能以替代方式建构全球秩序”。

阿米塔·阿查亚对于强调美国霸权衰落的可怕前景的观点嗤之以鼻。他认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美国的权力依旧重要,“是复合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必须首先意识到,美国的单极霸权走向终结,是因为其威胁既来自内部,又来自外部,相对实力和绝对实力都发生了衰落。

实际上,最近几十年来,美国的政治学界一直就美国衰落问题进行争辩,书中将这些争辩归纳为“狼来了”综合征、“仿生人”论、“罗马帝国”比喻。警告美国衰落会带来世界动荡,这样的观点就像“狼来了”故事里的撒谎小孩的话那样,目的是为了刺激美国内外的权利主体,最好维持现有的权力和影响力格局。所谓“仿生人”论,指的是美国的经济和其他方面的影响力,都会以足够快的速度恢复,解决相对衰退的问题。而热衷将美国比拟为罗马帝国的论者,是希望美国能够拥有很长时间维持霸权,就像东罗马帝国存续的时间长度那样。

书中指出,很多赞同美国相对衰落,并认为中国等新兴大国将承担更多国际责任的论点,其观点前提是美国创立的世界秩序将继续存在,中国等挑战者会转而扮演美国过去扮演的角色。书作者显然不赞同这样的论点。他指出,强调现有世界秩序继续存在、接纳挑战者的论点,包括美国建立的现有世界秩序获得了广泛认同、当前世界秩序面临挑战主要是美国权威不足、现有世界秩序并未终结且未有任何可替代的选项,而这三点都是不成立的。首先,对于美国的自由主义霸权秩序,无论是其他工业国家,还是新兴国家,并不是所有国家都像日本那样高度认同,不仅印度、中国、巴西、俄罗斯对于世界秩序和格局的理解大相径庭,而且连法国、德国等美国传统盟友都希望看到现有秩序被更加合理而公正的新秩序所替代。其次,当今世界秩序面临挑战,主要是因为这是一个并不利于传统大国之外国家和地区,以及非国家实体的秩序,一直以来就面临挑战(例如不结盟运动),而不是因为美国发起了伊拉克战争等原因导致权威流失才出现了挑战者。第三,中国等国家对于国际秩序的理解,完全不同于美国。阿米塔·阿查亚在书中援引美国南加州大学国际关系与贸易教授康灿雄的观点认为,历史上东亚秩序的元素被整合到了中国当代的国际观,这就是为什么尽管中国接受当前的国际经济结构并从中受益,但不可能遵从自由主义霸权秩序的政治理念。除了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以及欧洲一些国家对于美国以及之前的英国的霸权秩序,认同度也很低。

《美国世界秩序的终结》一书的重要观点是,反驳了世界多极化替代美国独霸格局的可行前景。书作者认为,无论以什么样的标准衡量,“金砖国家”及其他新兴大国、地区大国在全球秩序重构的关键议题上,都难以形成合力。在他看来,当前国际政治秩序相比半个多世纪之前的重要差别在于,新兴大国的主政者多为技术官僚,而不是过去的革命领袖,更可能陷于短期利益考量而非长远前景。

那么,最近十几年来颇为流行的区域联合,能否成为全球秩序再造的主导力量或方式呢?阿米塔·阿查亚的观点趋于悲观。尽管不少新兴大国希望在地区中继续嵌入自己的地区战略和经济环境战略,但分别建构于二战结束之后初期、冷战结束之后初期的地区组织、地区合作理念,都面临转型挑战,比如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组织委员会的出现,彰显了阿拉伯国家联盟等宏观地区集团因涵盖地区范围过大而无法回应成员关切问题的弊端。而近年来,全新的区域组织大量出现,分别发挥了替代过去的区域组织的作用,区域组织更加重视将非国家实体等利益主体的力量纳入框架。此外,美国之外的中国、欧盟、日本,以及崛起中的印度等国,也非常重视突破传统的地区限制,在更加广阔的空间内参与国际政治经济议题,“地区主义和普遍主义之间的传统界限已经变得模糊”。区域组织以及更进一步的区域联合的前景,分别受到资源匮乏、机构能力不足、主导国家让跟随国家感受到威胁等因素的影响,总体上是黯淡的,当然在21世纪国际政治秩序碎片化的背景下,区域组织仍将持续发挥黏合利益、弥合冲突的部分作用。

书作者认为,美国霸权的依恋者与其徒劳无功的夸大美国霸权衰落的可能后果,倒不如以更加平衡的方式叙述美国在过去的“美国世纪”中曾发挥的作用,同时承认美国的放肆和局限,这将有利于恢复美国在世界事务中的声望和影响力;并且,“通过承认自由主义秩序范畴的限度,理解民族主义、地区主义的作用和世界不同地区安全政策和变化动力的文化基础,美国也能够推动更具包容性的多边主义路径,超越目前以美国为中心的叙述”。

 

本文发表在“界面新闻网”4月5日

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22268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