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共享经济应该是什么?不该是什么?  

2017-03-24 10:00:10|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共享经济没有告诉你的事
豆瓣评分:8.4分(83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共享经济应该是什么?不该是什么?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共享经济没有告诉你的事》

作者:(加)汤姆·斯利

译者:涂颀

出版社:后浪出版公司、江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3

 

(一)共享经济应该是什么?

我们所说的共享经济的优点,其实源自互联网文化,即崇尚开放共享,让某个事物打破原有的行业藩篱、商业限制,将其从私人财产的领域中解放出来,在社区成员之间甚至人类全体之间实现共享。

互联网文化的这种特点,催生的一个极端化变种,就是黑客文化。也正因为如此,在硅谷,高明的黑客往往比那些赚了很多钱的创业家更受欢迎。还有一个范例,就是开源软件,最最优秀的程序员设计出的计算机软件,代码免费共享,任由同行、爱好者随便使用并注释、改写。林纳斯·托瓦兹1991年推出了Linux系统,供全球各地的程序员和普通用户免费使用及自由修改。Linux系统具有极强的硬件适用性和软件兼容性,性能稳定,因此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协作项目,这也迫使封闭式软件产权向用户收取更低的价格。此外,维基百科一类的网站,也要算是互联网文化推崇开放共享的成果。

共享经济的参与者喜欢强调开放共享,喜欢强调互联网文化的精神内核黑客精神,即打破成规和限制。很大程度上,这样的强调是有道理的。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等国家,公共管理秩序、行业秩序都是从20世纪中后期甚至更早保留下来的,带有较强的闭塞性,甚至可以明白无误的说,就是非常死板。比如出租车行业,有限牌照的投放使得出租车运能无法满足人口流动频率增加、外来人口涌入加大城市总人口基数的大城市的需要(这一点在中国之外的很多国家同样存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将出租车牌照授予个人,照样大量出现类似于出租车公司角色、坐享转租租金的“二房东”),但出租车行业的管理部门却很难做到冲破阻力,增加牌照投放。如果共享经济的偏重点真的在于共享,而淡化商业性,形成的潮流必然会以一种相对健康、良性的方式,推动公共管理秩序和行业秩序发生改革。

而被称为“全球共享经济鼻祖”、知名技术慈善家罗宾·蔡斯在《共享经济:重构未来商业新模式》(浙江人民出版社201510月出版)书中谈到,共享经济的兴起,很重要的原因还在于,当前,全球范围内产能(有形资产、设备、经验、流程、技术、数据等)都出现了普遍过剩,将有形资产及无形的知识进行共享,具有很强的社会意义。互联网时代,则让安全、便捷分享具备了技术可能性。

包括罗宾·蔡斯在内,共享经济的鼓吹者在强调这种合作方式、经济形式优越性时,还会尽可能谈到传统商业领域之外,政府和资本力量发挥难以起到作用的领域,可以成为共享经济的试验田,包括医疗、环保、拯救濒危动植物,都能做到调用冗余、闲置资源继而创造社会价值。

一句话,被描述的共享经济,可以被认为是优秀的、友好的新技术和社会理念的结合物,可以减少资源浪费,能够带来更多使用便利,具有可持续性。

 

(二)共享经济实际是什么?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本《共享经济没有告诉你的事》,是一本非常强有力的揭示共享经济现有发展形态、实际运行理念弊病、漏洞、问题甚至巨大危害的佳作。这本书的作者汤姆·斯利是SAP的高级产品经理,也是研究共享经济的资深专家。

《共享经济没有告诉你的事》深入分析了共享经济最为代表性的两家企业及其变异过程,一个是空中食宿(Airbnb),另一个是优步(Uber)。这两家企业的愿景,至少在纸面上是非常诱人的,也完全符合互联网文化的精神。

一些国际化都市如果举办奥运会、世界杯足球赛、世博会,会在短期内迎来动辄数千万人次的游客客流,这大大超出了接待能力。棘手的是,这些客流具有短周期、快进快出的特点,如果为了接待游客而兴建相关的基础设施,那么大型赛事、展览活动结束之后,就会面临严重闲置。以空中食宿为代表的企业,就可以帮助这些城市,在短时间内“变”出数倍于、数十倍于酒店客房总量的客房,让民居释放出来接待游客。

共享经济的支持者不仅经常叙述以上宏大的故事,而且还热衷讲述美妙的故事,例如,空中食宿是如何促成了善意的、友好的、亲切的房东,拿出高质量的自家房屋,接待远方而来带有同样善意、友好、亲切的游客;双方相谈甚欢,房东赚到了一些钱,游客也获得了便利,还省了钱。

《共享经济没有告诉你的事》这本书要告诉你的是,在欧洲国家和美国,空中食宿相当部分的客房,其实或来自于二房东(加价转租),或是本来就闲置,根本谈不上什么艺术品位的住宅(根本不是其宣称的房东拿出自家正在居住的房屋,借住给游客)。空中食宿向游客提供客房,就绕开了所在地治安机关的管理(这样的监管不仅在中国,而且世界其他多数国家都存在),如果出现治安问题或是因未经审查的游客损害了房东房屋,前者并不会出面承担责任。空中食宿的客房如果存在消防隐患或是其他方面的问题,责任也都是房东自己的,住客因此常常维权无门。

如果说空中食宿就是一个信息集散平台,不存在商业性,就是方便陌生游客向陌生房东借住,上述问题即便存在,我们大概也很难说应该由空中食宿自行担负首要责任。但问题是,空中食宿以及其他的民居、民宿网站,都是企业,它们会在游客跟房东的交易中抽成,却不承担酒店业企业与住客之间产生纠纷所需要担负的责任。

所以,空中食宿其实就是打着互联网文化开放共享的旗号来赚钱,还撇清了同行企业根本撇不清的责任。

更棘手的是,空中食宿不但在主动挑战美国等国的酒店业管理规定,而且根本不纳税。书中历数了美国多个城市执法当局跟空中食宿爆发的交锋。有意思的是,空中食宿非常擅长将自己包装为挑战过时的政府规制法规的“斗士”。

优步也喜欢扮演“斗士”,这是尽人皆知的。《共享经济没有告诉你的事》书中说,共享经济中的共乘车辆,除了优步之外,还有ZipcarLyft等,它们无一例外最初都在社区和共享等美好理想中诞生,但进入追求增长和利润的过程中,就逐渐变味了。

其实,优步诞生时,就长期抗拒共享经济这个称谓,甚至连共乘车辆的词汇都不愿沾染。《共享经济没有告诉你的事》书中说,这家公司最初的定位是中高端黑车服务企业,直到共享经济热潮在全球兴起,才改弦易辙,从界外涌入到共乘车辆方阵中的中央。

优步引发的争议,比空中食宿要多得多。一来,这家公司多次夸大优步中的优选司机的中位年收入,最喜欢用美国市场或其他市场中收入最高的城市做样本。二来,这家公司明火执仗般的向司机收取高额提成,美国市场提成比例已高达三成,这超出了很多国家出租车公司或持牌车主向驾乘司机抽取的提成。三来,优步从来就拒绝为筛选司机中的过失承担责任,对于车辆安全问题的关注度也不够。第四,优步不会为乘客遭遇的消费纠纷担责,这在出租车领域可以说是完全无法想象的。此外,据《共享经济没有告诉你的事》援引美国媒体的报道,优步还曾跟踪过对该公司发表批评报道的记者萨拉·拉齐的私生活,将之梳理后公开发表在网站上作为娱乐。

 

(三)实际运行的共享经济,解决了信任难题吗?

买家与卖家之间、车主与乘客之间、房东与游客之间的互评制度,曾被认为是电商、共享经济促进信任的神来之笔。《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曾对互评制度大加赞赏,认为这是共享经济最重要的创新,解决了市场经济中的信任难题。

声誉是社会对他人意见的提炼。利用互联网评价系统来放大声誉,真的可以构造一个值得信赖的社区市场吗?这种观点一定程度上是正确的,在过去,我们在国内旅行,踏足之前从未去过的地方,如果没有人接送,又叫不到出租车(那个时候陌生城市的出租车宰客现象尤为突出),大概只能老老实实去坐巴士。共享经济潮流下,快速扩散的专车、快车,大大便捷了我们的出行选择。虽然乘坐专车、快车仍有可能遭遇安全问题或是司机议价,但这个概率至少要比过去遇到类似的问题要低得多。

问题是,共享经济中的评分,很难做到像YelpNetflix等点评网站用户所做的那样相对精准,前者常常有失偏颇。一般情况下,电影点评网站的高分电影,一定会比低分电影符合主流观众的需要,但一辆专车、快车,如果获得4.9的评分,却不能表明能够比4.7分、4.6分的其他车辆提供更好的乘坐体验。

电商网站上的评分也同样难以保证精准。《共享经济没有告诉你的事》书中介绍说,eBay上的评分99%都是正面的。很多顾客、用户有不愉快的体验,但或害怕报复或因为“日常的礼节规范使我们不愿在公众场合批评别人”——尤其是共享经济经常制造出一种美好画面,“犹如忘忧湖一样”,说出不好的经历就是不妥的。

共享经济企业推行评分系统的真实用意,其实为了节约成本,并排除安全责任。评分高的供给个体(房东、车主等)被默认为信用值高,可以继续维持交易,共享经济企业不再进行其他方面的审查,包括消防安全、治安安全、车辆或房屋的基本质量、清洁卫生情况等。而因为游客、乘客的评价过苛,房东、车主的评分降低,哪怕后者的实际运行质量再高,在纠纷中也并不负有主要责任,却仍然形同被拉黑。

无论是共享经济企业,还是传统的出租车、酒店企业,都很难完全避免人身伤害或财产侵害案件的发生。所不同的是,传统企业将无法排除责任,无论是是否尽到了安全审查的责任,但共享经济企业却可以超脱责任。这种情况下,买家与卖家之间、车主与乘客之间、房东与游客之间,不会因为互评制度增加信任,更多时候,供给个体在交易结束后将沦为彻底的弱势方,任由购买方发表差评;而当购买方遇到问题时,也必然陷入与供给个体之间的纠纷,共享经济企业作为平台,却只会摆出一副“呵呵,爱莫能助”的姿态。

 

(四)共享经济为何走向其理念的相反?

《共享经济没有告诉你的事》指出,数字领域的开放共享,更多成果不是像Linux软件那样的开源软件,而是帮助创建了原有市场的翻版。一个最具讽刺意味的案例是,美国国家安全局2008年创建了数据存储和大数据检索系统Accumulo,目的在于监控公民,却随即被纳入到开源社区,获得了持续的滋养和支持。

为什么互联网巨头企业,往往都是互联网文化强调的开放共享的支持者和慷慨赞助者?《共享经济没有告诉你的事》的解答是,借助业余爱好者的崛起、开放的崛起,击垮了“中间部分”,即中小规模的供给商。业余爱好者最终与巨头实现了媾和。共享经济走过的道路也是这样,全球各地的知名连锁酒店与空中食宿开始建立起合作关系,而各地那些分散的宾馆、酒店联盟企业则成为未经注册和标准化管理的空中食宿客房的竞争受害者。

《共享经济没有告诉你的事》书中也谈到了近年来甚嚣尘上的开放数据运动。开放数据运动要求政府更加负责,更加切实的保障公民参与,将政府掌握的数据向公民开放,这当然有利于公民权利。但开放数据运动还要求政府数据必须向私人公司开放,取消过去基于隐私等理由设置的保密要求,然后再借助这些数据牟利。在2008年金融危机和之后的欧债危机中声名狼藉的欧美顶级投行,正在大力游说英国政府,希望掌握更多的英国气象数据,开发出基于风险的气象产品,也包括英国气象衍生品。而保险业企业则希望获得治安机关有关城市犯罪地图、报警地图的数据,这样一来就可以差异化的制定城市里不同区域的伤害保险产品的收费政策——你真的认为这对于保险订单客户是一件好事?

《共享经济没有告诉你的事》书中说,共享经济的内核中,一个很难得到弥合的矛盾是,“共享”与“经济”的运行方式和理念都不同。一个城市以及其中若干个社区得以维系,有赖于大量的非商业活动。人们参与志愿服务,当然不是为了获得志愿组织提供的礼品。美国政府在献血管理中引入激励制度,向献血者发放现金,导致了民众献血比例降低,献血质量也大幅下降,这是因为现金激励让献血行为从“生命的馈赠”变成了单纯的现金等价物。共享经济的真实秘密就是,既要维持“生命的馈赠”这样的美好愿景,然后又要运行在商业交易和控制的平台体系中。最可耻的例子就是,优步等企业推出的“峰时定价法”,你不是营造温情脉脉的互助概念吗?又怎么老是拿经济学的稀缺性来决定价格?

“起初共享经济呼唤的是社区、人与人的交往、可持续性和共享,现在它却成为亿万富翁、华尔街大鳄和风险投资家的游戏场”。这是一个惊人的新生意,规避了确保交易和交易者安全的开销,也规避了工资和劳动福利,甚至基本上避免了纳税,投资者对这个行业感兴趣、主要企业估值很高,“不仅是因为它们的科技很搞笑,也是因为它们能够规避或改变法规”。


本文发表在“界面新闻网”3月23日

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192963.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