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从众何时有益,又何时有害?  

2017-03-21 11:49:01|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众何时有益,又何时有害?

                       文/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社会因何要异见》

   作者:(美)凯斯·R.桑斯坦

   译者:支振锋

   出版社: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5

 

从众并不总是坏的。法律的重要功能就在于促使人们依照既有规范行事。美国当代最杰出的法学家、政治理论家和社会科学家凯斯·R.桑斯坦曾执教于芝加哥大学法学院,后加盟哈佛大学任教授,2009-2012年获邀担任奥巴马政府的白宫信息和规制事务办公室主任,担纲推动美国政府在数字时代的转型。桑斯坦在其所著的《社会因何要异见》一书中指出,法律发出了两种重要的信号,均能够导致从众,一是,法律由基本理性的人制定,并且禁止某些行为,公民有充足的理由相信此种行为是有害的且应该被禁止;二是,当法律禁止某些行为时,公民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其他公民也认为此种行为当被禁止。由此可以解释许多法律法规看上去有悖于人们的常识,会影响部分人的利益,但人们知晓后依然选择守法。

一些法律因其实施成本、监督成本等因素,具体执行实施的刚性并不强,但也没有影响大多数人将之作为指导行为的规则,比如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的规定发布后,没有执法监督者在场,不吸烟者也会要求吸烟者灭掉香烟。桑斯坦解释指出,法律需要在常态管理中得以应用,通过从众效仿得以普遍践行。

非但如此,对于很多目前尚未得到很好落实的法律要求,无论是立法机关、政府部门,还是相关的社会组织,还在力图强化民众的从众性,示范正确的做法。比如依法及时纳税和拒绝任何形式性骚扰,而不是逃税或对性骚扰问题视而不见。

人们之所以会在很多行为中选择从众,原因就在于这将降低决策成本,弥补了自己因缺乏足够多的信息而可能产生的误判。并且,更重要的是,从众行为可以使得人们与自己想要融入的群体产生更为密切的联系。

当然,从众为人们所知,是因为这种行为带来了突出的群体沉默,会给个体、群体甚至整个社会、国家、市场带来严重危机。猪湾事件的发生,是因为时任美国总统的阁僚都成为了从众者;而小布什在任期间以错误借口发起的伊拉克战争,同样伴随着决策层的集体从众;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更可以作为从众效应的绝佳例证。

如前所述,人们选择从众,跟从众选择降低了决策难度有关,另一方面,从众的选择通常会降低相关个人的决策、行为责任。

一个社会的良好运行,不能只有赞同的声音,多数人不能仅仅满足于依照权威的声音实施从众化的选择,而应当确保怀疑论、异议者获得必要的空间。

桑德坦在《社会因何要异见》书中对从众、社会流瀑、群体极化现象进行了统一的解释。社会流瀑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往往开始于某些特定行动,引发其他一些人的追随,并不断增加参与人数。流瀑效应在政治、社会、商业、文化中都非常常见,某些情况下有益于创造社会价值,但很多时候也会带来危害。群体极化则是群体成员聚集协商,最终采取比每个个体之前立场的均值更加极端的立场的现象。

大量迹象表明,如果一个问题具有复杂性,人们就容易受到群体意见的支配;但在简单问题上,如果群体中多数人的行为明显不合常理、不符合逻辑,其他成员仍将更可能屈从于群体意见。《社会因何要异见》书中举例指出,美国司法实践中,同一意识形态立场、党派的法官更可能给出意识形态色彩浓厚的判决,偏狭性甚至远远超出某个法官平时的观点立场;反过来,如果不同意识形态立场、党派的法官一起断案,判决则更倾向于法律和事实——后一点也表明,少数人往往无法扭转多数人的做法,但仍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发挥积极影响。这项结论在美国国内的如何对待外国人、如何看待堕胎等议题的公众讨论中,已得以确证。

社会流瀑的发生,能够影响公众的事实判断,也能影响其价值判断,人们根据从他人那里获得的信息,作出类似于他人的事实、情感、性质判断。在医生、律师、工程师、官员、法官、投资者、学者等通常被认为具有较强辨别能力的群体中,流瀑效应也经常被激活,要在这其中指出信息或判断的错误,异议者需要承担很大的压力,会招致明显的群体边缘化。桑德坦说,异议很多时候有益于社会,但也不排除会起到撕裂群体团结和社会共识的负面作用,因而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社会组织、公众群体,都需要思考在保持必要的从众和必要的包容异见之间保持平衡。一种可行的方式是,对潜在的异见者设置某种但并非不可逾越的门槛,确保其发出真的有所助益的声音。

“群体极化在夙愿、族群和国际冲突以及战争中,不可避免地会起到作用”。夙愿的特征是存在夙愿的群体,其成员只对彼此诉说和彼此倾听,会刺激和放大其愤怒并固化对相关事件的印象。互联网时代,人们更可能进入观点相同、相近的网络社区,接触到与自己意识形态理解相同的更多信息,因而变得更加尖锐和极端。在这种情况下,群体之中的极少数不同意见者很难提出自己的独立思考——即便个别勇敢的人提出不同看法,相关的争论会很快变得扭曲,出自同一群体的少数方(不同意见者)会受到多数方(主流意见方)的强烈排斥甚至压制、驱逐,“倾向温和的群员反对事情发展的方向从而离开群体”。

从众有着其特定作用,但也因此剥夺了社会(群体、个体)获得自身所需信息的可能。个体、群体,乃至一个社会,都可能犯错,从众的广泛存在使得纠错成本变得十分高昂。桑德坦认为,大到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小型团体,都应当欢迎异见和提高开放度,才能够避开重大风险,才能够保持多样性在文化、社会等多领域的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讲,容许异见,保护异见者,就是保障这个社会的运行安全。


本文刊于“大象读书会”公号

从众何时有益,又何时有害?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从众何时有益,又何时有害?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从众何时有益,又何时有害?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从众何时有益,又何时有害?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