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被削弱又被增强的美国,会给世界带来什么?  

2017-02-19 21:53:16|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削弱又被增强的美国,会给世界带来什么?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金融危机后的美国权力》

作者:(美)乔纳森·科什纳

译者:江涛、白云真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1

 

2007-2009年金融危机同时削弱,而又增强了美国的权力。这是一个看似矛盾的判断,为什么这么说?依照美国著名政治学家、康奈尔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乔纳森·科什纳的观点,金融危机很快从美国扩散到欧洲、俄罗斯、日本以及其他一些所谓的金砖国家,相比之下,美国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的影响力没有降低,很可能还变得更强——但需要注意的是,2007-2009年的金融危机,连同此前十多年来频繁发生的金融震荡,较为彻底的粉碎了各国对于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制度构想的信任。

在此之前,各国在考虑经济增长和转型时,很难回避美国模式,美国模式和道路甚至被认为是唯一正确的选项;美国模式和道路还被认为与金融危机是绝缘的,“金融自由化的美国模式很大程度上被理解为唯一合法的金融治理模式”。正因为此,美国直接主导或影响的几大国际经济组织才会热忱的向欠发达国家以及面临困难的转型国家,推荐美国式的方案。金融危机让这一切不复存在,削弱了美国模式和道路的合法性。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方案提出后,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会感慨说,“此刻,美国丧失了自己作为全球经济体系的保证者的角色。”

这就是悖谬所在。一方面,美国经济的体量仍然居于世界首位,远远超出其挑战者,而美国在金融、新科技革命等领域的主导地位,也非其他国家和地区短期内能撼动的。这个意义上,美国在全球中的权力依旧。但另一方面,从1945年以来的美国权威解体了,2009年以来,短短几年前,包括《21世纪资本论》在内,各路思想家、经济学家、政治学家都提出了美国模式和道路的替代品建议。由此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些国际知名财经媒体,会在同一个版面刊登看衰美国影响力和看好美国经济增长潜力的不同报道。

未来将发生什么?是美国重新赢回权威,进一步巩固权力?还是在权威解体后,使得美国的全球权力地位受到根本性的撼动?乔纳森·科什纳所著的《金融危机后的美国权力》一书就这组命题进行了深入讨论。这本书剖析了造成美国权威解体的根本原因即美国金融模式、制度、体系的脆弱性所在,探讨由此带来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影响。

按照书作者的观点,20世纪30年代之后,美国等国家的政治、经济、金融制度体系,很大程度上可归为1929年大萧条及罗斯福新政的遗产,但大萧条的教训并没有被充分吸取,新政的制度成果转化为了二战战后的国际金融体系,却因为凯恩斯主义的迅速式微而走向了金融自由化的全面推广。尤其是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政府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大力推动放松资本管制,以服务于后冷战时代的全球资本自由流动。这成为20世纪90年代局部金融危机频发的诱因。尽管如此,由于美国本土并没有出现金融危机,因而俄罗斯、东亚、东南亚等国家或区域的危机反而被解释为市场化程度不足,之后随着互联网热潮的出现,美国之外的许多国家和地区暂时放下了对于金融自由化观念的怀疑。

2007-2009年金融危机发生后,声讨美式金融资本主义的声音不绝于耳。不在少数的批判者纷纷指出,放松管制甚至出彻底放弃监管,必然使得金融行业会随着科技应用程度、业务复杂程度的双重提高而集聚更大风险,最终导致系统性危机。事实上,包括美联储历史上具有传奇色彩的前主席沃尔克在内,金融危机前就曾发出过警告的人也并非屈指可数。但这些事前警告没有获得重视,而即便在金融危机之后,华尔街又开启了所谓的健忘模式,在书作者看来,这显然只能起到瓦解美国迄今仍然强大的主导权力的反作用。

书中回顾了20世纪20年代、30年代围绕大萧条的发生及事后影响的历史进程。大萧条本已促进了对于金融政策特别是政府监管的反思,也促使罗斯福等大国领袖更加重视相关的国际合作。而在大萧条发生前,以及大萧条和新政发生后,美英法等主要工业国家之间因国家财政利益和货币收益、国家安全等方面的分歧的对峙,实际上的确阻碍了英法两国对于纳粹德国重新武装的控制,也削弱了英国作为当时世界金融主导国家的权威。美国二战战后建立的新秩序,也就是在埋葬原先由英国主导的旧秩序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美国在经济领域的权威衰落,当然始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这表明美国延续过去的做法,为维系国际货币体系、世界经济的稳定作出牺牲。乔纳森·科什纳认为,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很重要的一点是战后的政治家和经济学家们误解了凯恩斯的原意,而在20世纪70年代之后对凯恩斯主义的批判,又建立在了市场万能(理性预期和有效市场)的虚假前提之上。20世纪70年代至2007年期间的金融自由化,一定程度上促成了美国权威的重塑,正如奥巴马政府2009年至2016年所努力促成的那样,但这一切都因为金融体系变得更加不稳定,并最终引发美国金融危机而带来了二次扭转。

毫无疑问,按照乔纳森·科什纳的观点,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之后,特别是克林顿和小布什两任总统期间滥用了经济和金融领域的主导权。从今天的视角来看,在解决亚洲金融危机、俄罗斯金融危机等区域性金融危机时,美国政府和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出的解答(市场化程度不足、放松甚至放弃监管的努力还不够)不能令人信服。乔纳森·科什纳指出,在日本20世纪末期准备采用对美国模式和道路的逆反方式,帮助拯救东南亚国家的金融危局时,美国政府用非常粗暴的手段阻止了日本,这种方式引发的强烈反感会持续到多年之后。书中叙述了20世纪90年代、21世纪初美国本国因为加快放松监管、激励金融创新,从而引发系统性的金融冒险,最终导致金融危机发生的过程,指出这一过程为其他国家和地区认知美国模式与道路的缺陷,提供了清晰的视角。

中国的崛起,当然意味着对于美国主导地位、权力、权威的侵蚀。书作者认为,中国正在耐心的、有限的推进金融开放以及人民币国际化,很大程度上吸取了之前美国、日本的教训,这降低了短期内对于美国、美元的影响;即便如此,当人民币有潜力成为东亚甚至其他更多地区优先选择的国际货币,中美之间的博弈确实可能进一步升级。

书作者反复强调,美国仍掌握世界经济领域的主导权力,但权威已经大不如前,还可能迎来美元变得更加脆弱的困难局面。这种情况下,美国社会已经出现了所谓的新孤立主义,即美国新当选总统特朗普竞选期间多次暗示的政纲导向,而这使得美国政局和施政路线面临诸多的不确定性。按照书作者的观点,如果特朗普主政的美国,能够发挥美国的科技和人才优势以及能源优势,重塑产业,的确可能在中短期重新解决经济颓势,使得美元国际地位继续得以维持,但相应的美国权威缺失所引发的大国角力等问题很可能变得更加混乱;而发展模式没有改变,也可能导致美国在不久之后重新遭遇金融危机。还要看到,一个更可能走入混乱、秩序重整的欧洲,也会成为美国的重大负担,当然也必然会消耗包括中国、俄罗斯、印度、日本等国的力量。


本文发表在《羊城晚报》2月19日

http://ep.ycwb.com/epaper/ycwb/html/2017-02/19/content_27569.htm#article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