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集中营里的母爱奇迹  

2017-11-03 06:57:51|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天生幸存者
豆瓣评分:8.9分(47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集中营里的母爱奇迹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天生幸存者:集中营里三位年轻母亲与命运的抗争》

作者:(英)温迪·霍尔登

译者:黎英亮、冯茵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7

 

三位女子,怀着对于生活的热爱,与自己的另一半相识相爱。但当她们各自怀上孩子后,却没有逃过厄运安排。她们是犹太人,夫妻双方都被纳粹投入了集中营。丈夫之后遇害,怀有孩子的母亲必须小心掩盖,以避免被提前送入毒气室——纳粹关押犹太人,在处死他们之前会通过集中营工厂榨干其劳动价值,弥补工业产能和劳动力供给的不足。但纳粹绝不容许所谓的“低贱种族”犹太人,在其眼皮底下再生出新的犹太人,一旦发现犹太母亲怀孕,就会将之处决。

但这样的掩盖,又能持续多久呢?奥斯维辛等集中营供给犹太囚犯的伙食,仅仅能够满足囚犯苟延残喘,还得拼命干活来掩盖怀孕的事实,几乎无法满足孕育孩子的营养需求。这三位犹太母亲,可以说是非常幸运的,她们的隐瞒撑到了最后,艰难而幸运的躲过了历次搜捕(将老弱病残孕等不能为集中营创造价值的弱势犹太人先行处决)。她们凭着对于丈夫的爱,对于未降生的孩子的成长期待,对于世间美好价值的留念和期待,惊人的和她们肚里的孩子活了下来。最终,集中营被盟军和苏军解放,她们带着刚刚降生的孩子活了下来,创造了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奇迹。

英国历史作家、《每日电讯报》前记者温迪·霍尔登在其所著的《天生幸存者:集中营里三位年轻母亲与命运的抗争》一书中,为读者讲述了这样三位犹太母亲不可思议般的、奇迹般的人生经历。这本书出版后,曾获《纽约时报》、《芝加哥论坛报》等媒体盛赞,认为其将二战期间纳粹残害犹太人的残酷状况,以及这种无从逃脱的厄运底下,犹太母亲凭着勇气和信念苦苦支撑,终于换得母子平安而生的结局,以引人入胜、感人至深的方式呈现给读者。

佩莉斯嘉、拉海尔、安嘉分别来自斯洛伐克、波兰、匈牙利。《天生幸存者:集中营里三位年轻母亲与命运的抗争》一书前三章讲述了她们各自的成长经历。虽然她们都生于犹太家庭,犹太宗教信仰和生活方式的印记却并不深,她们个人及家庭更加满足于自己所属的国家。这三位犹太女性身上,反映出20世纪30年代生活在欧洲大陆各个国家的犹太家庭、犹太妇女的缩影,其核心特征是世俗化,其实并不存在纳粹在德国内外宣称的犹太威胁(无论是经济还是社会生活方面)。事实上,世俗化的生活方式,也让三位犹太女性以及她们各自的其他家庭成员,对于躲过纳粹迫害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她们的厄运,在纳粹德国败局已定、决意加紧对于占领国和仆从国犹太人实施集中清理那一刻,就已经决定。犹太家庭被不断搜捕,剥夺财产,再集中关入专门的隔离营,然后再转入集中营。隔离营的生活已经足够糟糕,犹太人分到的食物多是寡淡如水的咖啡或清汤,然后搭配一小片面包,还有部分腐烂的球茎类蔬菜——但他们、她们都没有想到,相比之后的集中营,隔离营要算得上是绝对意义上的天堂。

《天生幸存者:集中营里三位年轻母亲与命运的抗争》书中讲述了佩莉斯嘉、拉海尔、安嘉在被送入奥斯维辛二号营比克瑙后的一连串遭遇。犹太女囚犯被要求脱光衣服,摘下首饰、手表,放弃钞票和珠宝,赤条条的接受检查。她们放弃的财物和衣服会经过处理后送到已经缺衣少物的德军前线。接下来,犹太女囚犯会被剃光全身毛发,此举的直接目的是减少被虱子叮咬而发病的风险,同时也凸显了羞辱意味。纳粹德国驻集中营的营养官门格勒医生则负责甄别犹太女囚犯是否怀孕,先是交谈试探,然后有时会伸手捏压女囚犯的乳房(看看是否分泌乳汁)。经过检查而定论没有怀孕的女囚犯,则正式转入集中营,经过消毒后编入劳动力体系。

在奥斯维辛,杀人并不是什么秘密,甚至连使用毒气来集中处决犹太人,纳粹党卫军也会交由部分犹太青壮年担负,然后定期清理这样的“秘密知情者”。由于集中营毒气处决的犹太人实在太多、频率又太高,所以导致周边的溪流、河流流水被骨灰堵塞,不得已只能将大量的骨灰堆放在林地的空地。有时,东风吹起,骨灰四面吹散,留在周边居民以及仍关押在集中营的人的皮肤褶皱上、面容和嘴唇上。

这也意味着,三个已经确定自己怀上孩子却必须努力掩盖的母亲,在寻求一切生计可能的情况下,会承担着我们所难以想象的巨大精神负荷,“置身于这空气污浊的营房中,每个昏暗的日子都似乎永无止境……许多妇女被逼疯了,她们因为想念自己失去的孩子、父母、爱人而失声恸哭”。食物不足,妇女们就彼此紧靠在一起,彼此在口头上描绘曾经做过的美食,依靠这样的“精神胜利法”来为自己和他人注入希望。

应该说,虽然纳粹一直致力于丑化犹太人,恶意制造有关犹太人排挤德国雅利安民族以及占领国、仆从国本国主体种族和民族生存空间的谣言,使得这些国家的平民很大程度上保持着对于犹太人的仇视,反犹主义存在相当的社会基础。但这样的社会仇视与排斥,也在各国平民与犹太囚犯有限的接触中,基于人性而逐渐消褪。人们发现,犹太人并不是纳粹宣传的所谓社会蛀虫,而是原本已经深深的融入了所在国、有着体面职业与职业的正常人。事实上,包括集中营的一些纳粹看守、医生,以及受雇于集中营的当地居民,都能悄悄的给予部分犹太囚犯尤其是妇女、老人以关照。这也是佩莉斯嘉、拉海尔、安嘉在迎来解放之前,生下孩子,还能勉强支撑下去的重要因素。

佩莉斯嘉、拉海尔、安嘉三位妇女在集中营生下的孩子,在二战结束后健康成长,近年来更是以高龄频频相聚,为《天生幸存者:集中营里三位年轻母亲与命运的抗争》这本书的写作提供了基本素材。正如书作者在全书结尾章节所谈到的那样,“三位非凡卓越的女性不仅找到了活下去的意志,而且在几乎无法生存的战争年代里活了下来……正是凭借她们的刚毅勇气和果断决心,才确保了她们的孩子得以幸存”,而这本身是对于希特勒的邪恶灭绝计划的最有力反击,因为希特勒原意就是要将犹太人作为一个整体,从历史和记忆中清除出去。

 

 本文刊于“大象读书会”

 集中营里的母爱奇迹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集中营里的母爱奇迹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集中营里的母爱奇迹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集中营里的母爱奇迹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