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如何建立适应复杂性挑战的产业政策?  

2016-10-01 13:29:05|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建立适应复杂性挑战的产业政策?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复杂性挑战:21世纪的技术创新》

作者:(美)罗伯特·W·里克罗夫特、董开石

译者:李宁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9

 如何建立适应复杂性挑战的产业政策?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的网易博客

 

市场经济社会,是否需要政府制订并推行产业政策?这个曾一度激烈的争论很大程度上已经过时了,因为不仅有日本、中国、韩国等东亚国家和地区借助产业政策实现经济崛起,而且许多欧洲国家、加拿大以及美国等国近年来为了适应国际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的需要,也编制了相应的政策体系。尤其是德国正是借助有效的创新型产业支持政策,非但继续领跑欧洲经济,而且还在新一代制造业的国际竞争中抢占了先机。

当然,适应于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的产业政策和科技创新政策,肯定不能沿用工业经济时代的政策模型和内容。由近代到现代,从手工生产,到非标准化的(准)工业化生产,再到大规模生产,20世纪中期之后的几十年内,前苏联、中国、日本及欧洲国家都建立起制造工业的标准化体系,并匹配了相应的产业政策。工业经济时代的产业政策(含创新支持政策)大幅度的提高了工业产能,可以快速提高经济体的工业化水平,带动农业劳动人口转变为工业劳动人口。

但在后来,工业经济时代的制造业模式及产业政策双双陷入困境,无论是前苏联,还是日本及欧洲国家,计划经济形态下的政策必然一步步的趋向于僵化(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计划经济产业政策曾长期发挥着积极作用,也能带动渐进式创新),而市场经济形态下的企业和政府政策也将滑入财务绩效的误区。尽管这两种经济体制形态中,企业和公共部门都出现过强有力的领导者,通过有效领导提振士气,延长原有模式和产业政策的有效周期,但仍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不能适应越来越复杂的外部形势和变化。

乔治·华盛顿大学俄里奥特国际关系学院国际科技政策研究中心教授罗伯特·W·里克罗夫特和俄克拉荷马大学前政治学讲座教授董开石合著的《复杂性挑战:21世纪的技术创新》一书,出版后同时赢得了科技政策界的两位泰斗级人物(英国萨塞克斯大学的克里斯托弗·弗里曼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理查德·纳尔逊)的高度评价。这本书的独到之处在于,向读者解析了工业经济时代的生产逻辑、运作模式及相匹配的产业政策和科技政策,为什么会在当今变得毫无意义;不但如此,两位书作者还深入分析了美国和日本科技创新模式、支持政策的奥秘,取其之长,对于产业界、科技界和公共部门建立适应21世纪的新模式及新政策提出了翔实建议。

旧模式和旧政策失效,因为无法适应复杂性挑战。书作者指出,在工业经济时代,只有爱迪生和福特那样的发明家和企业家才具备驱动由多项复杂技术的开发转化的能力,但在当代社会,技术系统、经济系统和社会系统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这些系统及新规则叠加起来创造出更多的不确定性,过去的通用规则因此变得不再适用。产业运转和创新要适应市场需求,过去的大规模生产体系需要转换为综合性生产,对于不断变化、多样的知识和能力进行综合,灵活的响应市场,突破传统的劳动力、资本和自然资源的限制,不断调整变量要素进行创新。在这过程中,还需要努力控制环境、健康、安全保障等方面的风险。书作者以自行车为例,指出一款普通产品都具有1100多万个设计变量。

书作者指出,技术复杂性等多种复杂性的存在,并不能被任何单个的专家完全掌握、控制、预估。这也意味着,一直以来备受推崇的个人英雄式的、具有创业精神的发明家,已经不再能够成为推动创新的主要动力。适应复杂性的科技创新和产业创新,需要随时应对各种风险和不确定性,有着多途径的反馈回路,能够处理各式各样的突发事件。

书作者提出,包括美国以及以美国政策模式为蓝本的经济体,需要充分借鉴日本模式来改进产业和创新政策。在书作者看来,日本模式已经突破了大规模生产的解析论理念,在生产组织、工作设计、雇员技能、员工交流、决策责任、运行指令等方面较早的转为了适应网络经济时代的自组织体系,由此建立的精益制造、敏捷制造体系具有很高的运转水平。事实上,在日本经济长达20多年的整体低迷发展背景下,一大批日本企业以追赶、跟随性的战略仍能保证不落后于全球领头羊太远,就是因为日式的精益制造、敏捷制造体系可以更好的适应复杂性挑战。

网络经济时代(或者称为移动互联时代、新工业革命时代),无论是单个企业还是一个产业的角度,要适应复杂性挑战,必须促使复杂科学和演化经济学融合,企业、产业要打破传统的科层结构,转为灵动型的自组织体系的集合体,能够像物种演化那样开展动态学习、只有这样,才能以高频的试错、探索、创新,灵活应对高风险与高不确定性,更为快速的找到解决新问题的方法和动力。

按照书作者的分析,从20世纪80-90年代开始,在日本及后来的美国、德国等国家,一些创新企业为了适应复杂性背景下的竞争要求,或主动或被动的建立起自组织体系。本世纪初,“学习型组织”的概念大行其道,但多数人其实没有理解这个概念的意思。“学习型组织”其实指的就是能够自发、迅速、广泛进行组织学习和试错的自组织,而不是强势领导者控制下具有学习习惯的组织。能够自驱学习和试错完善的自组织,将借助持续学习、反馈改进及高昂的专业化初始成本,产生所谓的路径依赖和锁定效应,从而获得阶段性的先发优势。

书中详细解析了自组织如何适应技术不确定性和外部风险,促成组织内部成员间密切协作、共享技能和知识、促使隐性知识转变为可共享的显性知识的过程,指出一个个自组织所构成的协作网络已经成为21世纪创新模式、技术、构想的发源地,对许多产业也具有很强的适应性。书作者特意指出,包括索尼、飞利浦、英特尔等企业,非但在企业内鼓励形成了良好的自组织体系,而且与供应链上下游的合作伙伴也建立了相似的合作关系,这意味着可以彼此共享“复杂技术创新中的隐性知识和技术诀窍”,让产品迭代得以进一步加快,也加快了相应的知识生产、溢出与再创新的速度。

在全书结尾部分,书作者提出了能够服务和推动复杂技术创新的产业政策建议。首先,要提供高水平的网络支持资源,包括在科学和工程领域,建立超出企业供给能力的教育计划,大批量的培养优秀的工程技术人员,并帮助主要产业的功员工培训和提高技艺,对于符合产业方向的创新企业发放必要的补贴(但不干预其具体经营)。

其次,要为企业适应复杂性,培养内外自组织体系提供强力支持。比如,为主要产业的各类规模企业转型发展,提供研发与开发资助;重点资助同一产业不同企业、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结成的研发协作联合体,鼓励其实现信息、知识、研发资源的共享;推动军用科技转变为军民两用系统,激励民用企业探索使用军用科技资源;财政出资支持各产业的调查、趋势分析、知识传播,对于引发知识溢出而带动创新浪潮的企业要给予奖励;政府致力于提高网络时代的基础设施配套水平。

第三,改善企业发展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在成熟产业加强反垄断法执法力度,但在创新产业领域建立必要的豁免条款,鼓励企业根据市场逻辑开展横向或纵向并购;优化政府采购和检验标准;建立鼓励创新的税收;根据本国产业发展方向,降低相应的进口壁垒,主动引进境外新设备、新技术、新模式,并加大出口鼓励。


本文发表在《中国证券报》10月1日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6-10-01/doc-ifxwkvys2463766.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