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被矮化和被曲解的民主  

2016-09-04 21:45:17|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对民主之恨
豆瓣评分:7.6分(63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被矮化和被曲解的民主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对民主之恨》

作者:(法)雅克·朗西埃

译者:李磊

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8

 

对民主的憎恨,至少和民主本身一样古老。法国当代最为重要的哲学家之一、欧洲研究生院哲学教授、巴黎第八大学哲学荣誉教授雅克·朗西埃回溯民主的起源指出,民主在古希腊最早被使用时,就意味着对于当时的合法秩序的破坏。而时至今日,民主的弊端被经常提及,概括起来,无非是民主的存在,让生而注定应当获得统治资格,或因其财富或因其能力而更应掌控治理权力的人受到限制,使得统治或治理面临极大压力。批评民主的人会经常提及民粹主义,并肆意扩大其界定范围,民众作主的结果只要不合前者之意,就很难逃过那样的污蔑。

为了更好的引导民主与法治秩序、经济秩序实现兼容,法学家和经济学家不厌其烦的提及许多历史案例,比如英国立宪时期、美国开国时期的轶事,强调民主需要服膺于法治与市场,尊重规则,讲求专家技艺,推崇妥协。“美国宪法的拟定是这种调和各种力量和平衡制度设置以最大限度地摆脱民主的工作所缔造的经典范例”,目的在于维护“最优秀者的统治和对财产秩序的保护”。

民主与自由是重要的现代政治价值。但具体到今天的欧洲,非洲,拉美,以及东亚的中国台湾等地,这样的价值原则却不仅仅意味着堕落、纵容,被认为会困扰社会和国家的文明延续。有人援引丘吉尔的话说,民主是除其他形式以外的最坏的政府形式,这其实已经包括了对于民主弊端的指控。

一个民主社会,不能仅仅是若干级民主选举程序的结合。现实主义者将民主扭曲为选举程序,所谓民有民治被描绘为无法实现的乌托邦。美国发动第二次伊拉克战争之后,尽管迅速击溃了萨达姆政权,扶持建立了民主自由秩序,却没有有效控制这个国度走出纷乱。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拉姆斯菲尔德说,自由也意味着犯错的自由。朗西埃教授质问,这种解释是对的吗?民主自由难道不是应当首先界定为民有民治,不是首先应当确立合法产权(依照市场的逻辑),并对公共资源及所谓的无主资源的开发利用,建立起符合民主要求的法定程序吗?难道真能用一种渴望满足狂热欲求的混乱来替代吗?一种混乱的被占领秩序,有利于伊拉克的资源被“多快好省”的授予欧美企业,甚至是与战争的发动者小布什、切尼存在密切利益关联的企业,这真的是一个民主国家应当输出的秩序吗?

在美国和欧洲的民主社会之中,近年来无论是保守主义者、民粹论者,还是许许多多的自由主义者,都感觉到相当的混乱,而这些混乱被解释为来自于自由。如果特朗普借助民主程序当选为美国总统,这是民主的失败吗?如果北非和中东的大批移民,继续带给欧洲国家以巨大的威胁感,这能够解释为民主的危机吗?民主就是那些批评者所抹黑的民粹主义,或者无政府主义?民主的权重有多高,能否因此就否定“善的治理原则”、削弱甚至整体颠覆“公共权威尊严”、蔑视甚至遗弃“专业知识和实用技能”?

如上所述,对民主的曲解存在典型的两种形式,一是舍本求末,认定混乱的自由加投票的权利,就是民主建设的起点甚至事实上的重点;二是设置法治与市场的框架,以便精英阶层更好的规训公民。

《对民主之恨》书中一针见血的指出,纳粹德国为代表的极权主义,被历史学家、政治学家、经济学家解析出的各项特征,在后来陆续也加在了民主(民粹)的头上。两者上一次被联系在一起,是法国大革命期间,专家精英由此警告必须警惕“集体信仰”对于多样性的侵蚀,要警惕“群氓的盲目激情”瓦解社会。

出于对于近代革命时代所创造的民主概念的恐惧,现代社会竭力进行定义再造——依照书中的解释,现代社会将民主自由降格为一种社会形式,缩小为法律和市场服务方面的平等,然后再等同于平等个体的统治。最后再提倡反思“大众的个人主义社会”。在这样一种体系中,各类不同性质的现象都可归结为不同主体的权利(开始与利益通用)诉求,社会学的外皮再加上经济学的方法,就几乎替代了政治科学的必要性。书中批判了20世纪后半叶及21世纪头十年,欧美社会学界以消费社会替代民主社会的研究方向,指出“自恋的消费主义新社会学消解了象征性平等与缺席的平等之间的对立……顺利地在民主与消费主义之间划上了等号”。在社会学的操作中,民主不仅是“过度侵犯政治领域的社会形态”,也被描绘为是对社会的侵蚀:多数人伤害少数、个别、极端个体。

在教育领域,近代学校教育体系创建以来,就一直存在着对于教育目的、教育手段等重要问题的争论。学校教育无论标榜多么平等,都会出现学生学业达标情况的差别,并成为社会不平等的一个重要的基础来源。但为了弥合所谓的社会不平等,就可以让教育变得更加简单,教育内容和方式去迎合学习能力最差的学生群体吗?这样做就会让学生变得更加快乐,社会不平等状况就真的减缓了吗?朗西埃教授实际上更加认同更具传统性的近代学校教育:不考虑学生出身背景与社会目标,平等施教,公平测验。

所谓民主的罪恶,最早是因为这种体系逆反了血统秩序,也不全是知识理性的产物。古希腊论辩家对民主的攻击,悉数在当今重现,今天更有甚者,通过社会概念与政治定义的互换,公民被等同于“不负责任的消费者”,当然就是所有无序问题的来源。

民主社会是什么呢?朗西埃教授提出拷问,如果民主社会应当是“想象中的为支持各种善的统治原则的谋划”,但因为统治的施行与社会代表被分隔开来,人民的权力就必然异化为“不平等的社会和寡头政体”。代议制更适用于人口较少的近代甚至古代社会,本质上就是寡头政治机制,因为其总是“首先认定、规制和占有”被代表者。近代的美国和法国,代议制完全站在民主的反面。

如前所述,民主权利不能约同为社会学意义甚至消费者视角的权益,保障和扩大其使用并不必然造成所谓社会被侵蚀。推行民主,就要将“公共人的平等”扩展到其他的共有生活领域,特别是被资本掌控的领域,从私人资本阐释的领域收回属于公民每个人的主体权利。推行民主,就要避免代议制成为国家寡头与经济寡头的道具,设置多项规则。推行民主,就要依照民有民治的原则重建公民对于政治本身的热情,让政治事务重新政治化,而不是被矮化为普普通通的社会议题、媒体议程、专家学术话题,要打破因为对政治的不信任拒绝民主参与或依照利益选择性参与的怪圈。推行民主,就要重新检视以消费主义、消费逻辑为核心的社会分析思路,要重新审视资本主义体系在物和价值层面的过度渗透。

 

 本文刊于“经略”微信公号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