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科学研究背后的经济逻辑  

2016-08-26 00:48:13|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经济如何塑造科学
豆瓣评分:分(3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科学研究背后的经济逻辑

                      文/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经济如何塑造科学》

作者:(美)保拉·斯蒂芬

译者:刘细文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7

 

18世纪末期-19世纪中叶,19世纪后期,20世纪60-90年代,三次科技革命极大的带动了经济增长,加深了经济全球化程度,并促成全球政治和社会秩序发生激烈转型。那么,科学是通过什么方式来影响经济,并带动一个较长时期的快速增长呢?

曾有经济学家断言,市场关系激励了科学研究,促使后者更快的创新产出。这种判断至少是不完善的。离今天越近的时代,对经济增长有贡献的科学研究就越可能出现在公共部门。道理很简单,经济增长由上游科研推动,这些研究距离形成新产品和新工艺还有很多年,比如20世纪美国、苏联、欧盟、中国、日本等国斥巨额财政资金推动的理论物理研究,就推动了集成电路、激光、核能、磁共振成像等众多发明,如果这一基础研究项目交由单个企业或企业联盟承担,会压垮哪怕是财力丰厚的跨国公司。基础研究通常没有经济效益,且其成果最好快速公开,让其他学术研究机构和产业单位可以利用来带动科学研究的更快发展。

科学研究在西方国家和中国、印度等国家,都形成了两大领域,一类是服务于自然规律的探查,另一类则是可以带来直观技术转化的研究,以应用为导向。公共部门的拨款和社会捐助,迄今为止在这两大领域,对于形成新的理论成果、新产品、新工艺方面都发挥着主要作用。很明显,有助于带动经济增长的知识外溢应用,是不能以市场为基础的,这也是为什么公共部门必须拿出资金来支持基础科学研究的根本原因。

当然,科学研究中也逐渐形成了一套单独的经济运行逻辑。将基础研究成果予以转化需要大量的投资和专门技能,公共研究机构并不擅长组织和管理,而各主要经济体的大学,绝大部分也无法进行相关的产业运作。一种常见的转化方式是,公共研究机构或大学的研究人员带着职务成果,进行创业尝试,或是将技术成果有偿转让给企业。另一种方式则更加普遍,即公共研究机构和大学培养掌握一定新知识、具备研发能力的毕业生,通过劳动力市场为企业雇佣。再者,研究人员以专家咨询、项目合作、人员培训等方式为企业提供合作。

美国国家研究理事会高等教育和人力资源委员会委员、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副研究员、佐治亚州立大学经济学教授保拉·斯蒂芬所著的《经济如何塑造科学》,揭示了当代社会之中,科学研究背后的经济运行逻辑。经济学是研究激励与成本的科学,尽管科学家不愿意将学术研究与金钱直观挂钩,但学术研究本身很难离开资源配置,不同机构、学者、项目、学科方向、课题之间的竞争,本质上就是对于学术支持资源(资金、人才配置等)的竞争。在各个国家和地区,乃至很多城市,公共部门都必须努力改善对于科学研究的激励。当代的科学研究很大程度上就是一桩“烧钱游戏”,以美国为例,2009年在大学和公共研究机构投入的科研经费就高达550亿美元,这笔钱由纳税人承担,不管投入这笔钱所换来的是短期回报还是长期福祉,大众供养的科学研究不能脱离成本与效益的讨论。

科学研究的经济逻辑的终端,即前述的学术成果的实际转化,而其起端则是科学研究的回报问题。科学研究分别针对不同学科、方向的难题,解决难题并公开成果会创造知识外溢,使得研究成果成为公共物品,因而需要赋予首创者以科学发现优先权,就像体育竞赛中的冠军那样,将获得可观的荣誉和物质奖励。书中也提醒指出,科学发现优先权如同GDP冲动一样,也在驱动一些科学家夸大其科学发现的意义甚至从事学术造假,但不能以此为据否认优先权作为“生产‘知识’这类公共产品一种非市场规则的激励”的意义。实际上,优先权激励着科学家永不止步,大量阅读新出版的科技文献,从事深入复杂的科学实验。

科学研究的回报,除了科学发现优先权,还包括直观的物质利益回报。来自美国高校的普遍研究证实,提高科学家甚至一般科研人员的薪酬,设置项目奖金,对于其论文发表有着不可取代的激励意义。对比之下,科学家薪酬与生产率不是那么明显挂钩的欧洲国家,将科学家直接作为公务员对待,激励作用就相当薄弱了。直接物质利益回报还包括专利权许可收入、直接转化科学发现成果、从事有偿咨询等方面的收入,书作者认为,公共部门应当容许并规范、鼓励科学家获取上述方面的收益。

如果将科学研究,看成是与工业生产相类似的科研生产,科研实验室就等同于企业的车间。书中探讨了美国、欧洲国家的科研人员组织形式,指出良好的实验室运作机制,不仅可以为科学家的研究项目带来事半功倍的助推作用,而且也有助于培养科研人员梯队。公共部门鼓励科学研究、科技创新,就应当不仅鼓励起到龙头作用的科学家,而且要为年轻科研人员、硕士和博士研究生投身科研创造必要的激励。书中还就科学生产设备和材料涉及到的经济运行逻辑,进行了深入解读,对照了美国模式和欧洲模式的优劣。

科研资助额的持续增长,对于公共研究机构和大学的科学活动有着决定性影响。二战后至越战爆发前,美国政府在科学基础研究领域投入巨资,且保持年均快速增长的态势,这为美国率先拥抱计算机和互联网革命创造了条件。但在越战爆发之后,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期,美国政府削减了科研资助,使得很多学科领域的研究陷入停顿。书作者还建议,政府应当优化政策,鼓励社会资本和产业资本以不同形式投入支持科学研究,并优化对于一线科学家和科研人员的激励,鼓励探索冒险,而要尽可能避免形成科学家只从事“稳赚不赔”研究项目的错误激励。


本文发表在《经济参考报》8月26日

http://dz.jjckb.cn/www/pages/webpage2009/html/2016-08/26/content_22846.htm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