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中世纪的遗产如何造就工业革命?   

2016-05-07 10:06:24|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通往工业革命的漫长道路
豆瓣评分:8.6分(55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  

          中世纪的遗产如何造就工业革命?

                    文/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通往工业革命的漫长道路:全球视野下的欧洲经济,1000-1800年》

作者:(荷)扬·卢滕·范赞登

译者:隋福民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3

 

 

为什么会发生工业革命?西方世界(西欧和北美)是什么时候确立起对世界其他地方的领先优势?这两个命题(其实是一个)掀起的争论,一直持续到今天。主要是因为,解释工业革命成因及西方国家的崛起动力,同样的原因解释可以用来解读最近几十年来的国家兴衰。这其中,英美历史学界、经济学界的一些学者也不无私心,竭力确立“欧洲中心论”、“英美例外论”(或者英国例外论、美国例外论)的正确性,以此来否定上世纪以来陆续崛起的前苏联、日本、中国及印度、巴西等国持续成长的可能性。

教科书及很多通俗历史读物对工业革命起因的解释,相当呆板。工业革命起步于英国,因而描述者会将主要的视野投向工业革命前的英国历史,强调圈地运动、光荣革命(上溯至大宪章)、英国海军对西班牙无敌舰队的胜利等事件的作用,额外还会提及印刷术的普及以及更早以前的文艺复兴、宗教革命。在这些描述者的笔下,工业革命很大程度上被解读为一个经过精心设计而步步落实、水到渠成的产业跃进。然而,单从上述事件来看,如果仅仅是若干个带有偶然性的事件的累计,我们就可以认为,近代的英国发生工业革命,同样也是戏剧性的——这也引出了所谓的虚构历史探讨,即改变重大历史事件中的一个小事件,就可以逆转整个进程,让历史面目全非。

世界著名的经济史学家、荷兰乌德勒支大学经济史教授、国际经济史学会前会长扬·卢滕·范赞登给出了另一种解释。在他看来,近代西欧出现资本主义经济的迅速发展,并为18世纪英国拥抱工业革命奠定了基础,这与中世纪时期开始的近千年内,欧洲不同区域出现的制度探索有关。“工业革命是内在激励、经济结构、知识积累和人力资本形成之间特别互动的产物”,按照范赞登的观点,内在激励(对节约稀缺而昂贵的劳动力的渴望,刺激了经济结构的转变),开始于中世纪的实用知识积累,印刷术的扩散,都是一个历经多个世纪的演化进程。

范赞登在《通往工业革命的漫长道路:全球视野下的欧洲经济,1000-1800年》书中引入了三组指标,用于测定制度效率。首先是利率、技能溢价(熟练工人相对于非熟练工人的工资差额)、谷物价格,旨在衡量制度对财产权的保护程度,以及对商业信用发展的促进程度。第二组指标用于衡量经济体的市场一体化程度,包括价格变动、价格趋同程度;第三组指标则是要素市场的深度和广度。

西欧国家在14-15世纪向低利率模式转型,而同期的中国(古代最鼎盛时期)的利率却要高得多,日本、东南亚也同样如此。日本在17世纪开始出现资本市场,有效降低了融资成本和利率,但亚洲的其他地区却并没有建立起这样的结构。就技能溢价、谷物价格的分析,作者得出了同样的结论,认为从中世纪末期起,西欧就开始具备了相对富有效率的制度结构,降低了融资成本、交易成本,实现了较高水平的市场一体化。

当然,中世纪末期的西欧,之所以利率指标相比之前大幅下降,跟黑死病(1347-1348)危机、1315年大饥荒降低了人口基数有关。从资本稀缺而劳动力充裕,转向资本充裕甚至过剩而劳动力匮乏,这使得资本需求大量降低,而劳务工资上涨,这将成为经济结构调整的强大内生动力。

很多历史著作对欧洲中世纪的回顾和记述,严重有失偏颇。中世纪真的只是所谓的黑暗时期吗?是一个纯粹的,充斥着愚昧的时代吗?范赞登援引经济数据指出,公元950-1300年间,欧洲其实经历了一个长时期的繁荣过程,尽管这期间欧洲大陆动乱纷呈,但这样一个政治上四分五裂的大陆却上演了持续的贸易繁荣,人口增长甚至高达100%以上,城市化水平也有了很大提升。最具讽刺意味的是,教廷的强权地位,使得中世纪期间欧洲大陆上各地的修道院大量新建,这带动识字率、书籍产量持续提高。修道院为了避免其控制的财富被世俗国家的政府盘剥,推动完善了财产权法律制度,带有半强制性的确定法治体系(君主与平民平等)。上述这些制度影响的累积,在后来产生了重大影响。

当然,中世纪教权独大、欧洲大陆政治分裂造成的权力真空,对于经济发展也造成了很大负面影响,最为突出的表现即是封建制和庄园制的存在,使得战争频繁上演,而且贸易负担也被增添。

书中第三章聚焦于中世纪知识经济的兴起,即研究公元500-1500年的书籍产量。这期间多数时间内,书籍生产都是以手抄方式产出的,手抄本显然在那时成为了社会地位和财富的标志,但也能提供知识生产和传递的信号。范赞登特别指出,这一千年之中,书籍生产的中心从地中海移动到了北海地区,与中世纪各地修道院的活跃(修道院成为了最重要的供给来源和需求者)以及11世纪起大量出现的大学密切相关,产量从最初的每个世纪12000册,增长到15世纪时的1250万册。这一现象的直接结果是,更多书籍不仅会培养宗教贵族,而且会产生更多的城市贵族和学术精英,推动专门的产业专业人员阶层出现。

毫无疑问,在中世纪末期至工业革命(1400-1800年)期间,欧洲大陆上也发生了兴衰分化,曾繁荣了很多个世纪的地中海地区相对衰落,北海地区(西欧)崛起。范赞登从一个独特视角揭示了欧洲大陆“小分流”的奥秘:欧洲婚姻模式出现——在英国和荷兰等地区,年轻夫妇对婚姻有了较为充分的自主权,女性继承权得到保证,出现了面向女性的劳动力市场(劳动力短缺促成的结构改变)。相关的影响还包括,家庭增加对子女读写能力的投资,小型家庭因为脱离家族、大家庭变得更为脆弱,为此需要更多的进行储蓄(增加了对资本市场发展的支持)。

以上趋势、因素的交叠,或者说积累,为工业革命提供了多方面的间接性有利条件。但促成工业革命还需要更为直接、强有力的因素。范赞登用了大量篇幅引述了三个重要因素:一是由于培训和教育覆盖更广,工人的技能溢价下降;二是印刷术革命,带动了知识生产和交换的革命,带动书籍产量的革命性上升,书籍消费开始普及化,书籍价格下降,产生了更多具备读写能力的一定素质劳动力,这将成为工业革命的基石所在——正如我们所知道的,工业革命过程中的许多技术发明,来源于识字工匠、熟练工人。

第三个重要因素是近代国家以及相关的政治结构、公民权利的产生。中世纪时期的教权独大、封建制和庄园制存在已被证明不利于经济发展。近代国家不同于之前的王权国家、游牧联合体,需要提供教育、基础设施、健康服务以及致力于降低交易成本的多方面公共品,并通过税收体系与公民建立契约型关系。范赞登探讨了英国工业革命之前,曾一度活跃的荷兰共和国的政体历史,揭示了荷兰共和国确立税收与公共品、公民权之间关系的探索,而这方面的探索经验对于后来的英国及其他资本主义大国均产生了重要影响。

读写能力的上升,会伴随着带来技能溢价下降的结果,这种关系在17世纪以后的欧洲显现得越来越明显。投资教育,鼓励文化出版业发展,反过来就可以起到降低劳动成本的作用。因为劳动力素质的提高,生产率提高的速度就高于劳务支出增长的比率。

《通往工业革命的漫长道路:全球视野下的欧洲经济,1000-1800年》书中也谈到了欧洲与阿拉伯世界、南亚和东亚地区发生的“大分流”。作者令人信服的指出,清帝国、德川时期的日本、奥斯曼帝国等国家尽管努力降低了交易成本,却没有创造出真正意义上的资本市场,也未曾主动或被动但顺应的推动近代劳动力市场的形成,还未能构建起对财产权的保护制度。这一切加速了这些地区相比西欧的巨大分化,工业革命在英国兴起并扩散到周边地区的同时,亚洲从东至西就这样丧失了重回起跑线的机遇。

 

 本文发表在《中国证券报》5月7日

http://book.hexun.com/2016-05-07/183734500.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