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定义和对待儿童的历史演变  

2016-05-20 09:19:34|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西方儿童史(上卷)
豆瓣评分:分(8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定义和对待儿童的历史演变

                       文/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西方儿童史》(上、下卷)

   编者:(意)艾格勒·贝奇、(法)多米尼克·朱利亚

   译者:申华明、卞晓平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日期:20163

 

当代社会对于儿童的关注度,远远超出其他年龄人口所能获得的注意力。给予儿童一切合乎其愿望及长期利益的待遇,包括身体健康、教育、生长发育所需的条件和方式、与兴趣相关的多元化发展的可能、从父母到其他亲友长辈给予的关爱,以及相关的社会关爱。伤害儿童——无论是从身体,还是精神方面的伤害,都是不被允许的。这些被认为是确信无疑的社会准则。一些情况下,关爱孩子过度发展为宽纵溺爱。

但我们也应当意识到,在当代社会,仍有许多国家的大批儿童陷入苦难,从国际知名体育品牌外包的足球、篮球等产品的童工,到泰国、中东欧国家大批量被迫从事性交易的未成年人,到发达国家也未曾绝迹的儿童乞讨者,再到社会和政治动乱地区沦为战乱受害者的儿童。

从另一个角度看,那些生活在相对舒适、安全环境中的孩子,因为过早卷入学业竞争而深陷巨大压力,幸福指数同样不高。父母竭尽所能围绕孩子所需的一切,“保证孩子比自己更成功”,期望孩子能够提升社会地位。

当代社会给予儿童的关爱、疏漏以及不切实际的期待,与之种种的观念、意识究竟源自何处?意大利教育家、帕维亚大学前哲学系主任艾格勒·贝奇与法国历史学家、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历史研究所所长多米尼克·朱利亚主编的《西方儿童史》(上、下卷),详细探究了西方历史文化背景下,儿童概念的生成以及与儿童生长相关的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养的沿革。

 

古代儿童与育儿和教育实践

古希腊时期,斯巴达建立起了严格的群体生活体系,儿童也被纳入严格的集体管理。书中也指出,古希腊各城邦之中,雅典儿童的生活迥异于斯巴达儿童,前者会在7岁左右进入学校。当时,医学中已经分化出现了儿科医学,亚里士多德研究了儿童生理学。雅典儿童被迫接受很重的学习任务,以至于出现了与当代社会相似的群体性厌学情绪。

古希腊、古罗马的哲学家们,也开始塑造“想象的儿童”。柏拉图希望建构的理想国,离不开完美的化身儿童。从《理想国》到《法律篇》,儿童需要接受的教育课程被继续完善。而据色诺芬的《居鲁士的教育》,古代波斯帝国的儿童教育与古希腊也有着不小差别。

古罗马时期,划分年龄界限与赋予公民权、宗教和文化仪式发生了更密切联系。人们遵从古希腊的医学理论,因为儿童具有爱玩、易怒、不专注的特点,将儿童解释为不健全的人,需要经过严厉及繁重的教育才能使之灵魂脱胎换骨。学校教育的重要性从此时便凌驾于家庭教育之上。

到了中世纪(公元900-1500年),经院教育在儿童教育中占有重要地位。一些学者着眼于研究儿童情感。随着同期欧洲商业的迅速发展,教会修道院等宗教机构主办的学校,也开始提供越来越多世俗课程。

到了中世纪末期,儿童生活与成年人生活的分离趋势日趋明显,不光是当时的贵族家庭,就连普通的城乡居民家庭,有了专属的孩童服饰、玩具以及部分的仪式。另一方面,随着父权的强化,对孩子的家庭教育变得比过去更为严厉,“向儿童讲授良好的身体行为规范,以及成长所带来的社会责任”,都成为了家庭教育的重要内容。同期的学校教育也讲求同样的培养目标,伊拉斯谟的《论童蒙的自由教育》书中就提出了一个“理想儿童”的概念,要求家长和教师以清晰、有力、持续的教育,让孩子获得“理性的秩序、促进社会适应的游戏和学习”,而绝不能“过于信任儿童天性而放任其懒惰”。

 

重新定义儿童:近代时期的儿童

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教育,加重了儿童教育负担。教师和家长责任被进一步明确。但此时距离现代医学革命还有几个世纪,这期间,童年仍然是人体能极弱的时期,儿童很容易受到各种疾病侵扰和意外事故的威胁,儿童死亡率居高不下。书中披露,路易十四时期的发过,儿童死亡率高达千分之三百五十。此外,随着欧洲大陆种族、民族观念的勃兴,不同族群的儿童开始在教育、社会等多领域受到差别待遇,一些族群的儿童获得更为完善的保护,而其他一些族群儿童甚至成为猎巫运动的受害者。

16-18世纪,印刷术的扩散,带动了欧洲大陆识字率的大幅提升,入学率也相应提高。工业革命之前各国手工业和商业的繁荣,是城市化的重要结果,人口迁徙加速,也因此出现了越来越突出的流浪儿童现象。“不上学也不工作、无信仰亦无道德的儿童的四处游荡”,触动了社会公众,公共救济体系随之出现。

这时期,对儿童的规训明显升级。为了让儿童经过更具效率的教育培养,转化为道德和能力水平更高的健全公民,寄宿学校开始得以扩散。服务于贵族和富豪阶层的家庭教师随之式微。对于家长来说,让孩子报读寄宿学校需要更高的经济支出,培养孩子的教育成本显性化,这反过来促成了很多平民加入工业、手工业体系,为近代经济体系增加了劳动力供给。

到了19世纪,早期工业化以及因此形成的持续都市化,使得欧洲大陆人口激增。更多的儿童,需要成为近代工业社会的合格成员(后备军),就要接受有别于过去人文主义的规训,着眼于职业技能培养,驯服个人的自由散漫。《西方儿童史》书中也谈到,19世纪儿童玩具、器材、服装甚至儿童文学,都有了很大程度上的调整,目的都是服务于培养儿童。

 

现代和当代时期的儿童

19世纪末期,教育学家已经开始对工业化教育体系开展反思,探索适合儿童的教学途径和方法。有教育学家指出,不能让儿童的社交潜能和自主思考荒废——尽管如此,也要看到,因为对儿童的潜能更为重视,纳入学校教育的课程相反还增多了,当规范化的考试被普及,学生负担被增加到一个高点。

20世纪是消费主义、商业化大行其道的世纪。儿童真正意义上成为了最具消费潜力的消费者(尽管付款者不是儿童自己),瞄准及挖掘儿童需求,成为商家最为热衷的选择。社会竞争的加剧,家务劳动被更多的社会化,让儿童与家长相伴的时间缩短,出于补偿,父母会为孩子购买更多的商品。这意味着,现代和当代的很多孩子,是在“买买买”中长大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更多的商品,也有很大一部分出自儿童消费者的同龄人:童工。20世纪也是战争的世纪、地区政治和社会纷乱的世纪,大量儿童流离失所,还有很多地区的平民家庭,不得不让孩子较早结束学业,进入工厂做工,才能养活年纪更小的孩子。

《西方儿童史》书中回顾了19世纪后期,欧洲主要资本主义大国禁止童工立法的历程。禁止童工,会在短期内让一些家庭陷入难以维持生计的困境,但长期来说,会改变社会议程和公众意识,让儿童在成长期获得更好的照料,避免过早患上职业病并丧失社会流动的可能。

 

 

本文发表在《南方教育时报》520

http://szjy.sznews.com/html/2016-05/20/content_3530042.htm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