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公民积极参与,方可扭转美味欺诈迷局  

2016-03-27 07:16:36|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民积极参与,方可扭转美味欺诈迷局

                             文/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美味欺诈:食品造假与打假的历史》

作者:(美)比·威尔逊

译者:周继岚

出版社:三联书店20163

 公民积极参与,方可扭转美味欺诈迷局 - 一川的行走 - 郑渝川的网易博客

 

 

    以一种不甚严格的标准来划分,食品造假与打假伴生的现象,贯穿了人类文明史的全过程,可以列为几个时期:工业革命之前,基于科学认识与食物供给总量两方面的不足,吃起来美味可口的食品,常常却带有知名的毒性,比较典型的例子是,中世纪及其前的一段日子内,铅制器皿装盛的葡萄酒会更加美味,酒窖和商人在葡萄收成不好的年头,还会刻意的在葡萄浓汁中加入铅或将浓缩葡萄酒用铅制器皿煮开。

    当代意义上的食品造假,肇始于工业革命后,人们以本地出产食品为主要食物,食品造假与打假都是现代化学进步的产物。英国著名食品作家和历史作家比·威尔逊,在其所著的《美味欺诈:食品造假与打假的历史》一书中,主要以英国和美国这两个国家为例,介绍了这段荒唐的历史。在此阶段,化学工艺首先“帮助”造假者发明出可以蒙蔽消费者的特殊技术、生产工艺和添加产品,实现打假,也慢慢的培养出针对性的检测方法和识别工具。与之相对应的,自由放任政策所导致的造假食品满天飞(造假者无需为之担负真正的责任),倒逼这个时期的多个工业强国,由政府出面加强对食品安全领域的监管、资助打假科学家等方面人士,最终建立起一套完善且与时俱进的食品安全法律和监管体系。

    而经济和贸易全球化的这个时代,随着消费者和制造商之间链条的大大延伸,食品欺诈的运作空间前所未有的膨胀。如今,尽管政治家、媒体和大众不会再像过去的两个时期那样,对造假的危害和打假的必要性存在本质上的争议,来自各个方面的监督力量更为强大,食品原产地保护、DNA保护等一系列先进检测技术的引入,几乎实现了对造假结果识别的“火眼金睛”,但人类所需要的食品总量之大、种类之多,大大超过监管者所具备的力量,或者说,监管者愿意投入监管的力量。

    可能会让许多中国读者觉得尴尬的是,各工业强国(主要的资本主义大国)前述三个历史时期先后出现过的食品造假方式(包括轻微或部分的无毒掺假、严重的有毒掺假、篡改食品成分、仿造出有害健康的食品、违法违规添加不被法律许可且危及消费者身体健康的化学成分、伪造“有机”“纯天然”“纯正”等健康概念,等等)、企业混淆舆论并逃脱监管的运作方法(游说监管部门和行业协会、收买媒体、靠无良专家误导舆论,等等)、政府干预不力的典型特征,都几乎完整的出现在今天的中国。

    或许会有人轻描淡写的说,美英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过去的发展中,也不可避免的经过了食品造假及其带来的国民健康和社会心理危机;急速工业化和城市化的中国,重“走”这个阶段,虽然令人痛心,但是没有办法。

    真的是这样吗?比·威尔逊在书的最后一章不无困惑的写道,“……这一欺诈事件(三聚氰胺毒奶事件)能够如此肆虐,完全是因为对食品市场毫无约束和政府监管不力造成的;19世纪20年代,崇尚自由主义的英国政府犯过类似的错误;19世纪60年代,纽约又重蹈覆辙;如今,到了21世纪的时候,中国又曝出类似丑闻……”

    为什么要困惑?因为无论是与19世纪2060年代,还是现在的美英两国政府相比,我国的食品安全监管制度和执行体系,至少从规模上看,并不居于下风。更何况,以美英而代表的西方国家,已经艰难的走过了铺天盖地食品造假的阶段,积累了丰富的应对造假及其处置的制度、案例经验(这并不属于西方国家控制对外输出的技术产品);后发工业化国家如果致力于严密监管,至少可以遏制“含金量”不高的严重有毒掺假、肆意添加危及消费者身体健康化学成分等行为。

    这不能不让人反省,一代人乃至数代人的健康,已经被GDP为上主义,视为了“不妨付出”的代价——但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可以轻易抛弃民众健康(利益)的思路,即便在19世纪2060年代的英国和美国,也无法正大光明的立足;如今却可以堂而皇之的广泛存在,必然有长久的延续和内在依赖,你凭什么相信它会在必要的时候完成自我修复?如果包括普通公民在内的社会各方面,不能像《美味欺诈:食品造假与打假的历史》一书中所介绍的“打假怪人”们那样,从商业、到技术、再到消费选择等各方面,尽全力阻遏和抵制造假行为,今天的中国,要像建构起,如美英等国精练有效的食品安全监管体系、商业规则和制约舆论,必然只能是非常不切实际的愿望。

    《美味欺诈:食品造假与打假的历史》一书中介绍说,在1855年的英国,包括食品在内的各类商品掺假行为十分严重,已经导致英国当时给全世界的印象,一方面是出类拔萃的商业自由国家,另一方面是无比猖獗的造假和山寨国度;而在其国内,由于自由放任思想在政界和民众中占据压倒性位置,并没有保护消费者不受掺假食品伤害的法律。这种情况被扭转,正是得益于同期多名打假公民的长期努力,以及如今成为全球最权威医学期刊的《柳叶刀》杂志对打假成果的报道。

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政府力量在食品安全监管方面的进入,同样得益于公民的积极参与。一个神经质的文学爱好者,厄普顿·辛克莱,创作了一本畅销小说《丛林》,夸张的描绘了美国人吃进肚子的食品实则肮脏不堪的状况。这本小说让全美国民众感到愤怒和恐慌,就连时任美国总统的西奥多·罗斯福也不例外。由此,美国国会在1906年通过法案,要求美国市场上一切供人食用的肉类产品,必须经过检查,这虽然并不能杜绝和解决《丛林》中所描绘和列举的诸多问题,但已然开启了一条以政府、社会、社区、公民个人、传媒等多方面遏制商家食品造假行为、维护消费者利益和食品行业长期利益的正确道路。

 

 

本文发表在《广州日报》327

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16-03/27/content_3158539.htm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