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耶路撒冷三千年,延续还是忘记仇恨?  

2016-02-22 10:33:30|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耶路撒冷三千年
豆瓣评分:7.8分(3290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耶路撒冷三千年,延续还是忘记仇恨?

                           文/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耶路撒冷三千年》

作者:(英)西蒙·蒙蒂菲奥里

译者:张倩红、马丹静

出版社:民主与法制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1

 

耶路撒冷是一座“世界城市”。耶路撒冷的历史就是世界史,它的一次次劫难正是世界文明史上无法抹去的伤痕。这样一个塑造了世界三大宗教,被认定为宗教圣地而带有神圣意味的城市,又一次次被虔诚的教徒以及毫无顾忌的野蛮人撕为碎片。耶路撒冷总是在重建,正如从这样发源的宗教,教义也是被重新阐释,最终变成会让先知也感到巨大困惑的版本。

1099年,十字军东征占领耶路撒冷,建立了耶路撒冷王国。这期间,上演了无耻的屠戮,法兰克人有组织的杀害了大部分手无寸铁的耶路撒冷市民,包括犹太人、普通的穆斯林,总数达十万人,掠夺了圣殿山上所能掠夺的一切财宝。

这一次屠杀不是起点,也非终点。耶路撒冷是孕育文明、神性和理性的城市,也在持续的触发征服者的兽性。古罗马时期、更早时期的巴比伦王国时期,还有历史上的很多关头,耶路撒冷总是轻易被焚毁,然后被后来人按照自己的理解重建——这成为了下一次征服和焚毁的开始。当然,这座城市的生命力却如此旺盛,它见证了一个个帝国、一个个王朝,一批又一批或残暴或雄才大略或庸碌不堪的王公贵族在这里上演悲欢离合。耶路撒冷不灭,不断兴起但又会走向灭亡的是执念、贪念。

有关耶路撒冷,如果说民族,宗教,国家之间存在基于历史的仇恨,时至今日,从古希伯来王国的建立算起,整整三千年,纷乱复杂,几乎不存在理顺的可能。人类文明史上所有丑恶和凶残的元素,仿佛都会以某种方式进入耶路撒冷的城市史片段。但谁真正意义上算得上是完全无辜的受害者,而谁又是永远占据上风的加害者呢?

仇恨,需要超越,需要消弭,有待那么一天,才是耶路撒冷这座圣城能够擦拭掉永恒的血污,绽放神性、理性与智慧光芒的时候。

英国学者、皇家文学学会研究员西蒙·蒙蒂菲奥里所著的《耶路撒冷三千年》是一部杰出的作品。这本书书写了人类世界最具盛名的城市,如何在历史变迁过程中历经劫难并不断迎来重生。

全书依照耶路撒冷建城三千年历史上不同时期及重大事件,分为九大部分叙述。第一部分梳理了古希伯来王国及波斯人、马其顿人、罗马人征服耶路撒冷的历史,至耶稣受难和犹太战争止。这一部分占据了全书近1/4的篇幅,书作者选取古希伯来文献及相关的中东史料、罗马史记载,仔细的甄别了神话传说、可供确证的历史记载,梳理了头一个千年历史中王朝的兴亡罔替。实际上,从耶路撒冷的头一个千年,我们已然能够概括出一项重要的历史经验,即周围大国停止扩张,暂时没有雄心勃勃的霸主力图独霸中东的情况下,耶路撒冷会很好的实现多个族群的和谐共处,商业和文化繁荣也因此令人称奇。

居鲁士、大流士、亚历山大、托勒密…这些在头一个千年声名显赫的君王,努力开疆辟土,搭造新的圣殿也成为显示权威和军力的重要象征。犹太人不断流离失所,每每成为帝王霸权和其他弱势族群争锋时的出气筒。到了古罗马时期,凯撒和克拉奥帕特拉需要耶路撒冷的祝福来巩固他们的统治。以上这些,为耶稣布道创造了足够多的道德律令依据,耶稣宣扬社会正义,宣称来世实现,现世和历史的教训都可以用来证明他的观点。

全书第二部分至第四部分分别介绍了耶路撒冷与异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这是耶路撒冷光辉与蒙尘的第二个千年。罗马皇帝提图斯攻占耶路撒冷后,几乎终结了犹太战役。他摧毁这座神圣城市,却未能真正意义上消弭各族群和信众之间的仇恨,相反使得离心力越来越强。君士坦丁大帝的侄子尤利安停止迫害犹太人,把耶路撒冷交还,修复了这个城市,但又进一步触发了犹太人与基督教的矛盾,尤利安遇刺身亡后,继位的狄奥多西一世使基督教成为国教并强制推行。自此,“帝国的眷顾、纪念性建筑和源源不断的朝圣者(前来)”,在耶路撒冷创造出新的节日和仪式日历,还以耶稣受难地遗址为基础建立起了“耶路撒冷的新精神地理学”。

默罕默德的时代开始后,出现了类同于犹太教和基督教,对末日审判深信不疑,并坚定的将耶路撒冷作为圣地的潮流。在后来的十字军东征之前,总体上,伊斯兰教的包容精神远胜于当时的其他宗教。耶路撒冷城区内多个宗教的圣殿就这样奇迹般的长期共存,不同宗教的信众甚至可以相隔不远,互不干扰的完成各自的宗教仪式。

书中剩余的第五至九部分,是最近一千年来,耶路撒冷更为频繁所遭遇的劫难。十字军东征造成了几大宗教之间的难以调和的仇恨,不但是十字军的暴虐行为,而且十字军造就的耶路撒冷王国等短命的十字军国家,还延续着彼此之间的误解和冲突。

蒙古西征以及之后的帖木儿,都没有真正意义上动摇耶路撒冷的存在。奥斯曼帝国的兴起,让圣城之后的三个多世纪都处于其控制之下。夹缝中的犹太人回流到这个相对开明的王朝。有意思的是,在当时已经变得逐渐强大的欧洲殖民国家,人们并不急于发动新的十字军东征,耶路撒冷完全可以作为想象中的符号存在,这也使得其英国清教徒在逃到北美后,将殖民定居点称为新的耶路撒冷。

拿破仑曾希望彻彻底底征服耶路撒冷,这不仅指的是取得军事上的占领,而且还将法国大革命的象征,即科学和理性相融合,来替代圣城的信仰。他的这番努力以失败而告终。之后,迪斯累利、帕麦斯顿等英国政客都曾到耶路撒冷朝圣。俄国沙皇希望瓜分奥斯曼帝国,并获得耶路撒冷的监管权,不过,英国人对俄国人的提议毫不感冒。

19世纪末20世纪初,耶路撒冷仍是奥斯曼帝国的领地。这个老大帝国的衰落,使其成为了全球霸主英国、新兴挑战者德国和美国角逐的最好领地。《耶路撒冷三千年》最后一章讲的是犹太复国主义。在20世纪的前期,犹太复国主义、阿拉伯民族主义都是欧美大国一手扶持,并设法利用的政治浪潮——大国的政治家很少想到,他们眼中拙劣、幼稚的空想家,会真的在现代“复活”犹太人国家和阿拉伯国家。也正因为英国为代表的大国,对犹太复国主义并没有太大信心,也不认为阿拉伯人能够在中东成事,所以非常轻率的许下诺言,让耶路撒冷及周边地区“一女二嫁”。

犹太人建立的以色列,一开始就不被世人看好。一千多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犹太人一直是外族人的奴仆,有时能侥幸获得宽容,但更多时候则是被迫害,他们却始终保持宽容。这样一个被认为由小店主、投机客组成的新国家,能够对抗敌对的尚武民族组成的国家的更强大军力吗?以色列似乎始终取胜,尽管他们的胜利看上去,也无法扭转在整个中东乃至世界区域内的孤立角色。耶路撒冷啊,就这样见证着一个伟大民族几千年来的悲剧命运。

 

 

本文发表在《文汇报》222

http://wenhui.news365.com.cn/html/2016-02/22/content_386583.html?div=-1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