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出租车越来越难管,交委别拿官话忽悠人   

2016-02-18 20:44:22|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租车越来越难管,交委别拿官话忽悠人

 

                            文/郑渝川

 

《羊城晚报》的记者213日深夜在广州东站,发现车站出租车上客区之外的马路边,不少出租车司机高价揽客。这些司机普遍不愿前往短途目的地,主动询问乘客是否前往深圳或东莞,去深圳罗湖的要价高至1000元,比正常价格贵了400元。这期间,有交通综合执法车辆通过该路段,且鸣笛示意,但仍有司机不为所动,表示没什么好怕的。针对出租车议价现象,广州市交委表示,会加大专项检查力度,乘客可“96900”或公司电话投诉,还将建立司机信誉档案,并与企业考核挂钩。(《羊城晚报》216日)

 

广州市交委开展的检查也好,通过媒体隔空喊话释放的压力也好,现在都接近于“然并卵”。《羊城晚报》记者213日晚在广州东站看到,交通综合执法车的鸣笛警告,出租车司机根本就不当一回事,这多少还可以解释为执法人员势单力薄,一旦现身介入,不排除遭人数更多的出租车司机围攻。但即便是更多交通执法人员结伴介入,改变了现场人数对比,恐怕也仍然无法起到驱散、规范的作用,更不要说开罚。

 

出租车司机说的是大实话,交委拿他们没什么办法,司机“没什么好怕的”。这种话在过去是不敢讲的,交委不仅可以通过现场检查等方式,查办出租车的违规现象,开出罚单,而且出租车的准入资格还在该部门手里。现在而言,交委的权力没有变,至少没有变弱,其威慑性却降低了。

 

这种变化的直接原因,显然在于互联网专车的出现。专车冲击了出租车的客源,无论广州、深圳,还是国内的其他大中城市,甚至县城,只要专车在当地上线,出租车过去一车难求的情况就会得到很大缓解。市民乘客有了更多选择,但出租车司机就很不爽了,空驶率和空驶里程都大大增加,生意淡了,收入低了,日子更加不好过了。尽管一些地方的出租车司机通过种种方式倾泻对专车的不满,主管部门也承诺加大对专车的规范和不合规行为的打击,但现象本身没有得到改变。

 

出租车司机独揽生意的地方,而今基本上萎缩到了机场、火车站、大型汽车客运站等节点。这些节点专门设置了出租车上下客区;社会车辆则需要快进快出,严禁长时间停靠,自然不利于互联网专车揽客。也正因为而今的生意不好做,出租车司机更倾向于在能够独揽生意的地方,“捡到”可以接受远距离高价订单的乘客,以此对冲生意变淡的损失。

 

出租车司机也好,专车司机也好,以至于广大市民乘客,对于交委都不怎么满意。出租车抱怨交委查处专车不力(很多司机坚持认为,只要没有营运牌照,那就叫做黑车,就应当毫不犹豫的查禁),而专车司机对出租车司机的说辞会嗤之以鼻,现在很多时候,市民乘客用手机软件叫车,宁可等候,也不乘坐就停在附近的出租车,这显然不能用价格高低、乘客贪图便宜来解释(互联网专车而今越来越频繁的祭出“动态调价”手段,运价基本上都会高于出租车)。

 

相比专车,出租车的优势其实就仅仅剩下了司机更熟悉所在城市的路况,但这股优势很大程度上被no zuo no die给抵消掉了。出租车司机绕路,在计价表上做手脚,车况糟糕,开车吸烟,还有一些司机会频繁上演超速、压线变道或掉头,等等,这些已经是并非广州一地,不少城市的哥留给市民乘客的固定印象。

 

当然,不能说出租车司机的抱怨,就一点儿道理都没有。某种意义上讲,互联网专车司机跟出租车,确实是在“不公平竞争”,前者的接单收入,会被专车平台企业抽成20%,如果觉得不划算,可以少接单,甚至关闭软件不接单,没有额外损失。事实上,为了激励互联网专车提供服务,专车平台企业出台了五花八门的激励政策,什么早高峰N单额外奖励,晚高峰N单额外奖励,每日N单加奖,十几元、几十元到一百多元、二百多元不等。最最厉害的激励,还在于专车平台企业的“动态调价”机制。

 

但出租车司机不一样,“份子钱”摊到每一天,都是几百块,再加上油钱,至少得从早跑到晚,现在专车加入竞争,生意更差了,所以不得不想办法去找高价远途单。主管部门、行业组织、出租车企业对于出租车司机,也没有任何有效激励,别说“动态调价”了,哪怕多一块钱的议价,也属于“严重违规”。

 

交委(交通局)的处境有点尴尬。一方面,查禁互联网专车不得人心,与国家推进共享经济发展、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主旨不合,另一方面,因为出租车的违规乱象很多,去严查严办满腹怨气的出租车司机,似乎也不太合适,说不定查办一个司机,会招来更多司机撂摊子呢……

 

照我说,这样的尴尬纯属活该。有关出租车和互联网专车的一切纠结,实际上都来源于一个问题,即出租车牌照的限量供给,且通过公司制(注册建立出租车公司,明面上的准入门槛超高,外人基本上是不可能进入的,出租车公司实际上是哪些人在操办,又有哪些人在分钱,大家都是很清楚的),形成多级对出租车司机的盘剥。说白了,出租车司机辛辛苦苦一整天,挣来的钱绝大多数都到了舒舒服服坐办公室的人的口袋里——舒舒服服挣钱不是不可以,比如凭技术,凭资本,但开出租车公司的凭啥?

 

不触及出租车牌照、公司制管理这个核心,出租车的低劣服务质量就提高不了——换你去开出租车,运价确定、没有乘客评价机制,甭管你多有良心了,也不会想着去怎么改进服务。

 

这里还提到一个出租车运价机制僵化的问题。互联网专车“动态调价”,对于打车者来说,当然会带来更高打车支出,很有点不爽,但这跟打不到车、出不来门(回不了家)或是去看出租车司机的脸色相比,还是可以接受的。就像本文前面提到的,“动态调价”成为了激励专车司机加入服务的重要机制,大半夜可以打到车,大年三十、正月初一也可以打到车,下雨天、哪怕是下刀子天,也有人出来接单……出租车的运价却固定得接近于呆板,平峰期一个价,高峰期还是同样的价格,夜间费的增额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司机每到高峰期宁可去打牌、喝茶、吹水也不肯出车……

 

如果能够放开出租车的牌照管制,放开数量管控,降低公司进入门槛,将份子钱降到不高于互联网专车抽成的层次,允许出租车在一定幅度内降价或者加价运营,上述难题相信会至少得到有效的缓解。出租车司机也会像专车司机那样,客客气气的对待乘客,城市的打车难和拥堵问题也就有了解决的希望。

 

 

 

 

 

本文系“淘皮客”公号专稿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wMjY3MTU4NA==&mid=403973761&idx=1&sn=e5786e3b9ebe82f8c9687b5640b2a786&scene=1&srcid=0218W10DegYELavxAJdGuNZd&pass_ticket=YIQCJzn65TSMq5%2FHLogwNH5Jau9AC5flQczsjg%2Bf8gtTUMsr%2BMWDurRD2eIdq1Q3#rd

 

  评论这张
 
阅读(43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