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怎样走出“减负”变“增负”怪圈  

2016-12-19 09:41:27|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怎样走出“减负”变“增负”怪圈

                           /郑渝川

减负,负担却越“减”越重。《人民日报》日前刊发系列报道,直指当下近乎疯狂的校外补习。一方面,教育部多次提出给中小学生减负,另一方面,校外补习班兴旺。本地媒体针对广州市中小学生及家长的民调结果显示61.30%的受访者有参加补习班,主要是出于升学考虑,63.86%认为参加补习班能提高学业成绩,44.39%认可补习班对于学习成长有一定帮助。

公允而言,教育部门是在真心实意为孩子着想。教育学者和社会学家一直在呼吁,中国孩子课业压力和作业负担太重,没时间玩,甚至不会玩。不会玩的孩子长大后,怎么有创意,怎么搞创新?在这样的社会呼声下,从教育部到地方各级教育部门,先是缩短课时,提早放学时间,然后限定作业量,规定学生作业负担不可超标,接下来就是严禁任何形式的补课。

教育部门在出台这些举措时,观望者担心最后只变成口号,因为升学压力尤其是争夺优质学位、名校教育机会的竞争,客观的就摆在那里。很多时候,只要教育部门抓得不是那么严,多数家长是非常乐意配合学校的补课安排,督促孩子多做作业。

家长的这种选择,其实并不令人奇怪。一个国家、一个城市要将下一代培养成具有创新精神和创造能力的创意人才,需要学校教育体制作出改变,这就叫做公共利益。但对于家长来说,既然升学需要用考试手段来筛选和排名,所以自己的孩子在应试准备上多花时间,就等于可以在应试竞争中占了先机。至于无数个家长作出有助于获得短期利益的选择,汇集起来,有碍于这个国家、这个城市的人才培养,有损公共利益,产生了所谓的“公地悲剧”,那不在每一个家长的考虑范围之列。

这就是为什么当教育部门的行政压力突破了临界点,中小学校终于不再安排毕业班之外的年级、班级补课,作业量也真的降下去了,家长反而不满意了。家长为了避免孩子成为竞争中的落败者,才会去花钱“增负”。这方面的旺盛社会需求,催生出好几个体量惊人的产业:托管班、艺术课程培训班、英语培训、中小学各年级课程训练班……也都可以称为“减负”政策的副产品。

当然,孩子参加校外补习班,很多时候也是家长的无奈选择。现在的孩子放学太早,如果不参加托管和补习,作为上班族的父母又得不到孩子的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的支持,确实没法很好的安排孩子。另外,现在的孩子的交往范围太过有限,一些孩子通过校外补习班,能够结识更多同龄的朋友,也不失为一种额外的收获。

回到减负滋生校外补习热潮的话题,因为家长对于孩子未来参与社会竞争的预期依旧悲观,因此滋生巨大的焦虑,并且应试竞争方式本质上没有改变,所以这种现象还会继续存在。教育部门能够做的,首先应当是加速中小学课程体系的调整,在不影响高中毕业生基本知识结构和水平的前提下,促成减少中小学主要课程的教学内容;然后要完善现有的升学选拔机制,使得选拔方式多样化,防止应试压力过早的向低年级传递。如果能作出这些调整,就可能部分的缓解家长有关孩子升学竞争的压力,使其能够更好的与校方和老师合作,根据孩子的能力和兴趣取向,让孩子能够相对轻松的学习成长。

 

本文发表在《信息时报》12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