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捍卫文学的理由  

2016-11-09 16:59:26|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想象共和国
豆瓣评分:8.0分(108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捍卫文学的理由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想象共和国:三本书里读美国》

作者:(美)阿扎尔·纳菲西

译者:杨晓琼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169

 

中国媒体上最近出现了一篇主张让青少年学生远离文学经典的评论,出自北京大学的考试院院长。这位院长说,中国的古典文学四大名著,《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不适合学生尤其是年幼学生阅读,理由包括这些作品半文半白,理解起来很困难;宣扬落草为寇占山为王、权术心机尔虞我诈,甚至直言《红楼梦》就是淫书。

这位院长还说,“《诗经》《楚辞》《史记》太过艰深,唐诗宋词也不好懂,《聊斋志异》里全是鬼故事,孩子听了可能会做噩梦。至于《说唐》《说岳全传》《七侠五义》之类则更是等而下之了。”这位院长对于外国文学经典也很不感冒,因为外国语言翻译成中文,会丢弃原著的精彩。在这位院长看来,青少年学生应当读的是语言文字尽可能简单、情节尽可能曲折复杂、价值观正确向上的白话文作品。

几年前的《纽约时报》也发表过一篇类似观点的文章。《纽约时报》评论认为,阅读文学经典会让学生感到不安,因为不在少数的文学经典包含暴力、情色因素,而且因为创作时代和社会背景等因素,还可能包括了种族主义、性别歧视等歧视词汇,对于尚没有辨别力的学生很可能是危险的。

上面谈到的两篇评论,事实上都极大的贬低了文学的存在意义,逻辑上其实也是不成立的。如果说,青少年会因为《红楼梦》就变得“淫”,那么可以推论,很多成年人的心智能力只要没有明显高于青少年,同样可能因为《红楼梦》变成骚扰社会的淫棍,会因为阅读《水浒传》就操练打家劫舍,读过几遍《三国演义》就要在职场上复制权术,等等,所以,更应该禁止成年人阅读中国古典文学四大名著。同理,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等英语国家,那些诞生在美国民权运动之前,甚至美国诞生之前,加入了任何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等歧视话语的英语文学名著,更要避免让成年人读到,因为未成年人一般情况下无力进行有较大危害的社会歧视行为,成年人却可以。

美国著名作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客座教授阿扎尔·纳菲西在她所著的《想象共和国:三本书里读美国》一书的后记中分析指出,人类历史上真实存在过并在现实中继续存在的种族、性别、阶级等概念,如果被认为具有煽动的危险性,就要设置一种审查,其实是无法自圆其说的。文学经典之所以会在多年、多个世纪流传,就是能够让人通过阅读,学习、质疑、思考与想象。纳菲西反诘指出,按照《纽约时报》评论的逻辑,那么最好也不要让人们去参观大屠杀纪念馆,因为该逻辑会显然推导得出奥斯维辛大屠杀、南京大屠杀会示范残暴行为的荒谬结论。“打算把所有震动我们心灵的事物当成讨厌的东西消灭掉的企图,才是我们社会真正的危险”,能够让人变得更坚强,“获得接受生活的能力或改变生活的渴望。不是那些包裹着美好结局之糖衣的故事,而是那些挑衅的、艰辛的、时而还让人痛苦、能够带来启发的故事”,这才是文学的真正功效,对于社会和下一代的真正价值。

格林童话在内,不同文明的童话故事中同样夹杂着大量的恐惧、仇恨、痛苦。这大概也是本文开篇引述的那位院长主张远离外国文学经典(含童话经典故事)的理由。纳菲西的看法是,一个人,从他(她)的童年阶段起,生活中都会经历不同的负面情绪,也会体验信心、喜悦。童话故事“讲到吃毒苹果,被巨鲸吞没,或被遗弃在黑暗森林里等死”,这些会造就一个黑暗人格的孩子,还是说会让孩子通过故事学习,学的变得勇敢起来,学会识别伪巫师并与他们做斗争。

纳菲西说,“文学已被许多人认为无用且无关紧要”(前述那位院长对于文学的理解停留在形成写作能力),甚至掀起讨伐,根本原因是“我们渴望从错综复杂的整体中移除所有让我们痛苦、让我们不悦的东西,移除所有不合我们规范或没有让生活变得更容易、更契合我们能力与掌控范围的东西”。其实,“拒斥文学就是拒斥痛苦与困境”,最终让人们不敢正面应对生活中的哪怕一丝波澜。

《想象共和国:三本书里读美国》这本书也提到了对文学的批评(贬低、妖魔化)的另一种常见角度。纳菲西观察发现,文学在美国这个国家公共生活、大众选择中的地位下降,集中出现在最近几十年。随着美国经济金融化的提高,不但人文,而且就连基础科学也开始让位给可以直接创造实用价值的产业、项目、学科。她援引了比尔·盖茨在一次公开演讲发表的观点“奖学金的金额跟那些给国家创造就业、创造收益的领域并没有对接得很好”,以及盖茨对于富人捐钱给博物馆而不是把钱捐给预防诸如失明等疾病的项目发出的批评,指出盖茨的评论简直丧失了灵魂。

总而言之,纳菲西与比尔·盖茨等人形成了一个重要分歧,这可以用一个问题来概括:文学,艺术,如果不能创造可观的产值,也不能帮助写作和阅读(欣赏和练习)它的人以实在的利益,究竟还有没有意义可言?

纳菲西之所以会站出来,坚决捍卫文学,源自她的个人经历。即便你并不熟悉阿扎尔·纳菲西这个名字,但显然不会对《在德黑兰读<洛丽塔>:以阅读来记忆》感到陌生。《在德黑兰读<洛丽塔>:以阅读来记忆》是一本文字美妙,蕴含着巨大的引领魅力的作品,被认为是世俗理性对于神秘蒙昧和极权压制的犀利反击。纳菲西在该书中叙述了自己从海外学成归来,在祖国伊朗的大学中担任西方文学课程的教师,并因此引发强烈矛盾的故事。纳菲西归来时,恰逢伊朗伊斯兰革命以及伊朗劫持美驻伊使馆人质事件。伊朗这个在19-20世纪世俗化程度最高的中东/中亚国家,自此开始重归封闭保守,这就让纳菲西这样的拥有留学背景的女教师,以及她教授的课程、指定学生阅读的西方经典文学,都面临巨大的尴尬。

纳菲西因拒绝戴上头巾而被逐出其所任职的大学,10多年后从伊朗来到美国。她的多部作品均成为了英语世界的畅销书,纳菲西本人获得了多个国际奖项,以表彰她为代表的敢于与蒙昧极权政权对抗、勇敢追求自由理想信念的人们。

但纳菲西很快就意识到,对抗蒙昧极权虽然可能意味着巨大代价,在专制高压下追求代表人类文明至善至美的文学、音乐和艺术,肯定艰难,却会赋予人以极大的精神动力;反过来,在美国等欧美世界国家,基本上不存在伊朗那样的阅读和写作禁区,读者也好,作家也好,都可以自由自在的寻求和选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伊朗等国家,文学尤其脱离管控的文学被视为政治上的禁忌,却深受知识分子阶层以及开明民众的喜爱,人们冒着生命危险阅读;在美国,文学的地位实在太低,虽然没有审查,没有对于作家群体和读者大众的政治压力,却因为不具备实际作用而被放逐到了不能再边缘的边缘位置。

在《想象共和国:三本书里读美国》这本书中,纳菲西穿插自己的回忆与对《绿野仙踪》、《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巴比特》等文学经典的点评,毫不隐晦的指出,侵袭美国(也包括其他那些发展理念与模式与美国高度接近的国家和地区)不只是经济或政治危机,更在于唯利是图和功利主义的态度——希拉里和特朗普成为美国的政治代言人,这两个人的共同特征其实就在于这里概括的唯利是图和功利主义。正因为此,从政界,到科技界、企业界,再到普罗大众,越来越多的人都接纳了实用功利的价值观,想象力和思想都被局限为能够带来成果(物质成果和技术创新成果)的范畴。正如纳菲西所说,(摒弃文学、思想与自由理念,消费主义凌驾于所有之上的)民主社会和极权社会在对待文学的态度上,就成为了一副哈哈镜的前后两端,可以相互映照,形态会越来越接近。没有文学,没有自由思考,人就丧失了本应享有的所有神圣价值。


本文发表在“搜狐读书”11月9日

http://book.sohu.com/20161109/n472711900.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