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对外战略将走向何方?   

2016-11-14 11:24:40|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克制
豆瓣评分:分(8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对外战略将走向何方?

                         /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克制:美国大战略的新基础》

作者:(美)巴里·波森

译者:曲丹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11

 

美国总统2016年大选尘埃落定,特朗普这个并不讨美国知识阶层喜欢的候选人笑到了最后。特朗普获胜、希拉里败北的原因很多,比如美国白人民众对于媒体和知识阶层无视事实而对特朗普的丑化,对于长期走“政治正确”路线而不惜牺牲美国大多数民众利益的希拉里,以及为希拉里助选的利益集团的强烈不满。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些年来,美国变得越来越不安全。过去,人们把这笔账算在了小布什、切尼、拉姆斯菲尔德等新保守主义者头上,但曾经抨击过小布什们的一些资深国际关系专家,已经转换了立场。著名国际时政刊物《外交政策》主编戴维·罗特科普夫在《国家不安全:恐惧时代的美国领导地位》(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8月)一书中抨击了奥巴马政府的对外政策,认为奥巴马政府的对外政策非但没有其宣称的“转向”、“再平衡”的作用,恰恰相反,还一手造成北非、中东、中亚和南亚地区陷入主权国家丧失控制的权力真空,使得极端组织大行其道,引发了空前的难民潮,并以愚蠢的方式激化了与俄罗斯和中国等主要竞争对手的矛盾。戴维·罗特科普夫甚至认为,此番代表民主党竞选总统、曾出任奥巴马政府首任国务卿的希拉里,正是美国陷入更为严重的不安全处境的最大责任人。

笔者此前在《国家不安全:恐惧时代的美国领导地位》一书的书评(刊于108日经略网刊)中曾提到,该书是为美国共和党、特朗普助选的一本力作。

那么,即将替代奥巴马成为白宫主人的特朗普,又会采用怎样的对外政策?美国总统2016年竞选期间,包括美国媒体在内,很多国家的媒体都将特朗普包装为一个接近于希特勒,必将推行类纳粹政策的战争狂人。特朗普1022日曾在葛底斯堡发表演说,给出了恢复美国国家安全的政策思路,即增加军事投入,增强军力,但要减少驻防他国的军事开支。联系到他此前在竞选期间有关安全问题的其他笼统表态,以及推行政策必然要遭遇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小清新”派的软抵抗,可以初步认为,特朗普政府上任后,短期内将基本保持美国对外军事存在,但会切实增加国防拨款;极可能付诸实施的政策变数则在于,将放弃对于美国全球战略意义不大的协防目标、保卫承诺。

这意味着什么?麻省理工学院政治学福特国际讲席教授、麻省理工学院安全研究项目主任巴里·波森认为,美国在亚洲有多个主要安全承诺: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最可能被放弃的是有关台湾地区的安全承诺。巴里·波森分析说,美国所有的对外承诺中,对台湾的承诺最危险,同时又不具备战略必要性。台湾的资源价值很低,对于美国及其主要盟友的战略价值接近于无;美国协助防御台湾的困难很大,中国大陆甚至可以采用潜艇封锁的围困战略切断台湾的供应链;中国大陆拥有足够的军事能力报复美国为保卫台湾实施的打击。巴里·波森注意到台湾政治领域,一直存在不切实际的激进主义者,经常会以莫名其妙的事件来挑衅中国大陆,如果美国坚守对于台湾的安全承诺,就等于美国一个国家被中国一个有分离倾向的省的少数人所绑架。

巴里·波森对于美国的紧密盟友及潜在盟友在安全开支上“搭便车”现象,表现出强烈的反感。他认为,美国为了保护在欧洲和亚洲的国家付出了大量的资源,却反过来招致了相关国家长期的反美主义,这是一种完全错误的战略选择(特朗普也持类似的看法)。巴里·波森强调,像日本、德国等国家已经足够富裕,完全能够也完全应当承担起本国防御的全部责任,或者至少要在美国协防的总成本中承担更大比例,应据此修改美国对外签署的所有军事责任协定。在《克制:美国大战略的新基础》书中,巴里·波森还历数了美国的盟友们滥用美国安全承诺的所为,最典型的就是以色列利用美国安全保障,从被动抗衡阿拉伯国家变成了常态化的主动挑衅,这跟华尔街投行明知金融衍生品风险巨大却垂涎于其巨大收益,莽撞行为背后都是不合理的无条件兜底。实际上,美国近几十年来的积极干涉政策,最大的受益者就是那些获得了美国军事保护及额外承诺的“搭便车”国家和“鲁莽的驾驶员”国家(或地区)。要改变这种现状,不仅应当让“搭便车”者付出“车费”,更要果断与“鲁莽的驾驶员”划清界限。

《克制:美国大战略的新基础》基于现实主义国际政治理论,遵循现实的利益考量,提出了重塑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一揽子建议。这本书将肇始于里根政府,经小布什、奥巴马两任政府多年“发扬光大”的国家安全战略,称之为“自由主义霸权”战略。在巴里·波森看来,美国事实上行使着全球秩序仲裁者的角色,并没有遇到其他国家的有力制衡,相反,像美国的潜在挑战者,如中国、俄罗斯、印度等国,都有不怀好意的邻国(扮演潜在的反制衡者)。也就是说,美国实施霸权或者说影响力,并不需要以滥用军力、随意对外开战的方式来体现。

巴里·波森并不认为美国需要放弃海外军事存在,但强调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使用军事力量总是要打上身份政治的标签”(推行自由主义民主政治)的做法应予调整,因为这种做法无可避免会成为民族主义的对抗对象。他提出,美国应以克制为总的原则,尽可能多的发挥盟友的自身力量,而在美国实施人道主义军事干涉、调停、维和、镇压叛乱等对外军事任务时保持审慎。《克制:美国大战略的新基础》书中讨论了以克制为原则,美国对欧洲、东亚、中东、波斯湾和南亚等地区的政策的改进路径,总体建议思路是根据美国的经济和安全利益,集中资源投向,而在其他区域,以防止出现颠覆地区格局或形成区域霸权的国家为目标,降低干预强度(如台湾地区、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等)。

巴里·波森建议推行的克制战略,提出了强化美国对全球“制公权”的控制的建议。所谓制公权,指的是公海、公有领空、外太空的掌控能力,这方面能力的高低决定着资源掌控能力和主动性。实际上,英国在其殖民帝国的黄金岁月,霸权力量的主要体现就是掌握了制公权。巴里·波森还建议美国军队进行结构调整,包括削减地面部队规模、海军陆战队规模、常规空军,而大幅扩充战略海军和太空军事力量,其好处在于,一方面将有助于增强美国对于其战略对手的遏制,增强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军事行动能力,另一方面通过削减包括在外驻军的常规军事存在,化解许多国家民众反美主义的情感基础。


本文刊于《经略网刊》公号

  评论这张
 
阅读(10967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