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主导远东海上贸易的海商集团  

2016-01-04 08:49:48|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海商帝国
豆瓣评分:分(6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主导远东海上贸易的海商集团      

                         文/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海商帝国:郑氏集团的官商关系及其起源(1625-1683)》

   作者:刘强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12

 

大航海时代(15-17世纪)到来之前,就已经存在一个雏形状态的世界经济体系。蒙古帝国西征时期搭建的欧亚大陆商路,尽管在后来塌陷,但来自中国、印度、中东、欧洲和北非的商人及货物仍在密切往来。美洲新大陆的发现,使得欧洲的葡萄牙、西班牙等国获得了大量的黄金和白银,带动了荷兰和英法等国投身于海外拓展,这也扭转了一直以来就存在的欧亚贸易,欧洲殖民国家开始兼用殖民征服和贸易输出的方式,增强在贸易体系中的支配地位。

到了中国明代后期的时候,来自欧洲的殖民者甚至已经在东南亚及中国的台湾、澳门等地建立了据点。但在中国、日本、朝鲜半岛及东南亚乃至印度洋的部分海域,欧洲殖民者的支配地位很快受到了挑战。这种挑战并非来自于中国或东亚、东南亚的某个国家,而是郑氏军事贸易集团。

明代初期,建都于南京,而后迁往北京,这意味着国家战略的调整。整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和军事资源被主要用于防御及反击北方边患。无论是阶段性的贸易开放政策的时期,还是海禁政策时期,明朝政府对海上贸易的关注程度都不高。海禁时期,东南沿海诸省的总督巡抚等大小官僚,在执行海禁政策的同时,会私自与商人合作,这当然也叫做设租寻租。而从事海上贸易的商人,必须要小心日本浪人及兼有商人和海盗性质的欧洲殖民者的侵扰,还要应付朝廷查禁,配备军事力量。

很显然,无法真正意义上彻底有效落实的海禁政策,等于断绝了明朝政府通过海上贸易所能获取的税收等收益,也无法通过文化、技术和商品交流获益。这部分收益就这样流入了从事海上贸易的商人。郑氏军事贸易集团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形成并逐渐成长为远东海上霸主的。

郑氏集团的开创者郑芝龙先是为海商集团头子李旦服务,表现出很高的商业才华和忠诚,在后者死后掌控了集团。郑芝龙早期曾与荷兰合作,以秩序维护者的身份讨伐其他海商集团和海盗,并接受明政府的招抚。由此,郑氏集团的崛起加快,可以利用公权力为中外海商提供海上保护,而荷兰等欧洲殖民者在与之竞争中也开始处于下风。清军突进占领福建和广东后,郑芝龙降清,而其子郑成功整合集团力量后重新占据以厦门为中心的沿海区域及多个海岛。之后的几十年里,郑氏集团与清政府战战和和,其间出兵收复台湾,并继续发挥海上霸主的作用。

新近出版的《海商帝国:郑氏集团的官商关系及其起源(1625-1683)》一书,深入探讨了明末清初的郑氏军事贸易集团在大航海时代全球贸易发挥的重要作用,点评指出该集团的运行方式,与中国明清国家治理和贸易政策呈现出巨大差别。书作者、青年学者、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经济史博士刘强在书中分别从全球经济的发展变化、地区政治经济的变迁、郑氏集团的运作方式、该集团的活动环境等多个角度,对贸易立身的郑氏集团给予了深刻解读。

郑氏集团历经郑芝龙、郑成功、郑经、郑克塽四代,发展贸易的目的,显然是为了维持军费开支,而相应的集团军事力量,不仅为了为贸易提供军事保护,而且也是维系有利于己的官商关系。郑氏集团选择拥戴明朝皇室,与清政府亦战亦和,不同时期采取的政治立场都是服务于上述目的。该集团事实上成为一个时期东亚和东南亚海上贸易的霸主,是形势的需要,否则很难从西方商人垄断贸易的利益链条中分得足够的份额。

   《海商帝国:郑氏集团的官商关系及其起源(1625-1683)》一书分析了郑氏集团管理对外贸易的组织体系,以及对外贸易运行中的协议、禁令、招揽等策略。通过贸易禁令等方式,郑氏集团严厉打击了荷兰人、西班牙人等欧洲殖民者在东南亚海域与该集团展开的贸易竞争,这实际上也是大航海时代各国贸易集团或国家力量的惯例方式,可以印证郑氏集团在区域内举足轻重的地位。而在此后,英国最高当局甚至主动赠送枪炮和火药,来换取与日通商的贸易权利,这反映出郑氏集团占有绝对化的贸易主导权和制海权。

    书中还对比了明清时期的中国及同时期的英国,与郑氏集团对待贸易的政策思路。明清时期的中国,尽管政策导向相比更早之前的歧视商业、施以苛刻重税,有了一定的松动,但总体上仍努力遏制和控制商业发展,没有形成如同同时期英国等国家的重商导向,更没有发源出“财富带来权利”的变化。这正是郑氏集团倾覆后,清代中国迅速回归闭塞保守,彻底丧失贸易主导权和制海权的根本原因。

 

 

本文发表在《广州日报》14

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16-01/04/content_3087870.htm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