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回归原点:从解体到重生的大国  

2016-01-29 11:23:50|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大国的解体与重生:戈尔巴乔夫&普京
豆瓣评分:分(4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回归原点:从解体到重生的大国

                         文/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大国的解体与重生:戈尔巴乔夫&普京》

   作者:(美)大卫·M·科兹、弗雷德·威尔

   译者:曹荣湘 等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1

 

    美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苏联问题专家,马萨诸塞周礼大学经济学教授大卫·M·科兹与《印度时报》记者弗雷德·威尔合著的《大国的解体与重生:戈尔巴乔夫&普京》,令人信服的向读者解释了前苏联解体、苏联解体后主要的承继国家俄罗斯滑入转型困境,以及这个国家最终选择普京作为振兴领头人等重大问题的原因。本书所指的三大历史进程,分别有着三大主角: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普京,书作者对之均给予了客观公允的描述和评价。这本书也因此在欧美学界和大众读者中享有盛誉。

    这本书的第一部分内容,曾于1997年以《来自上层的革命:苏联体制的终结》的书名单独出版。在当时,无论是西方的经济学家、政治学者、历史学家,还是俄罗斯本国的学者,都倾向认为,前苏联的发展模式本身就是不可长期持续的。书作者在这本书中驳斥了这样的主流、流行看法,以翔实的史料证据和缜密的论证分析指出,前苏联改革转型时期,精英阶层抛弃了意识形态理想,助推前苏联政治、社会、文化等多方面的既有秩序解体,并对抗以戈尔巴乔夫为代表的对改革转型有着真诚愿望的少数领导者。

    书作者分析指出,苏联模式的经济体制的确存在重大缺陷,效率低下,但仍可谓中央经济计划与市场分配的结合体,公共服务更是接近于完善供给。导致这种经济体制无法提高效率的根本原因,可以认为是机械理解了意识形态教条,在生产力水平较低的情况下实现充分就业,从而扼杀了竞争活力和非国家主导产业、项目的创新活力。供给公共服务、保障充分就业的压力,再加上军备竞赛投入的需要,苏联经济自然难以避免持续紧张,而普遍覆盖的公共服务、就业待遇也只能较低水平实现。

    苏联模式更突出的问题,出现在政治体制。书作者认为,苏共体制内的少数精英垄断政治权力,这其实是从中世纪遗留下来的统治形式,形成的对全知全能领导人的崇拜和中世纪君主政体如出一辙。斯大林之后,苏联政治体制走入寡头化,政治、社会控制异常严格,少数精英分享政治权力和物质特权。但有所不同的是,这些精英所掌握的特权仅仅与职位相关,无法做到像遗产传承那样传给下一代,因而在改革的关键时期,当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宣称抛弃苏共意识形态、并启动市场化改革可以让苏联提升到美国的物质生活水平,精英毫不犹豫的成为了领头的背叛者。

    书作者认为,戈尔巴乔夫本人真诚希望通过改革解决苏联存在的问题。某种意义上,我们甚至可以认为戈氏就是个天真的理想主义者——因为只有天真的人,才可能相信通过领导者的一己之力和主观意志,就能够改变苏联少数顶层精英的利益立场;只有理想主义者,才可能轻率的认定诸如休克疗法的方法,可以让一个积重难返的经济体系,迅速进化到完美的自由经济和民主社会状态。

    戈氏的天真和理想主义,在苏联公开性改革进程中,更是显露无疑。公开性恢复本应存在的政治和社会自由,当然是开明进步的,但严格管制和层层监控结束后出现的“市民社会”,被认为是受到寡头操控的伪市民社会。书作者亦指出,社会转型关头,“知识分子特别是年轻的知识分子,都是最先走向激进的人。由于他们的职业就是处理观念、理论和想象问题,在头脑中苦苦思索和考虑新的、替代性的形式……”

    苏联作为一个国家实体,所存在的最后几年,实际上已经证明戈氏改革的思路是行不通的,甚至具有危险性。但戈氏此时已经需要将全部精力用在应付叶利钦的挑战,因而无从注意到这一点。苏联末期,证明其国家模式有效性的一个依据是,这个国家仍然可以高效而公正的甄选出技术专家,包括科学家、工程师、技术员和发明家,他们都将在苏联解体后成为拥抱技术革新的第一批人,赚取巨额财富,与寡头结盟甚至成为新寡头。

    俄罗斯成为苏联解体后的主要承继国家,带给世界的第一个贡献就是,以惨痛的转型代价证明,休克疗法因为罔顾市场和社会的复杂性,而不可能取得成功。俄罗斯科学的水平也因此发生下滑,社会出现动荡,社会公共服务和居民购买力水平都持续陷入很低水平(比苏联时期还要低上很多)。叶利钦是个出色的群众运动领袖,却并不擅长掌控经济局势,对于民主、法治、市场经济的理解也不坚固,他最终留给了俄罗斯以两大遗产,一是类似于一百年前美国的强盗资本家式的一众寡头,试图将总统也控制为资本的傀儡;二是一个具有铁腕治国能力和意志的接班人,那就是普京。

    普京而今在西方世界的口碑已经滑落到很低水平,但公允来说,在他的领导下,市场经济基本原则在俄罗斯被建立起来,基本的法治和民主准则也得到了落实。为西方所不快的一些行动,可以认为是俄罗斯帝国的政治传统的延续。普京解决了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在任期间都没能解决好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将脱离秩序并试图反噬国家的精英阶层(寡头和新寡头),重新纳入到俄罗斯掌控的范畴以内。

 

本文发表在《深圳特区报》129

http://sztqb.sznews.com/html/2016-01/29/content_3452749.htm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