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多元文化何处去?  

2015-10-12 12:01:02|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多元文化与民主
豆瓣评分:分(4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多元文化何处去?

                         文/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多元文化与民主:公民身份、多样性与社会公正》

作者:(比)马克·马尔蒂尼埃罗

译者:尹明明、王鸣凤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6

 

    在欧美国家,20世纪70年代起,文化多样性和身份确认性的问题逐渐进入公共问题。本世纪初以来,文化多样性也开始以很高的频度出现在中国的媒体视野和学术讨论范畴。很多人认为,世界发展需要尊重、尽可能保障实现多元性,一个多元文化社会不仅更有利于社会和谐,而且也将助推文化创造。

    文化多样性事实上深刻的影响了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世界政局、社会和文化发展。这项概念成为公众议题,源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民权运动(因此承认了少数种族的多样性存在、发展权利)以及西欧的地区主义,并迅速扩散到全球其他地方。

    我们今天所说的民族国家,其实大部分都是多民族国家、公民国家,但多样性更为强调族群概念,比如血缘、文化(包括宗教信仰)、语言,甚至不妨说是各民族、种族“想象的共同体”的组合。正是因为此,不但20世纪最后几十年、21世纪初进入欧美国家的新移民,降低了对迁入国的认同,而且还带动更早的同族移民结成群体。更多新移民的迁入,再加上这期间发生的制造业产能、就业岗位外迁,造成失业率激增,社会福利保障水平下降,欧美国家“多数种族(民族)”居民中的排外主义兴起。这就是在欧美国家萌生的新的两种民族主义。

    9·11以及此后在欧洲大陆出现的历次恐怖袭击,美军发起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这就加速了欧美国家中各类深受新型民族主义影响的族群之间的对立。少数种族会控诉多数种族存有文化、经济、社会霸权主义,造成前者的融合、发展困境;而后者则反唇相讥,指责前者刻意封闭族群团体,才使得前者的族群成员的语言能力、其他文化能力培养出现问题。对少数种族的批评还包括,以族群(团体或社区)的名义,剥夺了其族群成员选择的权利。

    在比利时烈日大学社会学教授、比利时国家科研基金会研究中心负责人、移民及种族研究中心主任马可·马尔蒂尼埃罗看来,当今欧美国家以及其他大洲的一些国家陷入多样性困境,意味着东欧-苏联模式及西欧-北美两大同质化神话的破产,也是民族主义概念被构建出来对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的报复,当然也确实寄托着全球化背景下迷失的个体对生存意义和定位的追寻和依恋。马可·马尔蒂尼埃罗警告指出,当今社会既有碎片化、隔绝化的趋势,又有社会融合的趋势,两种趋势互相矛盾并导致一些局部、时期触发激烈冲突,因而必须制定出新的公共政策以协调多样性、平等性和社会政治的聚集性。

    马可·马尔蒂尼埃罗所著的《多元文化与民主:公民身份、多样性与社会公正》一书,被收入巴黎政治学院的“公民丛书”,最近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引进出版。这本书深入探讨了多元文化主义及其争论,以及文化多样性的政治、社会、经济存在对世界发展的影响。

    书作者指出,多元文化(社会)之争,很大程度上已经掩盖了经济和意识形态冲突,但后者仍然存在,前者被过度强调。“认为人类已进入一个以互助共济性和文化/宗教冲突都普遍化的历史时期,而它取代了之前的经济/意识形态的互助共济和冲突性”,这样的断言下得为时过早。

    多元文化主义首先是指多元文化社会中的社会实践。在很多国际大都市、具有国际影响的大中城市,人们更容易接纳异域文化元素,尤其是移民带来的新文化元素,还越发热衷本土文化。我国的深圳、广州、上海,就是这样的例子,一方面是社会形态、管理体制最为开放开明的城市典型,另一方面也掀起了地域文化复兴热潮。这将推动地方政府承认、容忍、鼓励多样性。而这些城市(国家)也有财力保障维持和传承移民文化的民间文化社团、群体的发展。在欧洲的许多城市,甚至从20世纪晚期就已经允许不同国家和宗教背景的移民,按照习俗申请假期。

    但多元文化主义将不可避免带来对“第一民族”和其他原住民的身份、文化、既得利益形成挑战。受到影响的人们将强调,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繁荣的基础来源于自己所属的主流族群,而不是其他移民社区(群体)。书作者也以欧洲各国的实例指出,多元文化主义妨碍了新移民融入迁入国的步伐,甚至形成了移民群体(社区)的高度封闭规则,这可以称为“文化、身份和社群禁锢”。

    书作者认为,想跳出族群、宗教文化多样性与推进公民民主、实现有序治理之间呈现出的表面矛盾,需要重申公共机构参与文化多样性管理和推进社会公平的合法性,需要所有人平等遵守社会义务,不能允许任何人以在某种族群中的特殊地位和影响力享有法律特权。另一方面,也要切实保障对少数群体的倾听,确保公共权力机关吸纳少数群体的政治代表,在符合社会公平、个人选择自由等要求的前提下满足文化多样性的具体需求。

 

 

本文发表在“界面新闻网”1012

http://www.jiemian.com/article/395359.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