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在17世纪的伦敦咖啡馆,邂逅牛顿哈雷和亚当·斯密  

2015-12-25 07:40:00|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从莎草纸到互联网:社交媒体2000年
豆瓣评分:7.7分(165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在17世纪的伦敦咖啡馆,邂逅牛顿哈雷和亚当·斯密

                         文/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从莎草纸到互联网:社交媒体2000年》

作者:(英)汤姆·斯丹迪奇

译者:林华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1512

 

咖啡与茶叶是世界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两大饮品。咖啡于15世纪末开始在阿拉伯世界流行,随即传入欧洲。这种含有咖啡因的饮料,能够提神醒脑,受到普遍的欢迎。人们是如此喜爱饮用咖啡,因而在当时的阿拉伯世界就出现了专门的咖啡馆。

17世纪40-60年代,意大利、英国、荷兰也出现了咖啡馆。咖啡馆不同于小酒馆,它不制造酒鬼,还会让人清醒。而这里迅速成为科学家、知识分子、商人、职员互通信息的中心。

1666年,伦敦遭遇大火,大量咖啡馆毁于一旦,但很快建起了更多的咖啡馆。如果您有幸选择穿越的时间和地方,不妨到这一时代的伦敦去,因为那里的卡管理,有着文学大家在跟同行讨论最新的剧作和诗作,有着交易员谈论覆盖全球的生意,你甚至能遇上牛顿、胡克、哈雷、波义耳等科学史上鼎鼎大名的巨匠相互争鸣。

牛顿的《原理》诞生于咖啡馆,苏格兰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也是在咖啡馆写成的——如果你服膺于《国富论》给出的精辟论断,需要了解的是,这部作品的每个章节,都在咖啡馆选读过,斯密的朋友们就像今天微博、博客的转发评论者那样,给出自己的意见。这种互动方式,显然跟这几年才变得热门的一个概念“群体的智慧”颇为接近。

咖啡馆作为当时英国伦敦学术探讨的重要空间,也因此推动了科学学术期刊的出现。期刊向读者介绍新近出版的文献、论文,概括科学作品的内容总结及书评,这些旨在应付印刷术普及后带来的知识过载,适应咖啡馆受众的需要。

有趣的是,类似于当代一些思想家对互联网特别是互联网社交媒体提出的批评,在当时的英国,咖啡馆也被认为让人变得愚蠢,会白白浪费时间,而众声喧哗还带来了不实传言。

如果将17世纪英国伦敦等欧洲都市的咖啡馆,认为是一种典型的社交媒体,我们不难发现,这与而今的互联网社交媒体存在足够的共同之处,包括增进单一的社交环境所无法实现的多元性社交联系,促成观点的扩散、交流并形成内在的提升、评价机制,促进独立思考,当然,因为任何人都能在社交媒体上发言,很多时候,发炎治疗是不敢令人恭维的。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编辑、专栏作家、BBC时事评论员汤姆·斯丹迪奇就认为,17世纪的咖啡馆作为社交媒体平台,充分表现出社交媒体的特性,一方面被认为是“辛勤努力的大敌”,但另一方面,却使得人和思想得以更为充分的交汇,成为了集体创新的温床。

汤姆·斯丹迪奇认为,社交媒体的历史甚至可以从遥远的古代算起。进化生物学理论认为,从猿到人,正是通过社交关系网络的形成,才促成了灵长类动物的大脑进化得越来越大。而英国人类学家罗宾·邓巴提出的人类群体平均规模数字(150人),也符合社交媒体的聚合传播特性。从古代的村庄到市镇聚会,再到今天的社交网络,如果聚集人数超过了150人,就会面临秩序维持和调整的问题。

汤姆·斯丹迪奇所著的《从莎草纸到互联网:社交媒体2000年》一书,将公元前1世纪古罗马贵族之间借助莎草纸通信认为是带有社交媒体特性的传播方式的开端。

在当时的古罗马,贵族通过口授信函由抄写人记录,收到别人的信后则让抄写人读给他们听,有时还会进一步抄写转寄他人的信件,抄写过程中加上自己的评注。这是一种类似于今天微博转发的信息传播方式。而古罗马执政官推出的记录官方信息的《每日纪事》,也是通过层层“转发”的方式向这个庞大帝国的每一处“神经末梢”传递的。同时,古罗马的很多城市还有供市民涂鸦的“留言墙”,上面既有表示支持某一个竞选市政长官的候选人的口号,也有一些记录家长里短甚至名人八卦的信息。在留言的下方,还有评论及回应,这显然非常接近于当今互联网社交媒体。

16世纪,马丁·路德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宗教改革浪潮,汤姆·斯丹迪奇认为路德也可以认为是社交媒体的先驱,采用了今天人们非常熟悉的一些信息扩散方式。英国王室的宫闱秘事,也曾通过相关的抄写传递(转发+评论)扩散给更多人;18世纪后期的英属北美殖民地及法国,启蒙思想和革命理论透过社交媒体式的媒体系统,迅速压垮了原本严密的殖民控制和王室统治。

报纸、广播、电视等大众媒体在19世纪、20世纪崛起并很快占据了统治地位,改过去的双向传播模式为统一化、批量生产式的单向传播。但社交媒体又在20世纪末期,借助互联网,通过博客、播客、微博的方式得以复兴。

总的来说,每当有新的信息传播方式特别是借助了大众社交平台、空间传播出现后,这一新的方式就会显现出整合信息、促进观点交流就引发创新的威力,也会让过去曾占据信息传播主导地位的知识精英陷入尴尬,后者会频频寻求新方式的漏洞,发表批评,甚至夸大其词渲染危害。无论怎样,人之间的社交不会消失,社交媒体永远会找寻合适的技术方式来展现自身。

 

本文发表在《深圳特区报》1225

http://sztqb.sznews.com/html/2015-12/25/content_3424210.htm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