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渝川网易博客

读然后知广阔,评之中寻深邃

 
 
 

日志

 
 
 
 

海洋帝国时代的进取和衰落  

2015-12-19 00:30:56|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全球帝国史
豆瓣评分:7.2分(21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海洋帝国时代的进取和衰落

                              文/郑渝川

所评图书:

书名:《全球帝国史:帖木儿之后帝国的兴与衰(1400-2000)》

作者:(英)约翰·达尔文

译者:陆伟芳、高方英

出版社:大象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5

 

    终结草原帝国霸权,转向海洋帝国时代的转折点究竟在哪一年?英国历史学家、哈佛大学教授、牛津大学高级研究员尼尔·弗格森在《文明》(中信出版社20121月出版)一书中给出的解答是1411年。弗格森注意到,在1411年,明王朝正在建设紫禁城,中国的运河和海洋贸易十分发达,江南的丝绸远销亚洲的其他各个角落,乃至北非、欧洲地中海沿岸。而在当时,最善于使用火器,在数学、天文学等学科研究中掌握领先地位的国家,并非出自欧洲,而是被欧洲人认为是野蛮国家的奥斯曼帝国。

    英国历史学家约翰·达尔文则将帖木儿之死的1405年认为是转折点。约翰·达尔文在剑桥大学教授帝国史和全球史,是纳菲尔德学院的研究员,他所著的《全球帝国史:帖木儿之后帝国的兴与衰(1400-2000)》获得了英国历史学界殊荣“沃尔夫森历史学奖”。帖木儿是蒙古乃至亚欧大陆历史上兴起过的草原帝国的君主中,才华仅次于成吉思汗的枭雄。在蒙古帝国全盛时期的版图在14世纪被拆分得四分五裂之后,帖木儿试图重建祖先的荣光,重新打通一个政权控制下的欧亚大陆商路,凭借着商人的进贡维系军事统治。

    帖木儿纵横四方,他善于打破一个旧世界,却并不擅长营造一个新世界。约翰·达尔文指出,“帖木儿对欧亚大陆中部的附带破坏”,其影响在后来的几百年内才得以充分显现,中亚和西亚的创造力以及过去曾长期扮演的亚欧文明交流使者的角色,都彻底失去。

    欧洲人通过海洋,绕过了帖木儿的后裔们以及奥斯曼帝国,直接与南亚、东南亚、东亚取得联系,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一个未知的新世界,由此获得了以不一样的方式支配全球的地位。

 

    中世纪的欧亚大陆,谁将崛起?

    帖木儿退出历史舞台,但蒙古诸汗国对贸易的注重却深深影响了当时的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英国、尼德兰等国家,贸易推动城市化的形成,增强了王国实力,推动人口增长。聚合起来的城市人口为生产方式创新提供了条件。而基督教早在公元1000年就完成了对欧洲国家宗教认可与政治秩序的整合,这其实为世俗统治者加强社会控制提供了便利。1405年的欧洲,有着一个由若干个基督教国家形成的松散联盟,有共同高度的文化、大致相似的社会和政治体制,还有发达的区域内贸易。这一切使得启动大航海,寻找通往神秘东方商路的行动成为可能。

    在中亚和西亚,1405年呈现的状态是破败和衰落。不仅因为之前长达数个世纪的连续征战,而且还因为帖木儿为代表的君主所发起的征战,破坏性特别明显。此外,在当时的中国,华夏文明再度实现了统一和加强,但中原王朝必须耗费大量的资源来保卫边疆,防止下一个成吉思汗或者阿骨打的出现。华夏文明在当时走向了封闭,丢掉了此前持续了多个世纪的海上制霸能力。

    欧洲人而后几乎同时从海上进入了亚洲和美洲,这使其发起了在欧洲大陆上无法实现的边疆扩张。美洲的黄金白银流入欧洲,尽管没有直接用于科技或产业革命,却刺激了贸易和进一步殖民扩张,罪恶的黑奴贸易也在此时变得有利可图。

帖木儿之后,之所以再也没有出现如过去的匈奴人、突厥人、蒙古人那样自蒙古高原攻向西方的强悍草原帝国,还源于15世纪俄国的兴起。约翰·达尔文指出,俄国(莫斯科公国)战胜多个草原汗国,其实是近代国家模式对草原松散部族联盟的胜利。

    在欧洲人通过大航海接连取得对一个个胜利,不断扩大殖民占领范围的同时,17世纪前后,中国和日本再度实现了封建王朝的复兴,隔绝海外的内部统治变得更为稳固,也就不必要继续发展自己在军事能力方面的既有优势——19世纪中期,欧洲人和美国人先后用坚船利炮叩开中国和日本的国门,人们会惊奇的发现,中日两国的火器水平甚至低于两个多世纪之前。

 

    近代新型帝国的兴与衰

    西班牙和葡萄牙在殖民扩张初期,是毫无争议的领先者。但这两个国家从跨大西洋白银、黄金、蔗糖、烟草等货物的贩卖中,获得了丰沛的收益,滋养出一大批贵族官吏和特权商人寡头,这实际上也等于陷入了当时中国、日本被称为的“高水平均衡陷阱”。约翰·达尔文将殖民扩张初期的欧洲,与当时的亚洲(包括东亚和中亚、西亚)所呈现出的状态,称为现代早期均势。

    但在18世纪50年代到19世纪30年代,欧洲国家先后迎来了地缘政治革命、文化革命和经济革命,打破了之前的现代早期均势。英国、法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全球性军事强国,这两个国家成为北美大陆的支配者,他们是更有进取心的近代帝国,还积极输出技术、制度、文化成果,滋养了新兴的美国。

    欧洲的自由贸易或重商主义,既有工业革命带来的更高生产力作为支撑,更可以通过更为先进的军工工业的产品,对敌方给予毁灭性打击。这时期的英国、法国再加上分散状态的德国,为这个世界贡献了各个门类的理性思考成果,现代政治科学、经济学、地理学以及诸自然科学学科诞生,还开始集中为现代大学、科学院的形式集约化的更新完善,这被证明要比文艺复兴及之前的各个国家分散化、个人式的著书立说能够更快的带动经济和社会变迁。

    到了19世纪,英法俄这样的欧洲近代新型帝国实际上掌控了全球大部分地区。更强有力的美国、德国也开始崛起。世界市场开始真正形成。帝国在这时会动用军事强力逼迫没有卷入全球市场体系的地区加入,直到这些帝国遇到扩张极限。19世纪末,新科技革命进一步提高了生产力,也加剧了多个帝国对全球市场支配权争夺的矛盾。欧洲帝国不愿意为其非洲殖民地开战,但当竞争压力已经蔓延到欧洲本土之时,就不可避免要引发一场总的对决。

    一战的爆发,让已经走下坡路的大英帝国,连同它的盟国法国陷入经济困难。在国际上,英法与美日之间形成了微妙的新平衡,但重新组织起来的俄国(苏联)和德国也很快进入这样一个秩序体系。英法的殖民地体系因为欧洲民族运动带给中东、非洲一些地区的影响,也开始出现松动。德日两个以法西斯形式重组的帝国,悍然发动二战,某种意义上是在复归帖木儿五个多世纪前的扩张思路,这当然是会注定失败的。

    二战后,美国和苏联成为超级大国,在许多问题上尖锐对立,却携起手来加速了英法殖民地体系的彻底崩溃。约翰·达尔文本人作为英国历史学家,非常惋惜英国就此失去了它曾经无处不在的殖民领地,设法将英国委托统治的统治管理模式与美苏冷战期间驾驭新兴民族国家的方式进行了对比,论证后者实际上劣于前者,暗示因为英国的殖民统治被终结得过早、过于突然,因而未能在结束之时就将原先的殖民地发展为移植了成熟现代国家体制的国家,从而造成新兴民族国家独立后积贫积弱甚至陷入长期贫困、不得不仰仗美国的状况。这个观点在很多英国历史学家的全球史作品中都有流露甚至直接体现,刻意回避了英国对殖民地的统治曾造成的严重问题(例如印度在19世纪、20世纪都曾因为英国调走大批粮食保障本土需求,而致使惨烈的饥荒上演),夸大了英国殖民统治带给殖民地人民的制度、文化等重要成果的输出。

 

 

 

本文发表在《辽宁日报》1218

http://epaper.lnd.com.cn/paper/lnrb/html/2015-12/18/content_624.htm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